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乌达煤田燃烧50年未能扑灭酿生态灾难

2010-9-27 02:16 来源: 《新京报》
792 收藏到BLOG
2010年9月5日中午,内蒙古乌达煤田,几名灭火队员在小石堆上休息。风沙大,一名队员将脸靠着地面避风。本报记者 赵亢 摄
9月5日,乌达煤田,一名工人在观察附近正燃烧冒烟的煤层。本报记者 赵亢 摄

  ■ 核心提示

  作为中国最大的煤田火区之一,内蒙古乌达煤田火区世界闻名。它已自燃了50年之久。

  9月初,一则“乌达煤田火灾近期将被彻底扑灭”的消息,让乌达煤田成为关注焦点。

  事实上,两年前乌海市就曾宣布乌达煤田“浅部火区基本熄灭”。而记者9月5日看到,煤田依旧烟尘滚滚。调查发现,2006年至2008年进行的“灭火工程”,非但未能灭火反而加重了火灾治理难度,并酿成了巨大环境和生态灾难。

  8月底,正式灭火工程开始。而环境和生态灾难的善后责任,目前尚无人承担。

  9月8日,乌海市苏海图矿山区,一片破败的民居内,村民老金缩在屋子里,忧愁地看着窗外100多米远的地方。

  从那里往山里延伸,一望无际的,都是被挖得支离破碎的地皮。

  风起,漫天灰尘卷来,夹杂着刺鼻的二氧化硫味道。

  老金在这里住了10多年了。四五年前,家门口的山上还到处覆盖着青草。现在,只有黑色的煤矸石和被翻出的红褐色过火石(煤田内部被煤火烧过的石头),形成连绵不断的渣堆。

  “那时候整天炮声不断,我们家的玻璃被震得哗哗往下掉。2年过去,整个山皮都被剥了一遍。”老金说。

  老金记得“灭火工程”是4年前开始的,到2008年6月戛然而止。一直到前几天才重新开工。不再剥山皮了,改为打钻井。

  老金不明白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将陪伴这片被剥掉皮肤的荒山生活下去。


  “正式灭火”刚上马

  真正按发改委批准规划开展的灭火工作,8月26日刚开始,而之前当地几次宣布基本灭火

  老金所处的苏海图矿山区,是乌达煤田的构成之一。乌达煤田与卓子山煤田,是乌海两大煤田。

  面积35平方公里的乌达煤田,主要由五虎山、苏海图和黄白茨三座大型煤矿组成。

  乌达煤田是我国最大的煤田火区。据神华乌海能源公司灭火工程处长贾跃荣介绍,乌达煤田火灾已燃烧50多年,现已查明的火区有16个。因火区历史长,地下火势比较复杂,燃烧点多、过火面积大,给底下大矿的生产带来很大隐患。

  9月5日,记者在五虎山煤矿一个火区看到,30多名工人正在进行灭火施工:将黄土过筛后倒入搅拌池,搅拌机将其搅拌成稀泥后泵入一排排钢管内。

  这条火区下面是神华乌海能源公司五虎山煤矿的一条生产大巷,目前头顶燃烧的煤层威胁到了地下煤井的生产安全。所以,灭火工程率先在这里开工。

  来自陕西天地地质公司的技术员付强介绍,他们先沿火区带每隔20多米打进一个钻孔,目前已打了1500米长,每个钻孔深度约30米,然后插入碗口粗的钢管,向里面注入稀泥浆,对深处着火煤层降温。降温到一定程度,将注入特制固化泡沫材料,这种材料混合后,可以封堵煤层,隔绝氧气,达到灭火效果。

  贾跃荣介绍,这是严格按照发改委批准的规划,采取的钻井注浆的灭火方法。这样的正式灭火工程,今年8月26日开始实施。

  而记者查询发现,从2003年以来,宣布乌达煤田火区即将被彻底扑灭的报道,有五六篇之多。


  “熄灭”的煤田仍冒浓烟

  如果当初基本熄灭了,现在还有那么多冒烟的火点,怎么解释?一名灭火工程处人士说

  两年前,2008年8月29日,乌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布“乌达煤田浅部灭火工程取得显著成效……煤田浅部火区已基本熄灭。”

