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香烟重金属超标源自土地污染

2010-11-02 10:09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收藏到BLOG

  针对国外“中国香烟重金属超标”的说法,国内烟草界极力“反驳”,控烟界却温和“力挺”。

  一场关于国产香烟重金属含量是否超标的纷争正在上演,最后的结局仍未落锤定音,但是一张隐藏多年的遮羞布正在慢慢揭起,露出的是中国烟草业管控缺位的现实。

  国产香烟遭遇“重金属门”

  日前,第九届亚太烟草和健康大会在澳大利亚举行,这次看似平常的大会却以一项名为《中国销售的香烟:设计、烟度排放与重金属》的研究报告(下称《研究报告》)在中国引发了强烈反响。研究报告称:13个中国品牌国产香烟中铅、砷、镉等重金属成分含量严重超标,其含量与加拿大产香烟相比,最高超过3倍以上!

  最让人吃惊的是这13个品牌是如此的耳熟能详:白沙、大前门、都宝、红双喜、黄金叶、Happiness(吉庆)、红河、红金龙、红梅、红旗渠、红塔山、石林和壹枝笔。

  这个惊人的消息迅速传回中国,业内外一片震动。自此,中国烟草业的“自卫反击战”迅速拉开帷幕。

  最先受到怀疑的是实验样本的可信度。发布报告的研究人员称,他们共检验了中国市场上87种常见香烟品牌的产品,并对其物理特性、重金属含量等进行了分析。而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副主任姜垣则认为,《研究报告》只是随机抽出了13个品牌的香烟进行了重金属的测定,而在其他74个品牌中并没有进行重金属的测定,报告内容不能说是全面、客观、公正的。

  第二个“疑点”就是样本选择问题。《研究报告》称,样本来源于2005年12月到2006年3月间购买自中国的香烟,并在2007年10月至12月间进行了一次补充。国家烟草专卖局科技司王献生副司长指出,目前已经证实被列入超标名单的13个品牌中已经有3个品牌于两年前退市。“报告列入了在中国已经停产的香烟,合适吗?”

  第三个反驳点是“超过了谁的标准”。《研究报告》表示,香烟检测最严格的国家是加拿大,因此,他们将检测数据与加拿大的同期标准做比对,最终得出了中国国产香烟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的结论。王献生副司长辩驳说:“尽管我国还没有对整支烟出台重金属市场准入标准(目前只针对烟丝进行相关检测),但这个标准不仅是中国没有,国际上也没有。”因此,以加拿大作为标准是非常荒谬的,也是不可能得到国际认同的。

  国家烟草专卖局第一时间对“重金属超标论”进行反驳,同时也表示:一、派出烟草专卖局下属科技司核查报告的真实性。二、即刻开展检查工作,调查国产品牌香烟的重金属超标问题。

  与官方反应相比,中国烟草企业的反映则更为直接干脆。记者致电湖南烟草(白沙)、红云红河集团(红河)、武汉烟草(红金龙)、上海烟草(大前门、红双喜)等多家涉嫌“超标”的企业,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表态:这是外烟“入侵”所采取的不正当竞争手段。

  红云红河集团技术中心人士认为,中国烟草在种植和生产环节没有加入重金属的可能,而且所有的香烟生产均受到烟草专卖局的监管。“来自国外的这份报告纯粹是为了打击中国烟草业,为海外烟草企业大规模入华制造机会。”

  此外,上述“榜上有名”的企业都表示,目前国内销售情况很稳定,而且已经逐渐走向旺季,销售量正在逐步上升。另外,中国卷烟出口量一直较少,所以《研究报告》也不会给中国烟草的出口造成太大影响。

  不“超标”,但超高,源于土地污染

  没有标准,“超标”自然无从谈起。但国产香烟的重金属含量并不低。

  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副主任姜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虽然目前国际、国内没有规定香烟中重金属的限定标准,但这是烟草管理方面的漏洞,并不能说明美国和加拿大的研究人员做出的研究报告就缺乏客观性和科学依据,其实他们只是把目前中国国产香烟中含有高含量重金属的“事实”给揭露了出来。

  姜垣表示,以《研究报告》的数据为例,参照世界工业化学领域享有盛誉的标准参考书《Ullmann工业化学百科全书》(1996年美国版),就可以轻易看出,中国国产香烟重金属含量偏高绝非危言耸听。

  即便不以《研究报告》的数据为准,中国香烟也难逃“重金属含量高”的嫌疑。据姜垣介绍,中国国产香烟重金属含量高的问题早在十几年前就引发过讨论。当时,德国海德堡大学的一名教授曾经做过相关实验,比较中国、德国、俄罗斯、印度、希腊和加拿大的香烟中镉的含量,发现中国香烟的镉含量高居榜首,比含量最低的希腊香烟要高出6倍多。同期,中国也有学者做了烟草重金属含量的研究,并发布了《美国、日本和国产香烟中铅含量的比较》一文,文中提及某上海产香烟的铅含量是美国的12.4倍,日本的4.5倍。

