南京工厂爆炸12人遇难 重化工为什么进了城?

2010-7-29 08:49 来源: 央视网
收藏到BLOG
  今天上午10点15分左右时位于南京市栖霞区迈皋桥的南京市塑料四厂的厂区发生了可燃气体管道的泄露爆炸,根据了解,这起爆炸事件已经造成12人遇难。周边居民300多人受伤,15人伤势较重。目前火势已经得到有效的控制,受伤人员正在通过医院得到救治。

  央视记者:我现在在报道现场,我们现在看到火苗还是依然旺盛的燃烧着,而且比我们刚来时更猛烈一些。旁边还发现一些浓浓的白烟,比刚才更多了。我们现在位于栖霞电大的一个五楼的楼梯上,爆炸将周围的玻璃门窗一下就摧毁到楼梯过道上。

  周围群众:就怕冲着人

  周围群众:76路 就在爆炸那

  据目击者介绍,由于事故发生的时候,声音很大,很远的地方都感觉到地在震动,给人们感觉事故规模很大。但实际上发生爆炸的厂房已经废弃,而且地面建筑的拆迁已经基本结束。正因为这样,爆炸现场并没有多少人员,事故造成的直接伤亡应该较少。不过,正像我们看到的,这座工厂位于南京近郊区,紧邻着居民区、养老院、幼儿园和酒店,距离爆炸地点两三百米还有一个家具大卖场,周围不少老百姓因为玻璃破碎、墙体倒塌而受伤。

  记者:我所在的地方离爆炸中心不远,居民告诉我,塑料厂就是冒白烟的位置。但是可以看到,在我身后有一辆长长的大货车,现在已经被烧到只剩下地盘,骨架,面目全非。现场不时还有浓烟冒出,这些烟里有一股比较呛人的塑料烧焦以后的味道。现场还能看到燃起的火苗,现在远处还能看到床单还是衣物挂在树上,证明这个地区是有人居住的。在我身后,有一排钢架,现在被炸的不成形。当地居民告诉我原来这里是一家物流配送中心,刚才的大货车也是来配货的,所幸的是这个货车司机发生爆炸时并没有在车里并没有伤亡。现在爆炸现场不断有越来越浓的黑烟冒出,能够看到明显的火苗。

  记者:爆炸发生时您在附近吗?

  当地居民:对啊,我就住这里。

  记者:您就是对面工厂的?

  当地居民:对,对面的

  记者:当时爆炸您感受到是什么

  当地居民:当时全部房屋全都塌了。

  当地居民:我们这个车子,那是我们的车子。

  记者:爆炸发生是个什么情况,您在哪呢?

  当地居民:爆炸时我们在马路对面。我们车去拉卸货,刚去打单,刚到马路对面就爆炸了

  记者:当时是个什么状况,您感受是什么

  当地居民:感觉就是,好大一声,没反应过来。

  记者:不知道是什么,看着很像之前储存液体的大型管子。烧糊的味道,之前有媒体报道有的说是乙烯有的说是丙烯,还有说是乙炔汀,但是我现在也没有办法确定是什么气体。远处有很多救援人员还有一台挖掘机。在我旁边是一个烧的只剩骨架的大货车。现在满地是黑乎乎的泥土可以看出这里之前是发生了剧烈的燃烧。

  虽然这起爆炸事故的原因还有待最终调查,但我想可能很多人在了解了相关细节后,都有个疑问。为什么这家铺设了易燃气体管道的危险工厂会设在人口密集区?本来应该远离城市的重化工企业怎么就进了城?实际上,类似这样化工厂上演围城的情形并不少见。2005年1月18日凌晨0点40分,紧靠北京东四环路的北京化二股份有限公司聚氯乙烯分厂发生爆炸,给周边居民造成恐慌,同年11月13日,位于松花江边的吉林省吉林市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爆炸,对松花江水体造成严重污染。

  2005年1月18日凌晨0时15分,位于北京城区东四环附近的北京化二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发生爆燃,聚氯乙烯分厂约5层楼高的聚合釜装置房变成一个巨大火场。爆炸产生巨大的气浪,震波达数千米。紧靠北京化二北门的数十家商店的卷帘门瞬间被冲毁,朝阳区南磨房乡深沟村鸭嘴自然村与化工厂仅一路之隔,是受爆炸影响最大的地区之一。18个消防中队赶赴现场灭火耗时近16个小时,9名工人受伤被送往同仁医院救治。

  2005年11月l3日13时40分,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发生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1人重伤。新苯胺装置、1个硝基苯储罐、2个苯储罐报废,导 致苯酚、老苯胺装置、苯酐装置、2、6-二乙基苯胺等4套装置停产。

  整个松花江江北的化工区浓烟滚滚,附近一二百米居民楼的玻璃都被震碎。共造成8人死亡,60人受伤。

  类似的事故还有很多,2007年5月12日河北沧州大化化工厂发生爆炸,7000人转移;2008年12月18日凌晨2点40分,高邮市助剂厂DCB生产车间精馏工段发生一起反应釜爆炸事故;2009年7月15日凌晨,河南洛染股份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上百群众受伤住院,其中,重症7人、死亡1人。