  这条新闻成为乌达区2008年10大新闻之一,并被评价“煤田灭火工程,为乌达区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

  而事实上,这片被称为带来巨大效益的土地,已成为乌达区的环境灾难。

  9月5日,记者进入乌达煤田,到处冒着浓烟,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二氧化硫味道。

  在煤田内五虎山矿区一座山顶,放眼望去,红褐色的过火山石和黑色的煤矸石混杂而成的土堆,一座连着一座,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土堆和土堆之间,是深浅不一的采坑,一些采坑底部裸露的煤层已自燃。源源不断释放着二氧化硫。

  记者获取的一份2002年的录像资料显示,当时乌达煤田着火面积307.6万平方米,约占整个煤田8.8%。这些火点之外的绝大部分煤田地表,是原始的完整地貌,绿草覆盖,蜥蜴四处爬行觅食。

  而9月5日记者贯穿整个煤田,几乎看不到一块像样的植被。

  “乌达煤田地表85%以上的原始地貌都被彻底破坏了。”9月6日,神华(北京)遥感勘察公司一名技术人员说。这家公司承担了乌达煤田灭火工程的勘察任务。

  “如果说当初都基本熄灭了,现在还有那么多冒烟的火点,怎么解释?”神华乌海能源公司灭火工程处相关人士说。

  对于被破坏的地表,乌海市煤炭局副局长吕智山深感痛惜。他总结原因,“当初匆匆忙忙上马,又匆匆忙忙停止。许多善后工作没有做好”。


  曾因“贫穷”无力治理

  煤火导致煤矿数次出现险情,当时乌达矿务局也曾小规模灭火,但因“贫穷”难以有效治理

  据神华乌海能源公司灭火工程处工程师赵铁雄介绍,早在1961年,苏海图矿浅部煤层就开始自燃,但当时没有引起重视。

  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乌达煤田涌出数百个小煤窑,大规模无序野蛮开采,严重破坏了煤田地质结构。造成煤田地表浅部多煤层燃烧。

  “煤分不同的自燃倾向性,堆在外面的煤矸石,地下的煤层,遇到空气后,都会自然氧化,温度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开始燃烧。”赵铁雄说。

  因为火灾,乌达煤田被烧掉煤炭上千万吨,被呆滞的煤炭资源达1亿吨。

  乌达煤田的煤含硫量大,煤田自燃又向空气中大量排放有毒有害气体,造成乌达地区酸雨逐年增加。

  神华乌海能源公司灭火工程处处长贾跃荣介绍,在上世纪90年代,煤火导致苏海图和五虎山煤矿数次出现险情,当时乌达矿务局也曾进行一些小规模治理。

  但乌达矿务局是煤炭部确定的36个特困企业之一,没有财力灭火,只是局部和零星治理,效果差。

  1998年,乌达矿务局并入神华集团(组建于1995年,国有独资公司,为中央直管企业),并在2001年改制为乌达矿业公司。

  1999年时,宁夏的一个大型煤田着火后,火区治理获得国家资金支持。这启示了乌达矿务局。

  2001年11月,他们委托神华(北京)遥感勘察公司完成了《火区初勘报告》。2002年4月,完成了乌达煤田灭火工程设计。

  贾跃荣介绍,他们开始拿着这些资料,不断向神华总部、乌海市、内蒙古自治区以及国家发改委汇报,争取资金。

  2006年1月6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立项,批准项目总投资16260万元,其中国家补助6985万元,神华集团出资9275万元,施工期四年,灭火面积350万平方米。

  知情人士介绍,项目批下来后,乌达矿业公司灭火处正式成立。

  该处组织了招投标,准备开展正式灭火。但当时的乌达矿业公司领导指示,把灭火工程交给公司下属的乌海市银星工贸公司(下称银星公司)做。乌达矿业公司灭火处黯淡退出。


  疯狂的挖煤“灭火”

