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难成大范围流行疾病

2010-8-31 13:34 来源: 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收藏到BLOG
专家称超级细菌并非不可治 难成大范围流行疾病

四问“超级细菌”

  8月11日,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医学权威期刊《柳叶刀》刊登了一篇关于“超级细菌”的研究报告,报告称发现了一种具有多重抗药性、几乎能抵抗所有抗生素的危险基因突变产物――含有NDM-1 的“超级细菌”。目前,研究人员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确认病例逾百人,在英国确认了37名患者,类似的“超级细菌”感染也出现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荷兰等国。

  很快,英国卫生部就“超级细菌”发出防范警告,科研人员也劝告大家,在印度接受过医学治疗的英美患者身上多携带了这种变异基因,因此,“大家最好不要去印度”。

  一石激起千层浪,“超级细菌”的“超级抵抗力”、“超级繁殖力”和“超级传染力”引起了世界性的恐慌。

  有专家认为,十年内难以研制出对抗药物,也有人将“超级细菌”列入了超越SARS、H1N1的“世界性难题”,更有人将“超级细菌”归入未来百年人类面临的“七大灾难”。

  就在人们都惶恐不安,以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之时,好消息出现了。研究人员称,“超级细菌”并非“天下无敌”,替加环素和粘菌素将是摧毁“超级细菌”、保卫人类健康的利器。

  事情进展至此,似乎是一个专业性的医学问题,而且万幸的是,这一“噩耗”已经以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收尾。

  但是,一切真的如同所看到的那样简单吗?

  “超级细菌”真的很“超级”吗?

  “超级细菌”之所以能让人们谈虎变色,是因为研究人员所强调的“几乎能抵抗所有抗生素”,而且,它是“危险基因突变产物”。也就是说,“超级细菌”“刀枪不入”,很难被杀死。同时,它还是一种最新出现的“恐怖分子”,人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超级细菌”真的很“超级”吗?

  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告诉《中国经济周刊》:“NDM-1属于可移动遗传因子,它可以在细菌中传递,使更多的细菌变得耐药,而且耐药范围比较广,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非常重要的发现。但是NDM-1并非是不可治疗的,接触感染的性质也决定了它不可能在全球造成大范围的流行性疾病。”

  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冯合才曾做过多年的菌种研究。在他看来,首先,“超级细菌”的称谓就有着故意夸大的嫌疑,“细菌没有级别的分类,更无从谈起‘超级’”。其次,NDM-1本身并不是细菌,而是存在于细菌中的一种基因,也可被称作一种酶,能让细菌产生耐药性。

  “抗药细菌早已不是新课题了。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就曾因为抗药细菌的问题导致发病率突高。之所以这次NDM-1如此受关注,是因为NDM-1的耐药范围比较广。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所谓的‘超级病菌’只是抗药细菌家族中的新成员罢了。”

  冯合才解释说:“药物所杀死的只是部分细菌,幸存下来的细菌就具备了对这种药物的抵抗力,它所繁殖的下一代细菌也具备了这种抵抗力,所以抗药细菌从药物出现的那一刻也就同步出现了。”

  冯合才认为,“超级病菌”被“热炒”是不符合常理的。“NDM-1并非是医学难题,找到它的‘天敌’并不难。而且,它不通过呼吸道传播,因此不会大范围扩散,大家大可不必恐慌。”

  “超级细菌”们为何越来越多?

  让冯合才等业内人士担心的,并不是“超级细菌”的出现,而是“超级细菌”们越来越多。

  据冯合才介绍,如今抗药菌种越来越多,像“超级细菌”这样几乎对所有抗生素都有抵抗能力的菌种也越发常见,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坏消息,因为“它们已经成为医院内感染(指原无感染又不在传染病潜伏期的病人,入院后在医院内受到的感染)的重要病原菌,而这种状况是因为滥用抗生素引起的。”据其介绍,西药中,口服药大部分都有抗生素的成分,而注射药剂基本上都是抗生素。

  中国医科大学副教授张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全球都普遍存在着滥用抗生素的现象,特别是一些刚开始富裕起来的第三世界国家。“例如在印度、南非等国,抗生素仿制药非常受医生和病人的欢迎,因为价钱便宜。”

  以印度为例,据张明介绍,该国在30年前已经制定了一项政策:为让广大穷人看得起病、吃得起药而大力扶持本国抗生素仿制药的生产。几十年来,抗生素仿制药在印度“遍地开花”。“印度大概有7万多只不同品牌的抗生素制剂同时在市场上销售,由此创下了‘世界之最’,而世界卫生组织向世界各国卫生部门推荐的常用抗生素制剂只有250只。也因为这种现状,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30多个国家的医学实验室都建立了耐药菌株监测网。统计资料显示,滥用抗生素每年给世界各国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达60亿美元以上,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抗生素的滥用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后果。比如在中国,上个世纪80年代,抗生素刚进入中国,一个大面积烧伤的病人用几十单位的青霉素就能活命,而现在,一个重感冒患者,用几百万单位的青霉素也没有效果。而且,由此产生的耐药菌所引起的感染,抗生素无法控制。”冯合才说。

  近年来,滥用抗生素问题已引起许多国家的重视。以中国为例,业内人士便多次呼吁,及时采取综合性的监管措施应对抗生素滥用问题。“在美国,买药比买枪还难,而在发展中国家,全民都在经常性地购买抗生素药品。” 冯合才担忧地说。

  “超级细菌”是场超级阴谋?

