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欲在蒙古国储存核废料 日媒曝协议草案内容

2011-7-22 08:09 来源: 人民日报
收藏到BLOG
  7月20日,蒙古国多家网站援引日本媒体消息称,日本、美国和蒙古国拟实施“综合性燃料服务”(CFS)计划,即将蒙古国生产的铀燃料出口,再由蒙将核废料回收。蒙为此将建一个乏燃料储存设施,掩埋回收的核废料。联合国核监督机构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可能提供技术支持。阿联酋也有意参照此模式与蒙在铀燃料方面开展合作。消息一出,有关在蒙建核废料基地的话题再次成为蒙古社会和民众争论的焦点。

  “三国将定期进行磋商”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该通讯社18日获得了日美蒙三国政府间的协议文件草案(英文)。该草案明确表示支持扩大核能利用,并提出:三国将定期进行磋商,在修建乏燃料储存设施方面,将与IAEA协商向蒙提供技术支持的可能性。多名日方消息人士透露,日本经产省资源能源厅2月起草的内部文件称,经产省和东芝公司、美国能源部以及蒙政府就CFS构想“正在进行非正式研讨”。该文件还称,在向新建核电站的阿联酋介绍CFS构想的概要后,该国已开始与蒙接触。

  共同社说,如果“综合性燃料服务”构想得以实现,将成为首个同时承担核燃料供应和乏燃料处理的国际性框架。报道指出,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目前该构想可能较难实现,但是包括民间企业在内的推动力依然存在。

  解决美日乏燃料问题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能源部、日本经产省、蒙古国对外关系与贸易部官员自去年9月起开始就此事进行秘密协商,原因是担心引起蒙古国邻国和本国民众的抗议。

  路透社说,美日联手在蒙古国合作的主要目的,是为从两国企业购买核反应堆的国家提供回收乏燃料的服务,受益的企业将包括通用电气、西屋电气、日立、东芝等。这样美日将在世界核电市场上更好地与俄罗斯、法国等竞争。

  俄罗斯企业最近在与越南、土耳其签订的核电合同中,包括了回收乏燃料至俄罗斯本土的条款,俄罗斯还承诺将在印度建立的一系列核电站中回收乏燃料。美日希望通过在蒙古国兴建乏燃料储存设施,使两国企业转变与俄罗斯企业竞争的劣势,同时利用蒙古国丰富的铀矿资源确保铀的稳定供应。

  据披露,三国协议草案允许将美国和日本国内的乏燃料运往蒙古国储存。由于美国民众的反对,美国核工业诞生半个多世纪以来,始终缺少一个专门的核废料贮存场所。最近的日本核灾难更加引起美国民众对核电厂核废料处置的关注,专家认为美国现行的乏燃料池储存方式存在很大的火灾风险,且易受恐怖分子的袭击。

  蒙古国官方沉默,民众反对

  蒙古国报纸网20日刊登了题为《蒙古国建核废料基地协议草案完成,已进入通过阶段》的文章,称此消息前一天已被蒙一位国家大呼拉尔委员(议员)证实。本报记者几经周折,终于与蒙核能局负责新闻事务的官员取得联系试图求证,该官员称将请示领导后再回复。但直到21日夜记者发稿时,仍未得到蒙核能局的答复。蒙官方也未对上述消息作出任何回应。

  事实上,在蒙建核废料基地面临巨大阻力。蒙古国《今日报》引用日本高官的话说,“蒙社会并未做好接受这一计划的准备”。报道指出,运输核废料进入蒙古国需要两大邻国中国和俄罗斯的同意,同时还存在恐怖分子利用这些核废料制造核武器的可能性。蒙古国网民也在网上发出强烈的反对声音,认为“世界的核废料不应该在蒙古国储存”、“蒙古国人民也需要和其它民族一样在健康的环境中生活”。

  今年3月以来,美日媒体不断曝料在蒙建核废料基地的消息,蒙对外关系部、蒙核能局、美日驻蒙大使馆等官方机构均予以否认,称三国政府从未就在蒙建核废料基地举行正式会谈,也没有进口外国核废料的法律环境。但蒙民众和媒体一直心存疑虑。2008年蒙“国家发展总体规划”通过后,正式确立了加快铀矿开发、在本国建小型核电站的目标。分析人士认为,蒙各界对实施加快铀矿开发、推动经济发展的政策没有异议,但对是否建核电站存在争议。

  分析人士认为还有地缘政治考虑

  美国和日本是蒙古国认可的“第三邻国”。2010年蒙国家大呼拉尔(议会)通过的安全构想将“第三邻国”视为蒙国家安全支柱,并将发展与“第三邻国”的关系作为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日本是蒙古国1990年以来最大的经济援助国,美国则努力将西方的民主价值观输入蒙古。2005年布什作为美国总统首次访问蒙古国时,称蒙是“亚洲民主国家的典范”。蒙也在政治上支持美国和日本,并明确表示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蒙古国一位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和日本都看重蒙古国的矿产资源,其中不仅有经济因素,也有地缘政治考虑。蒙古国则试图利用同美日关系来平衡自己同邻国的关系。

  点评

  乏燃料是指核反应堆内使用过的核燃料,又称核乏燃料,其中含有铀等放射性材料。乏燃料的贮存和处理一直是困扰核电发展的难题。目前国际上对于乏燃料的处理方式包括两种,第一种是乏燃料冷却后,经包装后将其作为废物送入深地质层处置或者长期储存。第二种是对乏燃料进行后处理,也就是对其中有用的核燃料进行分离回收利用,英法等国多采取这种方式。美国以前采取的是第一种处理方式,但由于处置场地项目碰到了困难,目前已逐渐转向第二种方式。

  事实上,由于困难重重,目前许多国家采用更为简单的方式,即将乏燃料存放在核电站内的水池里,但随着乏燃料增多,乏燃料池逐渐接近饱和,迫使他们采用其他方式,包括基本上属于第一种处理方式的“乏燃料储存设施”,此方式相对经济,但处置场地是大问题,通常遭到激烈反对。

  日本福岛核事故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核电安全的关注,包括对于乏燃料处理。美日和蒙古此时提出这种构想,显然主要是为了解决美日的乏燃料问题。

  蒙古国目前没有处理核燃料的足够经验、能力和技术。尽管在技术上可能由日本和美国主导建造“乏燃料储存设施”,还有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支持,而且目前仍不能确定是否实现,但由于它离中国比较近,我们需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