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石化企业沿江沿河沿海分布加大环境风险

2010-9-14 14:51 来源: 中国环境报
收藏到BLOG
  2010年7月28日晚,洪水将吉林省永吉县经济开发区新亚强化工厂7000多个化学品原料桶冲入松花江中;就在当天上午,1800多公里之外的南京市发生了化工厂管道爆炸;12天前,大连市输油管线爆炸,并引发原油泄漏;15天前,福建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发生废水渗漏事故,造成汀江部分水域严重污染……这一连串的突发环境事件引起公众广泛关注,我们是否已进入环境突发事件高发期?这些事件的发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我国面临多大的环境风险,需要采取哪些措施防患于未然?带着同样的问题,记者走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

  2010年7月28日晚,洪水将吉林省永吉县经济开发区新亚强化工厂7000多个化学品原料桶冲入松花江中;就在当天上午,1800多公里之外的南京市发生了化工厂管道爆炸;12天前,大连市输油管线爆炸,并引发原油泄漏;15天前,福建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发生废水渗漏事故,造成汀江部分水域严重污染……这一连串的突发环境事件引起公众广泛关注,我们是否已进入环境突发事件高发期?这些事件的发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我国面临多大的环境风险,需要采取哪些措施防患于未然?带着同样的问题,记者走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关于我国环境风险现状及管理对策的研究表明,我国现阶段已基本进入工业化中期,未来正在向工业化后期过渡,加之政府主导的投资增长模式,我国重化工行业的发展速度和规模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将进一步扩大,因此,重特大突发环境事故发生的几率将进一步增大。考虑到投资规模与行业集聚效应的影响,环境事故的可预见后果将影响巨大,环境问题引起突发性社会群体性事件的风险将有所增加,环境风险不容忽视。

  环境保护部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毛剑英告诉记者,突发环境事件频发不仅暴露出我国面临的污染严重、生态破坏等环境问题,还暴露出环境风险加剧、环境安全隐患集聚等突出问题。

  化工石化产业布局隐患何在?

  化工石化行业的规划布局一直是人们质疑的重点。2009年,国务院公布的“十大产业振兴规划”之一《石化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明确了要“优化产业布局”,而其趋势就是向沿海集中。

  事实上,近10年来,沿海省份早已将化工业作为拉动增长的重要手段。大连“7・16”事故发生地大孤山经济区,就在油管爆炸前一天的7月15日,在大孤山经济区投资推介会上,有107个项目签约,投资总额高达312亿元。

  中国内地的沿江、沿河地带,同样也是重化工业项目的重点布局地带。江苏省是化工大省,从南京到南通,沿江各市都选择重化工作为沿江大开发的主打产业。江苏省人大代表王梅芳指出,沿江化工企业严重威胁着长江供水安全。根据长江水利委员会调查,上海、南京、武汉等21个城市的790公里江段中,已形成560公里的污染带,并向城市下游转移,而化工污水排放量巨大是长江水质恶化的原因之一。

  王梅芳说,我们几乎所有的化工园区都是沿着长江岸线布局的。太湖蓝藻事件以后,现在几乎沿江各个市的水源口已经全部落户到长江。沿江各市排污口在长江,取水口也在长江,长江既是下水道、又是水源地。我们的备用水源也都在长江里面,现有水源和备用水源都在同一水系,上下游相差仅几公里,如果一个水源出现了问题,另一个水源名义上叫备用,实际上是备而无用。

  化工石化企业的建设都集中在沿海和沿江沿河地区,这种布局存在多大环境风险?对这个问题,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副会长顾宗勤认为,化工行业大都布局在沿海和大江大河边上,这不是中国的独特发明,世界都是如此。包括美国、西欧等发达国家,他们的布点也都在沿江沿海。为什么要这样布局?原因之一,交通运输方便,因为石油化学工业是大宗产品,吞吐量非常大,靠近沿江沿海,运输起来成本就很低。原因之二,沿江沿海地区经济发达,市场用户也在这一带。在美国的墨西哥湾一带,乙烯产能占到了95%,在莱茵河沿线,全部是石油化学工业。这种布局,从我们这个行业看没有错,世界的趋势就是如此。现在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国的化工企业老出事?说到底,问题出在管理上。