  这些爆炸发生后无一例外对造成了重大的伤亡事故,因为这些发生事故的工厂距离居民区都非常近,化工企业与周边城市社区的安全防护距离开始变得近在咫尺。

  化工企业究竟应该离居民区多远?据了解,在国际上,自从造成3000多人丧生的1984 年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后,国际劳工组织于1993年制定并发布了《预防重大工业事故公约》和《预防重大工业事故建议书》。要求各国政府“主管当局必须制定综合的选址政策,规定拟建的危害设施与工作区和居民区以及公共设施之间要保持适当的距离”,许多国家在建设化工厂时都会预留安全距离。比如埃克森美孚炼化一体化工厂与居民区距离为1.2公里。在新加坡裕廊石化工业园与附近居民区的距离是0.9公里。

  其实在早年我国化工企业建设选址与城市居民区的距离是合理的,从过去几十年的实践来看,在没有规划环评之前,对卫生防护距离的规定就已经相当严格,比如必须包括一个5到10公里的隔离带。后来的相关标准则比较低:依据不同的排毒系数,炼油厂的安全卫生防护距离最小是400米,化工厂是200米,合成纤维厂是500米。

  但由于城市的快速发展,人口密度加大,城区不断扩张。这些规定即便是比较低的安全防范距离都不再起作用,居民区与早年建设的化工企业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化工企业事故近年来频频发生,对周围居民的安全造成巨大威胁。

  从北京化二和吉林石化的变迁,我们不难发现,其实几十年前城市建设者在设立这些化工区的时候,曾经考虑过重化工企业的危险性,把它们放到了当时的城市边缘。但后来迅速扩张的城市又把这些化工厂区重新揽回到城市中间,变成了我们身边的定时炸弹。这究竟是前人的疏忽还是后来者的失误?化工企业与它身边的城市能否和谐相处?

  南京今天发生的塑料厂爆炸和2005年发生的两起化工企业事故。虽然,具体原因并不一样,造成的损失有大有小,但它们有一点却是相同的,这些发生事故的企业都因为城市扩张变成城区中的安全隐患,对周围居民和环境构成了威胁。怎么才能改变这种企业布局和城市规划相矛盾的现象?让城市在发展中规避这些危险地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像这个事件给我们的启示就是我们的安全意识要提高提高再提高。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的安全隐患不是一点点了,各行各业都有安全隐患,现在我们不能只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事情的爆炸,怎么去救助,怎么去善后,这个为时已晚。我们一定要吧注意力放在事情,怎么避免事情发生。比如说他们的煤气管道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别人挖。煤气管道为什么离城市这么近?那么所有人在挖到煤气管道时有没有防范意识,知不知道这个很危险,是个打老虎,一碰就要炸。那么这个意识都没有。

  王大伟教授认为,这是爆炸事故一方面暴露出我们在预防安全事故方面的漏洞,另外一方面也暴露出,我们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一些曾经远离城市的化工厂,开始进入到城市当中。

  王大伟:这是城市中心,这是化工厂,但是城市是扩张的,它是往外扩张的,结果就使得这些危险的化工厂跟城市连为一体了。用现在的一句行话来说,这些化工厂包围着城市。它越来越近了,甚至最后被城市吞没了。这就要我们有足够的意识去认识到这个危险,加强各方面的措施。加强措施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我们了解周围到底有多少化工厂,哪些容易产生爆炸。做到心中有数。然后把图画出来,什么时候可能发生爆炸,然后实施对策,然后提供钱、物质,去避免它,然后去大量的宣传,进行人员培训,然后评估它到底有多大危险。这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个我们叫艾克勒姆五步分界法。

  王大伟教授认为,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化工厂距离城市太近,甚至包围城市。还有社会生态也在削弱。

  王大伟:这个社会生态,体现在监管上,就在过去,如果街道要离着工厂近,街道会感到很恐怖,可能连这个区政府会感到有责任。但是现在这个社会生态机制正在削弱,也就是说大家对这类事情管理力度减少了。大家对这个事情视而不见的都有。那么这个事情管理力度的减少比它进入城市更危险。所以我们说还是要提高警惕。要不断去说,不断检查。

  另外一点,国内地下管网的混乱也是导致事故频发的重要原因。

  王大伟:这个就是一盘棋,首先国外的地下管道,在建城市的时候,比如说伦敦很大的管道系统,它把所有的管道铺设在一起,是一个很大的管型框架。这是一个,第二个,它有清楚的档案资料,档案是非常清楚的。那么这样做起事情,挖起土来才能够得心应手。现在是什么?我们老百姓都很反感。反复施工,在地上拉拉锁,今天我挖,明天再挖。这样的结果是什么?重复施工,互相不了解情况,你铺一个管子,我铺一个管子,谁都不知道地下是什么样子。所以就是这些铺设管道一定要有专门机构审批评估。那么如果现实确实这上面有问题我们说每一个施工单位、每一个推土机手,每一个个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那么现在工人素质又是参差不齐,还有工人可能就是农民就上岗了。那么这样的危险隐患时很大的。所以我们建议通过整个事情,对于地下管道的管理和挖掘施工都能有明确规定。这叫亡羊补牢。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朱思诚:从地图看,栖霞区附近是一片居民区,另外也是一片建成的居民楼。

