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婴用了十倍抗生素后被儿科专家确诊脑瘫

2011-4-21 07:45 来源: 健康时报
1026 收藏到BLOG
  新闻背景:“抵御抗菌素耐药性: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就无药可用。”这是今年4月7日世界卫生日的主题口号。卫生部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负责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临床药理研究所肖永红教授推算,我国每年生产抗生素约21万吨,3吨左右出口,其余人畜各消耗一半,产量和出口量均位居世界第一。我国人均年消耗量在138克左右,这一数字是美国的10倍,同样位居世界第一。而真正正确使用抗生素的不到20%,其余80%以上属于滥用抗生素。

  阅读提要

  ■ 输完阿奇霉素点滴十几分钟后,快要睡着的小宝突然呼吸急促,脖子处有些痉挛,在床上翻滚,号啕大哭,接着,嘴唇和脸变得发紫。

  ■ 连夜赶往北京,熬夜排队两天后,好不容易看上了北京儿童医院的专家,确诊为,小宝患有缺血缺氧性脑瘫、继发性癫痫和皮质盲。

  ■ 当时小宝的体重不足7.5公斤,每次最高使用剂量应该是不超过0.075g,但实际上医生一次用了0.75g,是正常情况的10倍!

  ■ 找出原因,孩子也不能回到从前了,只是能让我们夫妇俩在内心上好受一些,不然我们两口子后半生都得活在后悔与自责中。

  15斤重的男婴小宝,一次用了150斤重成人剂量的阿奇霉素(抗生素的一种),剂量整整达10倍!

  此后,父母赵继勇和妻子带着小宝辗转包头、北京多家医院,最终在北京<a href="http://health.people.com.cn/GB/14741/21490/index.html" target="_blank"><font color="#0000FF">儿童</font></a>医院确诊为脑瘫。

  如今小宝已经19个月大,会爬,会坐,但不会像同龄小朋友一样说话、走路,只有在着急的时才会叫一声妈。

  半年前至今,小宝每天被带到包头市儿童脑瘫康复中心进行康复治疗,“现在付出多一点,希望以后的症状能轻一点。”赵继勇和妻子一直生活在悔恨与自责中,负罪感早已让他们精疲力竭。

  腹沟斜疝手术后发烧

  赵继勇每次找有关部门反映儿子的遭遇,尽管内心会隐隐作痛,但他不得不复述。

  儿子小宝10个月大时,患上了腹沟斜疝。去年7月17日,赵继勇和妻子带儿子到包头市中心医院看医生。“医生轻轻将肿物往腹腔推,肿物就返回到肚子里。但一哭闹,疝气就又出现了。”当晚9点,医院安排急诊手术。

  手术很成功,术后约一小时,仍在输液的小宝醒来。妈妈逗他,还能咯咯笑,全家人松了口气,感谢医生,<a href="http://health.people.com.cn/GB/14741/21490/index.html" target="_blank"><font color="#0000FF">孩子</font></a>没事了。

  第二天早晨,护士量体温,发现有点烧,38℃多。“我就去找管床的张大夫,问他发烧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要用点退烧药。大夫说,做完手术不发烧才不正常呢。”赵继勇还问,能不能用点中药,大夫也说不用。

  快到中午时,护士来给小宝输液。具体输的什么药,他妈没有细问,护士也没给他妈妈说。

  7月19日晚上,小宝体温37℃左右,当时以为是不发烧了。到了20日早晨,体温已降到了36.5℃,当时我和他妈也就说了说,没太在意。

  上午11点左右,护士又来给小宝输液,扎完针,护士便走了。十几分钟后,意外发生了,快要睡着的小宝突然呼吸急促,脖子处有些痉挛,在床上翻滚,号啕大哭,接着,嘴唇和脸变得发紫。

  等他妈妈抱起来哄他时,儿子睛不时的往上翻,他妈当时吓坏了,赶紧叫护士,等大夫赶到,儿子已经开始抽搐。随后进入ICU抢救……

  赵继勇接到妻子电话马上赶到医院,医生们正在抢救。“妻子告诉我是输液的时候出的事。我问护士输的什么药。护士说阿奇霉素。我从垃圾筐里面找到了输液的瓶子。瓶子上写着儿子的名字、阿奇霉素以及用量。直到这时,医院都没有告知我们抗生素使用同意书的事。”赵继勇说。

  儿科专家确诊脑瘫

  进ICU后,小宝一直昏迷,<a href="http://health.people.com.cn/GB/9424296.html" target="_blank"><font color="#0000FF">眼</font></a>睛肿。

  第二天,医院组织了一次会诊。但会诊大夫并没给出具体原因,只说可能是呛奶所致。“但事发当时根本就没有给小宝喂奶呀。”赵继勇不解地反问,医生不再回答,但也找不出其它的原因。

  7月22日凌晨,小宝终于醒了,但喉部却反复痉挛。医生用了镇定剂和抗癫痫药苯巴比妥。这时我们才意识到事情出大了。24日上午,小宝再次醒来,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哭不叫,“但逗他乐时,眼睛似乎没有反应”。