  在此次“超级细菌”事件中,印度无疑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千夫所指,饱受质疑。

  在《柳叶刀》上发表“超级细菌”论文的多国专家研究小组称,“超级细菌”是在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病人以及一些去印度医院治疗过的英国病人身上发现的,并提议将“超级细菌”命名为“新德里金属蛋白酶-1超级细菌”。

  研究小组表示:“空中旅行和人们的移居使‘超级病菌’可能在不同国家间迅速传播。”尤其是印度发展医疗旅游以来,曾到印度寻求低消费治疗的西方人在接受了一些整形等外科手术后,携带这种基因细菌回到了英国。“NDM-1成为全球公共卫生问题的可能性非常大,国际协同监督很有必要。”

  英国卫生部发言人表示,他们已经与健康保护署合作共同应对这一问题。去年上半年,健康保护署已经提醒英国国民要警惕这些病菌,必要时要采取适当的措施。“医院要确保能够控制病菌感染,根据病人近期是否出国旅游,向健康保护署提供样本进行检测。”

  目前,美国卫生部、英国卫生部等表示:“超级病菌”在短期内不会危及本国,但依然提醒赴印度、巴基斯坦等国接受医疗服务的人们,警惕新的感染。

  印度驻华大使馆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的资料显示,印度卫生部表示,这项关于“超级细菌”的科学研究是“耸人听闻”的,“没有科学数据的支持”,英国媒体有着“恶意宣传”和“另有阴谋”的目的。印度卫生部称,所谓的研究人员得到了欧盟、维康基金会和惠氏公司的资助。“我们感到这是受经济利益驱使的。”这显然存在“利益冲突”,担心印度抢了西方医院的“饭碗”。

  印度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印度的医疗技术比较先进,很多私立医院都具备很高的医疗水平,最重要的是收费较低,尤其是心脏、神经、外科手术、整形等在西方国家收费昂贵的项目,在印度可减少一半的费用。每年到印度进行“医疗旅游”的外国人在110万人次以上,可为印度创收10亿美元,印度的医疗旅游业也因此排到了世界第二的位置。而这个佳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西方国家的“贡献”。

  “我个人觉得,不难看出,西方国家尤其是英国要报复印度了,‘超级细菌’只是一个借口,他们想借此打击印度的医疗旅游业,同时,一箭双雕地扶持本国医疗产业。辉瑞的背后是否有更大的支持不得而知(编者注:2009年,辉瑞并购惠氏)。”印度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说。

  对于“超级细菌”的报告内容,尤其是“不要去印度”的结论,印度政府显得颇为恼火,“事件背后恐怕另有推手”。

  至此,“超级细菌”事件从一项医学研究演变为一场事关商业运作和学术操守的讨论。

  科研机构涉嫌造假?

  印度Medanta医院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纳雷什・特雷汉指出,“超级细菌”的研究人员不仅得到欧盟、维康基金会和惠氏公司的资助,报告的主笔人KarthikeyanKu-maraswamy还曾得到惠氏的旅费赞助,而另外一位作者DavidLivermore则持有众多跨国医药公司的股票,阿斯利康公司、辉瑞公司、葛兰素史克公司以及默克公司都名列其中。

  还有人提醒说,研究报告中列举的对"超级病菌"还存在抵抗性的两种抗生素之一的替加环素,正是由美国惠氏公司最早开发的。“超级细菌”报告的出台将进一步提高替加环素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

  一时间舆论哗然,关于“超级细菌” 及相关研究报告,“阴谋论”、“贿赂论”的说法广为流传。

  惠氏公司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惠氏一直为医学方面的独立研究做资助,但从未对其产生任何实质上的影响以妨碍其结果的客观公正。惠氏公司“未在研究设计、数据收集、分析和解释以及报告撰写过程中发挥任何作用”,“没有影响独立调查人员发起的研究”。

  中国医科大学副教授张明表示,近些年来,科研院所和科研人员造假事件多有发生,“从最轰动的黄禹锡造假案,我们就可以看出,《科学》那么权威的杂志都有可能检查不力,而韩国政府的资助也难以抵挡功利驱使,‘韩国最高科学家’的称号也不能保证其洁身自好,那么,质疑精神更应该受到推崇。”

  8月22日,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豪泽(Marc Hauser)被学生告发在灵长类动物行为的研究中涉嫌造假,哈佛经调查后发表声明,证实豪泽要为8项科研不正当行为“负全责”,被停职1年。

  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冯合才表示,“美国等发达国家具有较为完善的科研经费管理制度,对科研成果的检验和监察也较为严谨,但绝大多数国家都还处于科研管理的初级阶段,漏洞和矛盾还有很多。例如,如何彻底切断赞助商与科研单位之间的联系就是一个难点,尤其是‘跨国性质’的研究所,如何在各国体制中进行选择和取舍,如何保证经费支持又不被经费力量所左右,都是现实操作中的难点。”

  医疗旅游

  指某些国家和地区依托其优越的医疗条件、低廉的医疗花费,开展以医疗为主的旅游业服务。全球医疗旅游人数已经上升到每年数百万以上,发展势头十分惊人。医疗旅游已经成长为全球增长最快的一个新产业。医疗旅游业最发达的国家是泰国,此外,印度、印尼、哥斯达黎加等国目前均在大力发展医疗旅游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