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警作战现场报道:地下假药工厂炮制山寨降压药

2010-11-22 09:15 来源: 京华时报
收藏到BLOG

侦查员在窝点内拘捕犯罪嫌疑人
在准备发给患者的药品箱里,配有盖着假冒医疗机构章的缴款单。
药监人员在假药库房内清点,并进行样品检测抽样。
执法人员在一窝点内清点准备发出的假药。
黑药厂车间里用来制作胶囊的机器。
制作车间地面上摆放着大量制作假药的原料。

  昨天下午,市公安局宣布,11月20日清晨,警方与市药监部门合作,出动近百名警员及药监人员,摧毁了一家生产、销售假药的特大地下制药厂及其多处发货点和制假基地,当场搜出大量制假设备、原材料及成品药。目前警方在石景山、丰台等地拘捕了多名嫌疑人。

  多路便衣据举报锁定“药厂”

  今年7月16日,本市石景山区一市民购买的某品牌降糖胶囊,经市药监局鉴定后认定为假药。警方经秘密侦查,确认这是一家集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地下假药工厂。市公安局、市药监局随即成立联合专案组,确定该案代号为“7・16”。警方派出的多路便衣侦查员长期跟踪有关涉案人员后,专案组最终确定,这家地下假药厂的人大都是湖北天门籍来京人员,他们通过投放虚假广告,以快递公司为主要运输方式,向全国多个省市销售假药,并在本市建立了多处发货点和制假基地。

  由于“7・16”专案涉案嫌疑人较多,分散居住在本市石景山、通州、房山、丰台等区县,专案组决定在石景山设立临时指挥部,统一指挥部署抓捕行动。

  单据显示大批药发往外地

  11月20日凌晨5点开始,石景山公安分局二层会议室内灯火通明,数台电脑上各行动小组分工及负责人均清晰列在表上,并实时更新最新情况。指挥部人员不断用电台和各小组联系,布置点位。此前,多名警员已在楼外守候了一夜。记者跟随其中一组侦查员来到位于石景山鲁谷地区的依翠园小区,5名侦查员悄悄摸上1号楼4层楼道。

  7点整,数名便衣敲门亮明身份,要求屋内人员接受检查,但屋内的人执意不肯开门,并将防盗门反锁。警员发现,在防盗门上的墙角有两个朝向楼道和门口的探头。为防止嫌疑人有进一步动作,警方决定强行破门。此时,屋内男子突然大喊称已报警。“我们就是警察。”虽然警员隔着防盗门出示了证件,但屋内男子仍拒绝开门,现场一度僵持。不久,接到报警的派出所民警赶到,要求屋内男子开门,屋内人才打开大门。

  进屋后,警员控制了4男1女,并从屋内搜出快递单据、大量伪造的门诊收费凭据、打印机及账本等。记者发现,这些单据显示,这个窝点曾向广东、河北等地发送了大批货物。警方在屋内还找到了一盒未发出的药品,包装上全部为英文字样,初步怀疑为假冒治疗高血压药品。

  专家认定“特效药”不治病

  同时,在位于石景山区双锦园小区的另一间出租房内,警方控制住一男一女,警员在行李箱及床垫下的收纳箱里搜出了大批假冒药品,这些药品多以中药“易脑降压丹”、“心脉稳压康”等为名。此外还发现了“中国老年病研究中心”假公章。一些宣传资料上标明,这些每盒售价680元、优惠价只需170元的“特效药”“可治疗高血压”,并“善意”提醒消费者认准防伪标签,“谨防鱼目混珠”。

  现场调查的药监人员说,这些药品的批准文号是假的,连药品批次号也没有,确定是假药。同时,药监人员还发现了一些市面上有售的药品,直观感觉其批次号等信息及包装不对,但还需进一步核对。药监人员对查封的药品做了登记,并表示这些药品内的成分还需抽样化验,但可以肯定,“这些药治不了什么病”。