  知情人介绍,银星公司负责灭火工程后,将煤田划成块,一块块转包出去

  银星公司,是乌达矿业公司下属“三产”企业。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现任董事长为周根良。公司前身是乌达矿务局多种经营总公司,挖小煤窑,搞建材、养殖等项目。

  2005年左右,小煤窑泛滥成灾,五虎山等矿区小煤窑连续发生矿难。最后,内蒙古自治区一道死命令,全部小煤窑关停。

  银星公司此时生存困难,便向乌达矿业公司打报告。矿业公司时任领导于是把整个乌达煤田灭火工作,交给了银星公司。

  上述知情人士介绍,银星公司得到施工资格后,把整个煤田一块块承包出去,“也不管是不是火区,都划出去了”。

  银星公司把整个煤田划成16块,再层层转包。承包费“有的几十万一块,有的几百万一块”,来自浙江,宁夏和内蒙古东胜的100多个煤老板,开始以剥地皮的方式疯狂挖煤“灭火”。

  村民老金回忆,当时山上剥地皮者昼夜放炮。乌达煤炭局副局长赵玉华说,这是国家立项的工程,监管责任在神华公司,地方政府不会具体过问怎么施工。

  “客观上也挖走了很大一部分着火煤。”灭火处处长贾跃荣说。

  工程师赵铁雄介绍,按国家煤田规划,乌达煤田是井工开采煤田,不应露天挖煤。为保护环境,国家发改委批准的乌达煤田灭火规划则要求,以“打钻、注水、注浆和黄土覆盖为主”。

  而知情人士介绍,灭火资格一旦卖给私人老板,就失去了控制。“老板花了钱,肯定要尽量多地赚回来”。灭火工程变成露天采煤工程,煤老板们越挖越深,越挖越大。

  而这些煤田深处,就是乌达矿业公司的采矿大井。


  原始地貌严重破坏

  35平方公里的地表遭受破坏,技术人员说,花一百亿用一百年,也恢复不到原始地貌了

  “这些人在我们房顶玩火,能不危险吗?”乌达矿业公司知情人介绍,2008年灭火工程数次严重威胁到井下采矿。

  2008年,乌达矿业公司分管安全的副总,向神华能源公司打报告,请求想办法制止泛滥的采挖。

  此前,2007年8月,银星公司进行了改制,成为乌海市所属民营企业,乌达矿业公司管不了了。

  最后,由乌海市政府出面,强行停止了整个乌达煤田灭火工程。

  一些刚高价买到地块的煤老板因此亏损严重,丢下剥开的地皮,到北京告状;已赚到钱的煤老板,也不再回填、复垦和绿化,一走了之。

  同时,刚刚挖出露头的煤层,失去地表阻隔空气,2年来也开始大规模自燃。

  今年6月15日出版的《国土资源遥感》杂志中,神华(北京)遥感勘查公司工程师孔冰等人披露,2006年中期到2008年下半年,在乌达煤田进行的灭火工程,使35平方公里的地表环境遭受严重破坏,煤田70%的原始地貌已彻底消失。

  孔冰等人提取了乌达煤田地表剥挖前后的航空影像图。2006年6月,影像图上原始地貌清晰可见。但2009年3月的彩色影像图上,是杂乱的剥挖坑、岩石渣堆等。

  孔冰介绍,在对乌达18号火区钻探验证中发现,在原来燃烧的4号煤层之下赋存的6号、7号煤层也已燃烧,煤火出现上下贯通。多数火区煤火沿密集废弃巷道和岩石裂隙不断向煤层深部蔓延。