  他告诉记者,原国家经贸委在长江的调查发现,沿江全是小点,从宜昌下来,中游有上万个点。

  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全国21326家化工企业中,位于长江沿岸的有近万家。目前,长江流域正在建设或规划的化工园区就有20多个。在长三角16个城市中,把石油、化工等列为主导产业的就有8个。四川省泸州市在60多千米长的长江沿线上规划建设了纳溪、合江等4个化工园区,主要发展煤化工、精细化工、医药化工等,要力争将泸州建成西部化工城;重庆市利用天然气资源在位于三峡库区的长寿、万州、涪陵发展天然气化工;武汉化工发展区计划依托葛化集团,以化工新材料为主,以新领域精细化工为辅,利用良好的水域建港条件和北湖新城的发展,建设化工型港口城镇;江苏省沿江6个市区、15个沿江县(市),几乎每个市都有化工园。

  环渤海地区沿海重点产业发展战略环境评价技术负责人刘毅说,如果整个环渤海地区的石化项目集中在一两个区域内,无可厚非,美国的休斯敦石油化工基地,规模比我们任何一个基地都大,但是美国全国就一两个石化基地,集中布局。而我们很多地方石化项目的规模都增长得很快,这就不是集中的发展,就变成分散的发展。

  国家海洋局公布的《2009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也警示,辽东湾、莱州湾、长江口、杭州湾、珠江口和部分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水域等局部海域污染严重,而这些海域附近正密布着近年建成的大小化工园区。

  顾宗勤说,沿江沿海不是不能布点,关键是应该科学布局。现在是东一个点西一个点,有些是落后技术甚至淘汰技术,这就有问题。点越多,污染的面越宽,这样一来,长江黄河就难以承受,一旦出现事故就不得了。

  因为,大江大河既是航运通道,又是主要饮用水水源地,很多城市都是引长江水。现在,有些生产使用剧毒物质的企业还布局在长江边上,例如铬盐,氰化钠,这些剧毒物质企业布局在沿江沿海就是大问题。

  在环境管理方面,顾宗勤认为,大的化工园区就会做得比较好。化工企业在一起,废水废渣可以集中处理。因此,集聚发展是化工行业一个发展趋势。这一点跟国外一样,要搞园区化建设。

  但是,顾宗勤告诉记者,现在国内的园区也走样。我们的园区搞得太小太多太滥。有的地方一个县甚至要搞好几个园区,为了发展地方经济,甚至一个乡也要搞一个园区。说到底这又是一个规划管理的问题。从发展方向看,还是要集聚式发展、园区式发展。现在大部分的项目都是地方批,这就需要当地政府的把关,有些地方领导把环境看成是公共的,赚钱是自己的,政绩是自己的,认识问题是规划布局乱象的根源。现在环保形势很严峻,不是问题解决不了,就看大家认真不认真。

  何以频频陷入化工围城境地?

  大连石油管道爆炸事故后,不少批评都指向了石化厂的位置。有数字显示,目前全国有约6000家化工企业位于城市的主城区里,其中有很多都是大型企业。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城市规划缺乏远见性和全局性。2004年4月,因氯气泄漏引起轩然大波的重庆天原化工总厂成立于1939年,是中国最早的氯碱企业。当年在重庆建厂之时,厂区位于主城区之外,远离居民区。后来随着形势的发展,厂区四周也迅速开发,城市化越来越快,许多居民小区和学校、商场等不断兴起,天原化工总厂所在的地方也渐渐变成了主城区。而由于近年来城市的大规模扩张,原本较为偏僻的南京塑料四厂厂址所在地逐渐成了人口聚集区。

  2006年,原国家环保总局曾在调查中指出,全国7555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中,81%布局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45%为重大风险源。