  今天下午记者赶到了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主任工程师朱思诚向记者展示了发生爆炸企业的位置,令他不可想象的是,这家化工企业恰好出于三块比较集中的居民区中间。

  朱思诚:这些是化工原料的储罐。跟周边非常近,100米都到不了。所以这块影响是比较大的。

  朱思成通过地图分析,大罐子装的就是乙炔,而这种气体是易燃易爆的化学品。这种危险品距离居民区的距离非常近。附近的2000居民无疑是抱着一个定时炸弹在生活。在朱思诚看来,这种建造格局的产生最直接的责任应当是南京的城市规划部门。

  朱思诚:这是由于规划管理部门,可能是管理的还不够严格。这里本来是要改成化工企业的。

  记者:然后其他改成住宅区了。

  不过朱思诚同时指出,规划部门在执行相关职责的时候,确实存在很大的困难。

  朱思诚:我们地方干部,对于这些事情,对问题的严重性对后果可能没有清楚认识,有时可能没有认识到。有时也会存在一些暂时的侥幸心理。有些央企他们又是没有管辖权的,所以对于央企做些调整时,有很大的难度。

  正是诸多困难的存在,使得现在全国范围之内出现了大量类似的重大安全隐患。

  朱思诚:过去一些老城市,有一些历史的原因,有一些老企业被遗留下来了。或者城市发展有些企业包裹进来,在新的规划中都要做些调整。就是把这些危险企业分出去。

  记者:城市的老化工区是不是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安全隐患?

  朱思诚:应该是的,就像淮南我们以前做过的,还有深圳,这些城市一些重大危险源跟城市的发展还是存在冲突。

  不管怎么样,对一座城市来说,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那么,今天发生的爆炸事故究竟造成了多少损失?事故救援和调查已经取得了哪些进展?今天下午南京市政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南京市新闻发布会

  主持人:目前现场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受伤人员正在医院得到全力救治。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之中。爆炸造成周围居民住房及商店的部分玻璃破碎,建筑外立面局部受损。据环保监测部门报告,可燃物为易燃可爆气体,现场和周边空气符合环境质量要求,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南京市安监局副局长 刘照华:因为现场现在还有些余火余气,还在处理当中。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现场地下有两种危险管道,一个是丙烯管道,是由金陵炼油厂输往金浦集团塑胶厂的一个丙烯管道,还有一个城市的燃气管道。主要是这两种危险物料输送管道。南京化工厂的事故发生地塑料四厂,已经是在这之前关闭并且撤除。现在属于施工工地,目前的整个过程是:先发生泄漏,泄漏的危险可燃气体与空气混合,形成爆炸性的混合物。然后遇到明火引起爆炸。现在无法确认的是,因为现场靠近不了。到底是丙烯管先泄漏还是城市燃气管先泄露,现在无法判断,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记者:请问现场有没有挖掘机挖掘?

  刘照华:目前因为现场,无法确认,因为人员都疏散了,无法确认。

  记者:冲击波对建筑物造成的影响有没有相关的措施?

  刘照华:是这样的,据我了解,现在建设主管部门,正在对房屋的渗水情况进行检测。具体数据还没有出来

  记者:那么通常遇到这种情况,对线路会造成哪些影响?有什么相应的防范措施可以提醒大家?

  刘照华:一般来讲爆炸现场,由于冲击波,从我们对现场进行的一个大致目测,主要冲击波对于门窗桌椅一些易碎的东西破坏比较大,但是对于房屋结构影响应该不是很大。但是具体结果还是要等建设主管部门相关的检测部门检测才能具体判断出来。

  南京市栖霞区常委宣传部长 朱劲松:对于媒体各位朋友所关心的居民社会层面的损失问题,应该说总体情况目前正在进行调查核实的过程中。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会尽快的将居民的损失情况向大家通报。

  半小时观察:重化工为什么进了城?

  就在准备今天节目的时候,我还留意到一条信息,2005年北京化二爆炸事故发生后,很快北京市做出决定,将包括化工厂、焦化厂在内的污染企业全部搬迁到五环线以外。可是,短短几年时间过去,我们都眼见着北京的五环以外如今也是楼房林立,小区遍布,难道刚刚落稳脚跟没多久的企业又要面临再一次外迁?类似这样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尴尬,其实在很多城市也正在上演。这揭示了一个我们无法回避的现实,越来越膨胀的城镇,摊大饼式发展的城市,让我们离这些化工企业越来越近,它们两者的安全防护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城市化,让我们享受现代生活的同时,其实也让我们的生活更拥挤、更局促。

  还有,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角度看,只有真正淘汰了那些不符合产业规划、不符合安全防护要求、能耗高、污染重的化工企业,改变依赖重化工推动经济增长的格局,才能把化工企业的安全和环境风险降到最低,也才能让我们在城市里的生活更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