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人口转移对能源和碳排放的冲击

2010-10-11 08:17 来源: 人民网
783 收藏到BLOG
  2009年,政府提出2020年单位GDP碳排放(GDP碳强度)要在2005年的基础上下降40%-45%的目标,标志着中国从此走上低碳经济转型和发展之路。因此,温室气体减排是中国“十二五”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发达国家的经验说明,城市化工业化是一国经济发展进程中一个关键阶段,相对于其他发展阶段,城市化发展阶段是经济增长和能源需求增长最快的一个阶段,而且此阶段的能源需求具有刚性特征,因此该阶段的碳排放增长也最快。一个国家的经济及能源政策,需要与阶段性发展的特征相配合,才切合实际并具有可操作性。

  中国目前处于城市化工业化阶段。2007年,中国的GDP约占世界总量的6%,但是钢铁消费量占世界的30%,水泥占54%,这说明中国正在经历着城市化工业化进程。1978年至2008年间,GDP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增长,一次能源需求年均增长5.7%,电力9.1%。2003年至2008年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年均增长速度接近双位数,说明中国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正在加速。目前中等收入国家城市化率大约为61%,高收入国家为78%,而中国2008年46%的水平仍有较大的差距。预计2020年,中国城市化水平也将达到60%左右,意味着从现在到2020年,大约3亿人口将由农村移居城市工作生活(相当于目前美国人口)。

  城市化工业化阶段的能源消费特征是增长快和能源需求刚性问题。城市居民与农村居民的能源消费特征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城市居民人均能源消费量是农村居民的约3.5至4倍。城市化相关的大规模城市基础设施和住房建设需要大量的水泥与钢铁,只能在国内生产,因为国际市场无法为中国提供如此大量的钢材和水泥。此外,为城市化提供大量的就业,要求中国的产业结构主要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生产相对低端、高耗能的产品。总结起来,对于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城市化发展阶段与能源需求之间存在着紧密的逻辑关系,即经济快速增长会推动城市化进程,城市化进程会提高整体能源消费水平,由于城市化与工业化基本同步,城市化进程中的工业化特征体现为高耗能产业迅速发展,也意味着能源消费增长较快。因此,能源需求是刚性的。

  即使按照目前的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中国能源结构仍将长期以煤为主。中国2008年的能源消费总量为28.5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消费量占比为68.7%,石油消费量占比为18.7%,天然气占比为3.8%,其他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占比仅为8.8%。

  中国至2020年将基本完成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那么,从现在到2020年,中国能源需求刚性且快速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也无法改变,碳排放仍将快速增长。即使是逐步降低碳排放增量,也是非常艰巨的任务。

  对比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历程,虽然存在能源稀缺程度、环境空间和技术水平等的不同,但是,目前中国的许多经济发展问题,如高耗能、高排放、粗放式经济增长、重工化经济结构和能源效率低等,都是经济发展的阶段性基本特征。作为国际上碳排放总量和增量都是最大的国家,其碳减排的国际压力日益增大,而所处的城市化发展阶段又使得碳减排非常困难,因此,如何在充分认识城市化阶段的能源消费特征和碳排放影响因素的基础上制定现阶段的碳减排政策,是中国政府最为紧迫的任务。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对于中国来说,制定有效的低碳转型战略和政策,必须以城市化这一发展阶段为起点,充分理解城市化的人口转移对能源和碳排放的冲击,以及该阶段中能源消费增长和能源需求刚性问题。理解城市化进程的能源和碳排放影响因素,将具有现实的政策意义,既有利于政府参与国际合作与博弈,也有利于政府从城市化进程中经济增长、能源消费和排放的基本特征出发,制定切合实际的碳减排政策。(林伯强 作者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