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肉作坊内污水横流 致癌物沥青拔毛水几年不换

2010-8-18 10:42 来源: 重庆晚报
1173 收藏到BLOG

  浸泡猪头的大锅里熬着沥青和松香,几年不换一次水;剔出来的猪头肉和猪耳朵堆在地上,作坊脏得如同厕所……假如你亲自看到生产和查处过程,这种猪头肉你还敢吃吗?

  前天上午,江北区出动258名执法人员,查封了17家猪头肉作坊。没收了600公斤猪肉,砸烂17个大灶,暂扣了14台冰柜,还有一箱子剔骨尖刀。

  “猪头街”的早晨臭熏熏

  前天早晨,江北黑石子五里坪村照常飘出臭味。一些经营户凌晨3点就起床了,汽车轰轰地响,到城里的屠宰场收购猪头。早晨七八点钟纷纷返回,这时家里的大灶已经炉火熊熊,沥青、松香和不明液体在锅里翻滚,散发出阵阵臭气。

  经营户吴德山将5个猪头浸泡在锅中,感觉松香不够,吩咐老婆加点。煮了一会儿拿出来,咚的抛在地上。

  吴德山是四川广安人,在重庆猪头肉行业已经干了6年多。有人称他们的职业为“猪头帮”。他们将回收的猪头用沥青拔毛之后,还要在锅里煮去血水,用刀子剔除淋巴结、肥肉等,分解成猪拱嘴、猪耳朵、核桃肉等,再卖给个体户做卤菜,每天生产数百公斤不等。黑石子成了主城最著名的“猪头街”。

  前天行动之前,江北的执法人员已经多次前来暗访调查,他们发现,吴德山的作坊没有办理任何执照。屋子的地板已发黑,油腻腻的看不出本来颜色。旁边堆着头天剔下来的猪拱嘴和猪耳朵,肉皮子白得如同掺过石粉,渗透出暗红色的血液。血水顺着地板流淌,混合着煤灰和生活垃圾,流到屋子后头的小溪当中。两条大黄狗蹲在猪头肉中间,伸着舌头喘气。

  屋子外边,贴着江北区政府发布的通告,措辞十分强硬。通告说:所有无证照的猪头肉作坊,必须在7月14日前自行关闭、搬迁或者拆除。对于主动执行通告的,可免于处罚,拒不执行的,如果构成犯罪,将送司法机关处理。

  吴德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认为这不过是虚张声势。2008年12月底,曾经有附近居民向本报记者举报这些作坊。记者向江北区举报之后,食品、工商、环保、质监4个部门分别赶到现场。几十个执法人员在作坊100米远以外就站住了,商量一会便分头离开。

  查处行动非常专业

  前日上午10点,五里坪村突然开来10多辆警车。后边跟着10多辆小车,几辆搬家公司的大卡车。吴德山感到有些不对劲,正在琢磨,几名警察走过来,吩咐到:“强制执法,请马上离开作坊,退出警戒线以外。”

  吴德山和老婆一起走出屋子,锅里的猪头肉还在翻滚,臭味扑鼻。10多分钟后,17家作坊的老板、工人被全部请了出来。警察控制了作坊的刀具和液化气罐,在周围拉起警戒线,吴德山和大家一起,只能站在警戒线外观看。

  他们看见,食品卫生执法人员将地上流着血水和锅里正在煮的肉全部捞起来,集中到一起,装进袋子拉走。据执法人员后来统计,整整拉走了600公斤,已全部填埋进行无害化处理。

  环保人员紧随其后,将锅里的沥青舀出来运走,作为危险废物处置。好几名执法人员在舀沥青的过程中,双手被染得黢黑。

  雇请的搬家公司跟在后边行动,将家家户户的冰柜拉出来,搬上卡车,整整搬了14台。现在还堆在江北一处库房当中,等候处置,冰柜里的猪头肉已全部清空处理。

  城管执法人员随后行动,用钢钎和大锤砸灶。一个个砖头垒成的大灶轰然倒下,腾起一股股灰尘。

  环卫人员最后行动,将四周的垃圾清扫干净。中午12时许,警戒线拆掉,17家作坊被专业执法队伍清理得干干净净。

  还有可能继续打游击

  昨天上午,这17家作坊大门紧闭,黑作坊没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江北区政府办副主任刘映柏分析,这17家作坊的老板有可能回老家务农,有的已改行在盘溪卖菜。也有部分可能换一个地方,另找一个偏僻的村子,继续进行无证无照的猪头肉加工,继续打游击。“江北查得紧,就可能跑到渝北;渝北查得紧,又可能跑到江北。”

  刘映柏说,黑石子这17家,以前主要在江北大水井和猫儿石一带活动,污染也非常严重。2005年政府加强开发和打击力度,陆续来到黑石子。

  在主城其他地方,记者最近也发现了一些猪头肉作坊。沙坪坝覃家岗镇梨树湾村,生产过程和江北黑石子一样,也没有工商和卫生执照,沙区政府决心马上取缔,在8月25日前全部查封。

  如何识别

  沥青拔的有股苦味

  江北环保局副局长段小东分析,“猪头帮”如果用手工拔毛,一只猪头需要20来分钟,如果用沥青,两三分钟就完成,而且沥青很便宜,可以大大减少成本,大约使一只猪头多赚5块钱。

  段小东说,市民在购买卤菜时应该慎重分辨,先看颜色,如果颜色特别鲜艳,黄澄澄的,不要随便下手。还可以用鼻子闻一闻,沥青和松香会使熟食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苦味,也不要购买。现在国家允许用拔毛蜡拔猪头肉,效果和沥青差不多,主要成分是石蜡,对人体的危害比较小。

  重罚断其“游击”路

  食品安全重于泰山,必须要有一个关口前置的主动防御体系,要使防御积极有效,就得对黑心作坊打到七寸。

  稍对黑心老板作心理分析可知,其所图,无非利也,其所盼,无非违法成本低,躲得过就躲,躲不过就游击。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说过,要像罚醉驾一样出狠招让食品造假者倾家荡产。出台不久的《重庆市食品安全条例》也有相关规定,未经许可生产经营食品,没收其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原料等物品,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

  所以,对应的手段,一要联手,二要重罚。各区联手,可逐步形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良好监督氛围。重罚,罚到倾家荡产,则是对黑心食品作坊继续作恶的釜底抽薪。将其打个肉痛,打到后怕,打到不敢再有卷土重来的念头。唯其如此,方可保群众的食品卫生安全。

  沥青致癌

  沥青、松香都是从石油提炼出来的物质,和猪头肉接触之后,可能会残留在人体内,产生毒害作用。

  沥青和松香当中含有各种苯类和煤焦油,在人体内长期积累可能致癌。另外,经营户熬制沥青的锅从来没换过水,有害物质在里边不断沉淀,反复受热。加工环境非常脏乱,容易滋生细菌,这些都会对健康造成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