  顾宗勤说,大部分化工企业原来多是建在一片荒地,但过不了几年,周围就全都是老百姓了。化工厂周围,从小商小贩的小摊点、小棚子,逐步发展到建房子、建居民区,最后企业只得搬家,周围成为了居民区。企业陷入了工业带动城市和社会的发展,但反过来城市和社会的发展又赶走工业的怪圈。大连化工就被赶了3次。化工企业对此也是一肚子苦水,搬一次家,很多的化工设备就不能再用,几十个亿就没有了。他说,我们国家的这种情况在国外没有,国外的化工企业相对较大,小企业很少,政府对化工企业周边都已经规划好了,企业周围留有隔离带,在化工厂旁边,不准建房子,按照预先规划好的规程,只有在隔离带外,才能够建其他建筑,一旦有企业或居民区进入隔离带建房,当地政府就会立刻出来制止。但是,我们国家这些问题没有人管,表面上看是对小商小贩、小棚子管不过来,管不住,本质上是对规划的执行问题,地方政府对违反规划的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过去30年的城市化进程,让曾经与城市有一定距离的化工项目和城市居民渐行渐近。随之而来的,是与日俱增的环境风险。这些与人“混居”的工厂,被形容为城市中的“定时炸弹”。

  各地解决人厂混居的办法几乎千篇一律地走将厂搬迁的路径。但很多地方旧的人厂混居问题解决了,新的“定时炸弹”又出现了。如果不从根本上想办法,搬迁可能会永无休止。

  苏州市民家喻户晓的“苏化厂”,经营近半个世纪后搬走,但其曾经占有的土地却因遗留大量“毒土”无人问津。清偿“历史遗债”代价极大,如果城市规划依然无视人们的需求,继续不经严肃规划就上马项目、出了问题用转移人口、关闭企业来“扑火”,这样的故事还将继续在未来上演。

  搬迁企业的代价也是极为沉重的,小至一家化工企业、大至城市旁边的“化工城”,论及搬迁,都注定是个“牵一发动全身”的事。

  2007年官方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全国有25个省份的城市周边均存在安全防护距离不符合要求的危化品生产、储存企业,需要搬迁企业达236家。有关专家指出,城市整体功能分区和行业长远发展规划,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城市发展和化工企业扩张间的矛盾――但更重要的前提是,这个问题必须被真正重视起来。

  巨大环境风险该怎么管理防范?

  面对日趋严重的环境风险,有关部门需要采取哪些应对措施?毛剑英告诉记者,环境风险源管理是做好环境应急管理工作的重要基础,是推动环境应急管理从被动、滞后的方式向全过程管理的重要手段。

  2010年2月,环境保护部印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重点行业企业环境风险及化学品检查工作的通知》,决定自2010年5月起,用两年的时间在全国范围内检查石油加工、炼焦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三大类10中类35小类的行业企业环境风险源及防治情况。8月,环境保护部召开2010年沿江沿河化工石化企业环境污染隐患排查整治视频会议,彻查环境污染隐患,确保环境安全。

  当前防范突发环境事件的措施中,一个普遍的做法是制定环境风险预警和应急预案。有关专家指出,各地的环境风险预警和应急预案虽然都建立了,但这些预警预案都是各自独立的,缺乏相互联系和统一协调。一旦事故发生,上下游之间很难做到上下联动,协同配合,及时快速施救。因此,完善环境风险防范机制,加强上下游应急机制的统一协调性,已成为当前大江大河石化产业带及上下游城市间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另据了解,在长江沿线这条庞大的石化产业带上,石化企业所生产的化工产品门类众多,生产过程中生产原料涉及的危化品品种多、数量大,但目前还没有一个专门的安全生产信息服务网络来提供沿江石化产业带所生产的危化品品种、如何防范等多方面的信息服务。另外环境安全防范疏忽比较典型的表现是,长江沿线多数中小企业甚至是一些大的石化企业的老装置普遍缺乏出现事故后的防止污染外泄装置,事故一旦发生,污染也就在所难免了。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认为,考虑到环境风险,原则上应将化工企业放在城市的下风下水区,一旦发生突发环境事件,避免整个城市的水源和空气被污染。“而且,万一出现管道泄漏,不能让泄漏范围蔓延出去,要有安全防护措施。”杨保军说。

  对于当前化工企业应急处理中存在的问题,顾宗勤认为,化工企业有其特殊性,不能用社会上的应急措施来对付化工安全生产问题。什么事故该怎么处理,化工和其他的方案不一样,如果事故处理人员连化学特性都弄不清楚,还怎么搞应急呢?

  他说,针对不同的化学应急问题,必须有专门研究这类问题的专家,研究应急处理工作,收集各种化学应急问题。俄罗斯有个紧急情况部,美国专门有个危险化学品处理局,有2000多人。我国也要加大力度,建立完善专家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