  是谁在香烟中“添加”了重金属?目前,被业内专家普遍认可的解释是土地污染。

  2006年,我国就启动了土壤重金属污染普查,并于2009年完成,但数据一直未公布。参与普查研究的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益宗指出,一些地方开采矿产时,重金属污染到农田,使得农作物和经济作物污染加重,特别是在西南、中部、中南某些省份表现明显。“本次普查的一个表现是,土壤污染面积在扩大。而烟草污染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部分地区稻谷、蔬菜也存在重金属污染的情况。”

  浙江大学医学院控烟研究中心主任杨廷忠教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一些烟草种植区离污染型工厂比较近,不仅“有毒土壤”对烟草造成了致命危害,污水和城市废弃物也使烟草生长雪上加霜,形成了“二次中毒”。尤其是其中的重金属物质,它们主要存在于40厘米以上的土层中,既不易转移也不易被微生物分解,植物吸收是必然结果。

  另有研究表明,烟叶中的镉、镍、铅等重金属元素的含量和土壤的PH值成负相关性,土壤越酸,重金属的含量就越多。目前我国大量燃烧含硫煤,酸雨越来越多,土壤也自然受到影响。

  根据这一理论,云南烟草怕是成了“出头鸟”。素有“有色金属王国”之称的云南还身兼“烟草大户”的身份,同时,云南的酸雨也一样全国闻名。

  红云红河集团技术中心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言辞谨慎,先是表明云南矿产资源丰富,土壤中含有较多的重金属物质是在所难免;然后再三强调,重金属物质的来源绝非土壤一种,如果烟农不使用烟草企业专门提供的烟叶肥,或者使用违规农药都有可能导致有害物残留。而且,他们早已关注烟草中重金属含量与产区土壤等环境因素的关系,并联合研究机构做了检测和数据收集工作,最后根据调查选择了污染相对较少的地区作为烟草产区。

  全国最大的烟叶产区云南省曲靖市烟草专卖局生产管理部部长毛建书也证实说,现在很多烟草企业都选择50公里以内没有工业企业、森林覆盖率较高的地区作为烟草种植区,农药使用上也采取烟草公司的统一指导,确保原材料是“无公害烟叶”。但与此同时,他也坦承,“无公害烟叶”尚未大面积推广。

  也有专家怀疑烟草加工环节难逃其咎。比如,烟草在烘烤过程中会因为使用煤炭、木材等含有重金属成分的辅料导致烟焦油、一氧化碳、芳香烃和重金属等有害物质的产生。另外,人为添加香精香料也有可能产生有毒成分。

  中国国产香烟重金属含量高为何长期存在?

  烟草专卖局:既是运动员也是裁判员

  据国家烟草专卖局所提供的2009年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烟草工业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和烟草制品供应商,约占世界供应总量的1/3,中国有高达3.5亿的吸烟者,每年消耗1.7万亿支香烟,而烟草利税更是高达5131亿多元,占中央财政总收入的8%。

  但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烟草实行的是“自己生产、自己检测、自己销售”的不合理制度。

  首先,烟草专卖局与烟草公司共同办公、“合二为一”,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既是行政执法机关又是企业。这就造成了烟草专卖局的情感非常“纠结”:它既要严格监管、紧密督查,保证烟草公司的产品质量,这是职责之所在。同时,它还要调节和促进烟草销售市场的发展,保证烟草公司的销量,以达成业绩,这是利益之所趋。

  在创立之初,这种政企合一的措施对统一国内烟草市场、增加财政收入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同时,漏洞和矛盾也越发凸显,行政职能和经营职能混为一体的管理方式使烟草监督形同虚设。一位业内人士笑称:“‘哥儿俩’坐在了一条船上,感情越来越好,监督越来越少。”

  在“重金属门”事件中,国家烟草专卖局的反驳和自检显然底气不足,并引发了一片质疑之声,有人称之为“掩耳盗铃”,有人称之为“老子查儿子,越查越糊涂”,有人怀疑:“烟草专卖局会自揭老底,跟钱袋子过不去吗?”在很多专家看来,不仅调查不应由烟草专卖局主导,对烟草企业的检测也不应该由烟草专卖局负责。

  据了解,我国的烟草检测程序与别的商品不同,它不需经过独立的质量技术监督部门检测,而是由烟草质检中心统一检测,而烟草质检中心又是烟草专卖局的行政下属单位,质检工作要经过烟草专卖局的授权方可进行。这被业内人士称为“下级检查上级”。此外,烟草质检多年来的检测结果被当做商业机密予以“封存”,一位业内人士称:“从来都是只见检查、不见结果。”

  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副主任姜垣认为,中国烟草业必须引入第三方检测机制予以监管。“烟草行业自检模式加大了消费者的风险,最终要由消费者为体制的不完善埋单。”

  记者就此联系了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烟草质检中心,有关官员承认体制上确有漏洞,但没有标准是导致监管、检测不力的重要原因。

  据业内人士称,烟草质检只是按照烟叶的长短,厚薄,颜色等分为42个等级,分级后的烟叶被切为烟丝又分为甲、乙、丙等五大品级,但是否含有重金属、含量是否超标等并不在烟叶的评价标准之内。国家烟草质检中心人士称,2009年就已做过相关的标准制定工作,但目前还在筹备中,尚未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