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是什么让“状元”成为“流浪汉”

2014-2-20 10:07 来源: 中国科学报
收藏到BLOG

  八年前,刘宁以近650分的高分,成为凉山某县的理科状元,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四年前,刘宁大学毕业,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并开始沉迷网络。从大年初四开始,他连续三天躺在西南交大校园镜湖边的露天长椅上睡觉。

  这则报道读来令人嘘唏不已。这位沉迷于网络的曾经的县理科状元,还算对自己有较清晰的认识——他说:“走到这一步,主要责任还是自己”。在笔者看来,如果对“状元”概念没有清晰认识,“状元光环”最终会变为害人的光环。

  刘父在与儿子的通话中,曾说道:“你简直是给家人丢脸,给整个县丢脸。你大学前,在整个县城风风光光的,现在别人问起你,我都不敢说。”这就是被“状元光环”所害。诚然,“状元”能反映一个人接受知识教育取得的成绩,但并不代表他在其他能力、素质上也很优秀。然而在当前的高考升学体系中,由于分数是唯一的录取标准,因此最高分者被“神化”,在周围人的喝彩声中,无论是“状元”自己还是其家人,都可能飘飘然。这恰恰对“状元”未来的成长极为不利。

  刘宁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从小学到中学,我的成绩都一直不错;考进大学时,带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有没有可能像爱因斯坦、霍金一样成为伟大的科学家;但入学后成绩一般,和同学比起来也只是普通一员。但在现实生活中,让我像别人一样,找个工作结婚生子、挣钱养家,我觉得很无聊、没意思。”从中可以看出,他想从县状元的光环中摆脱出来,可最终总希望自己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不愿意“平凡”。

  有调查显示,高考“状元”鲜有职场“状元”者。以笔者之见,这很正常,因为高考分数只能反映一个人在某阶段、某方面的能力。同时,该现象还与“状元”心态有关。在获得“状元”后,有学生不能准确认识、定位自己,导致在大学学业以及未来求职中摔跟头——我是“状元”,这些事我怎么能做?这不是有损“状元”的脸面吗?

  刘宁的行动更充分说明这一点。他在大学毕业后,不是没有找到工作,可他总以各种理由回绝,或干不久就辞职。据报道,起初他找到一家国企做客服,但一个月后就辞职了;后又找了一份做网页游戏的工作,几经纠结,没有答应;他还曾在某网络游戏公司找到一份在当地薪资不错的工作,但也只干了9个月就辞职了。他的理由是,“主要是要上夜班,而且跟领导关系处得不是很好,感觉他总是针对我”。

  不得不说,刘宁太敏感了。敏感的原因或许很多,但“状元的光环”很可能是其中的一个。严格说来,他的“状元”并不是很名副其实,大家认可的“状元”是省一级“状元”,但由于“状元情结”所致,“状元”越来越多。近年来,针对“状元情结”,各地教育部门都发文要求禁止炒作,但每年高考成绩公布,“状元”还是频频见诸报端。这则“状元”变为“流浪汉”的消息,至少给“状元”学生、家庭提个醒:不要被光环迷惑,否则将可能导致个人和家庭的悲剧。

  当然,从根本上消除“状元情结”,还在于改革高考评价体系。如果大学实行多元评价,考试分数只是一方面指标,何来“状元”之说?同时,如果基础教育摆脱升学教育模式,考入大学不是所谓的人生成功,而只是获得进一步学习、发展的机会,何来用阶段性的一次考试成绩来给人贴上标签?教育是为了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应该用这一基本的教育理念,清理我国教育中不利于学生终身发展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