  此后,儿子的症状并没有好转。经打听,说做高压氧对神经损伤有帮助。赵继勇赶紧带着儿子去包钢医院吸高压氧。做了10天的高压氧<a href="http://health.people.com.cn/GB/14746/index.html" target="_blank"><font color="#0000FF">治疗</font></a>,小宝可以动了,医生建议他赶紧带着儿子到北京大医院确诊,免得耽误病情。

  8月17日,做完最后一次高压氧,赵继勇和妻子带着儿子连夜坐火赶往北京。熬夜排队两天后,好不容易看上了北京儿童医院神经内科的专家,他很快诊断小宝患有缺血缺氧性脑瘫、继发性癫痫和皮质盲(大脑枕叶皮质受到毒素影响或血管痉挛缺血而引起的一种中枢性视功能障碍,临床表现为双眼视觉完全丧失,瞳孔光反射正常,眼底正常,可有偏瘫等),需马上住院治疗,但儿童医院没有床位。

  随后,赵继勇带着儿子辗转于首都儿研所、北京同仁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博爱康复中心等,都因没床位被迫院外排队。

  孩子的病情一天也不能耽误,最终8月26日住进了海军总医院,开始接受治疗。在海军总医院住了不到一个月,小宝的眼睛有感觉了,能看到发光的和鲜艳的大一点物体。

  不过让赵继勇没想到的是,前后两次脑部核磁对比,小宝已经出现脑萎缩,这种脑损伤是不可逆的,只能通过康复治疗,推迟其恶化。

  无奈之下,9月22日,赵继勇带着儿子回到包头开始进行康复治疗。

  至此,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去治疗腹沟斜疝,回来却成了脑瘫儿……

  10倍剂量阿奇霉素

  孩子重病后,赵继勇一直忙于给孩子治疗,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追究到底问题出在哪。孩子回家做康复治疗后,他开始琢磨,最大的疑点,当然在7月20日的那次输液上。

  他自己不懂医学,便把病历放到医学论坛网上去咨询,四处咨询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和亲戚。

  一周以后的一天,他上网看到一条留言:“这个小孩的阿奇霉素剂量好像用得太大了,是不是少写了个0。”这个留言引起了赵继勇的注意,他赶紧开始查找儿子的病例和那个药瓶,没想到还正如那位网友说的那样,包头市中心医院7月18日开具的住院费用明细清单中,注射阿奇霉素共计费两次,一次是规格为0.5g,数量为3支;另一次规格为0.5g,数量为1.5支。在长期医嘱中,7月18日主管医师写有注射0.75g阿奇霉素。

  小宝输的阿奇霉素,剂量为0.75g!而在阿奇霉素的说明书上,建议的成人用量一次仅为0.5g。

  随后,赵继勇开始查找阿奇霉素在儿童中的用法和用量,他咨询了很多儿科医生,均得知阿奇霉素按照每公斤体重10毫克的比例使用,当时小宝的体重不足7.5公斤,每次最高使用剂量应该是0.075g,但实际上医生一次使用0.75g,是正常量的10倍!

  赵继勇认为,小宝的脑瘫正是因为医生使用10倍剂量的阿奇霉素所致,但两者的直接关联性又难以确定。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三甲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告诉记者,阿奇霉素在儿科用药中很常见。“我们也是参照北京儿童医院的用药经验,按每公斤体重按5~10毫克使用。根据不同疾病,使用天数也不一样,6月龄以下的婴儿不使用。”

  阿奇霉素儿童用药安全性一直备受关注。江西南昌市第九医院的朱国琴医生曾对87例阿奇霉素致儿童不良反应做过分析,发现儿童用阿奇霉素所致不良反应累及全身各系统,变态反应发生率最高达43.68%,比如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呼吸困难、咳嗽等;还有心动过速;急性哮喘并呼吸衰竭、急性肾衰、肝损坏等。

  而2006年,美国药物治疗期刊曾经报告了1例9个月大的女婴,因护士错误地注射超大剂量(0.5g)阿奇霉素,导致死性心动过缓,心肺复苏后,患儿仍发生严重的缺氧性脑病。

  类似这样的病例并不多见,赵继勇也没法说服自己小宝的脑瘫就是阿奇霉素直接所致,但除此之外,他无法找出更直接的原因。

  从事多年医疗卫生法律<a href="http://health.people.com.cn/GB/14741/21489/index.html" target="_blank"><font color="#0000FF">工作</font></a>的陈志华律师认为,脑瘫这个结果有很多因素。如果要确定过量阿奇霉素跟脑瘫之间的关系,必须要做医疗事故鉴定或走司法程序。

  “找出原因,孩子也不能回到从前,只是我们心里会好受一些,给孩子一个公道,不然我们两口子后半生都得活在后悔与自责中,孩子越大,这种折磨就更深。”末了,赵继勇说,无论结果怎样,我都会把自己儿子的遭遇告诉别人,真心希望医生们在使用抗生素时,要慎之又慎,因为每个孩子都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