  乌达煤田原来的火区一部分被清除、一部分被渣石掩盖、一部分沿煤层向深部蔓延,煤田18个火区被切割得凌乱不堪。

  神华乌海能源公司不愿具名人士认为,2年的剥挖“灭火”,事实上加重了乌达煤田火灾。

  2008年6月,银星公司“灭火工程”被紧急叫停,乌达矿业公司灭火处重新介入。

  工程师赵铁雄介绍,乌达煤田大部分地表植被被破坏,生态毁灭,地表深坑可能积水,都将长时期影响井下煤田开采安全。而孔冰等人认为,采坑和渣堆有形成泥石流和堰塞湖的危险。

  赵铁雄介绍,目前正在开展的钻孔灭火工程,当初规划的有些钻孔点,目前被堆上了厚厚的渣土,需要把渣土挖出才能打孔。“当初批准的规划里没有这个资金安排,现在谁来出钱?”

  神华(北京)遥感公司一名技术员介绍,根据他们测算,初步恢复地表需要10个亿以上,“而想恢复到原始地貌,100年,100亿也不行了”。


  谁为环境债埋单

  当初的相关人物一一“淡出”,留下的是一个一个采坑

  在地表植被十分珍贵的蒙西荒漠区中长大,赵铁雄对植被的破坏深感痛惜,“现在一起风,乌达市区沙尘明显严重了”。

  据介绍,2008年5月17日,乌海代市长侯风岐率领煤炭局、安监局等多部门,爬上乌达煤田灭火工程现场查探,发表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讲话,强调有关方面要严肃对待乌达煤田浅部灭火工程,要依法严厉打击以灭火为名的非法盗采行为。

  9月6日,记者找到了银星公司董事长周根良。他拒绝回应乌达煤田地表生态破坏的责任问题。

  周称,这是当年的领导操作的。现在银星公司已成地方企业,“区里叮嘱过我们,不得随便说话”。

  乌达区政府副区长孟凡阳回应,煤田是神华公司的,当初灭火工程也是神华公司组织的,目前已和神华公司进行沟通协调,由神华公司尽快回填和复垦。

  而神华乌海能源公司相关人士则表示,当初银星公司灭火是经神华批准,但也经过地方政府同意,而且2007年银星公司改制后,地方政府也有监管责任。

  这位人士说,当初乌达矿业公司批准银星公司揽下灭火工程的领导已调走。银星公司原领导因灭火工程失控提前退休,但未被追究责任。

  据乌海煤炭局副局长吕智山介绍,目前乌达煤田共遗有287个采坑,准备留下9个填城市垃圾,剩下的全部要回填复垦。

  他说乌海市已把收取的3700多万复垦保证金转交给神华乌海能源公司(2008年10月,乌达矿业公司等四家公司重组成立神华乌海能源公司),要求该公司尽快进行回填复垦。

  神华乌海能源公司灭火处处长贾跃荣介绍,2009年灭火项目资金陆续到位。灭火处组织面向全国重新招投标,陕西天地地质公司、神华北京遥感勘查有限公司、抚顺天地矿山安全装备公司三家中标,分片承担乌达煤田灭火任务。

  现在开展的灭火工程,实行“采灭分离”,灭火单位只负责灭火,灭火中挖出的煤自己不能卖,由项目单位处置,以此避免灭火企业挖煤不治理的行为。


  煤田自燃

  我国煤田火区主要分布在新疆、宁夏和内蒙古,这些地区的煤炭储量约占全国储量的80%以上。这3个自治区又是全国煤田火灾最为严重的省区,煤田大火不仅吞噬了珍贵的煤炭资源,也给自然环境和人民生活带来很大威胁。据有关部门估算,这3个自治区潜在燃烧面积多达720平方公里,燃烧的煤火每年破坏煤炭资源多达2亿吨。

  煤田火区治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全球范围内除了南极洲,其他大洲都存在地下煤火现象,美国、印度等国家同样受到煤田灾害的困扰。煤田火灾除了探测难、扑灭难之外,在治理过程中还会出现火区以外的问题,涉及人们的生活,也涉及环境保护。只有通过科学有序治理,才能把煤田灭火工程、煤矿灭火工程变成一个生态恢复的工程、生态建设的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