  车间里配置各种专业机器

  也是7点,在位于丰台鹰山嘴附近的一个村庄内,十余名执法人员突入一座平房院,控制了5名嫌疑人。路边一个被杂草覆盖的土坡是这个独立平房院通向外界的唯一出口,院子四周被十几间平房所包围。在院内,每间屋子门外都贴着A4纸写的“1”、“2”、“3”等数字编号,和“A”、“B”、“C”等字母。侦查员称,数字房间是窝点人员居住房,字母房间是制假药的车间和库房。

  这些房间内均脏乱不堪,做饭的灶具和空药瓶混放在一个屋内,床边堆放着的包装盒、麻袋装的空胶囊随意丢放在地上,已看不清底色的大塑料盆里,盛着成分不明的黄色粉末,还有用大桶装的已灌装好的胶囊。现场多个房间内有不同用途的机器,据药监人员介绍,这些都是专业灌装机和压膜机,造假者将假药粉末灌入胶囊,再制成瓶装或药板,打包分装成盒装药。在一个房间内还有十几箱已打包好的药,有的几盒一箱,也有几十盒一箱,准备向外地发货。包装箱里甚至还有伪造的门诊收据,上面的假公章竟有北京一家著名医院研究中心的字样。记者发现,这些假药多为降压、降糖类药物。此外,警方还收缴了批号打印机、塑封机等多台制假工具。

  廉价西药掺维C冒充中药

  在现场,警方还发现大批正规厂商的降压、降糖类西药及维生素C等常见药品。药监人员初步判断,这家地下药厂利用药店出售的廉价西药,掺上维生素C,碾碎后制成胶囊,冒充中药销售。

  药监人员认为,重新灌装的药品药物剂量多少适量、有没有副作用等都无法确定,患者吃了这种降糖药后,血糖确实会因其中的西药成分降低,但由于药理药性不明,可能造成血糖急剧降低,产生低血糖是十分危险的病况。药监人员称,有些中老年人听信街边发放的小广告上的话乱吃药,长期食用这种假药,非但治不了病,还会贻误病情,最终可能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药监人员认定,这是一个集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制造假药地下工厂。

  截至当晚,专案组已将34岁的曾姓男子(湖北天门市人)、25岁的狄姓女子(湖北当阳市人)、42岁的彭姓男子(湖北天门市人)等主要涉案嫌疑人抓获。目前,警方正对此案进行进一步调查。

  ■记者探访

  网上售药鱼龙混杂

  昨天,记者在互联网上搜索这些药品的名字后发现,很多药品都没有正式注册信息,还有一些药品查有此药,生产厂家也是正规厂商,但药品的批准文号和名字张冠李戴,或使用假名及假批号,或使用真批号及假药名。也有一些患者对这些药品表示怀疑,在网上寻求帮助鉴别真伪,还有的患者举报这些药品都是假药。记者发现,除大批吹嘘得神乎其神的广告外,这些药物大都没有更具体的信息,生产厂商、批准文号、批次号等信息也极为模糊混乱。

  其中一种名为“益肾降糖胶囊”的药品上称,这是一种“北京XX医学科学院糖尿病中心研制的、对糖尿病有疗效的国药准字号Z21021329”的药等等,但记者上网查询时发现,这个批号显示的药名应是“柴胡舒肝丸”,生产单位为“本溪第五制药有限责任公司”。而另一种名为“易脑降压丹”的药品,其国药准字为Z20025833,生产厂家是通化神龙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但经过查询,这个国药准字是神龙药业一种名为“脑心安胶囊”的药品。记者发现,在网上有很多宣传此类药品的广告,这些广告大都宣称纯中药制剂,对某类疾病有特殊疗效,并多以一些国内知名医疗机构下设的研究所为名。卖者虽然有咨询电话,但却拒绝与患者见面,销售多通过邮寄等形式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