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介入治疗技术的“中国原创”

2011-4-19 11:11 来源: 健康报网
693 收藏到BLOG
  一根特制的聚能微波消融针,一台植入式水冷微波消融仪,一个能够重建肿瘤三维结构、提示超声介入路径等指标的计算机软件,一套融合术前三维治疗规划、术中精确导航、术后三维评估在内的精准肿瘤消融治疗方案――它们代表着当今国内外超声介入治疗领域的最新进展。

  在近日举行的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一届全国介入超声医学学术大会上,解放军总医院介入超声科主任、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介入超声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梁萍教授表示,目前,超声引导下植入式微波消融治疗肿瘤技术,已经成为继外科手术、内科药物后的一类新兴治疗方法。而上述这些引领全球的 “中国原创”技术和理念,凝聚了解放军总医院介入超声领域专家18年的心血。

  微波消融治疗肿瘤获世界认可

  “医生,我还有救吗?”这是3年前魏先生见到梁萍时说的第一句话。如今回想起来,梁萍依然记忆犹新。“患者在体检时发现右肾中上部有一个直径3.8厘米的肿瘤,穿刺后病理结果提示是右肾透明细胞癌。由于患者长期患有慢性肾病和脑血管疾病导致偏瘫,血尿素和肌酐水平都超出了正常值的3倍~5倍,各大医院泌尿外科医师会诊后都认为他丧失了手术治疗的机会,外科已无能为力。”

  经过全面细致的治疗前评估,凭借多年超声引导下微波消融治疗肝癌的经验,梁萍和介入超声科副主任于晓玲教授为这名患者实施了超声引导下经皮微波消融肾脏肿瘤手术,消融时间仅用15分钟,患者的肾脏肿瘤即一次性完全灭活,肝肾功能没有受到影响。截至目前,患者已无瘤生存3年6个月。

  作为成功案例之一,魏先生与另外12名肾癌患者被写入国际第一篇关于微波消融治疗肾癌的文章,刊登在2008年第3期国际著名期刊――美国《泌尿学》杂志上。世界泌尿外科界权威专家、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医院Gonzalgo教授在为其配发的述评中说,“本组肾肿瘤患者超声引导下微波治疗的开创性结果表明了该疗法的可行性,随着人们对肾肿瘤的不断认识,今后许多肾肿瘤可能会采用消融治疗”。此后,微波消融肾肿瘤技术便迅速在国际上兴起,而中国一直是“领跑者”。

  梁萍介绍,微波消融就是将一根特制微波针,经皮穿刺到肿瘤中心区域,在微波针的某一点上含有一个1毫米大小的“微型微波炉”,由它释放的微波磁场可以使周围的分子高速旋转运动并摩擦升温,从而使组织凝固、脱水坏死,达到治疗的目的。

  据介绍,截至目前,解放军总医院介入超声科已经为4000余名肝癌患者进行了治疗。此外,还有100余名肾肿瘤患者以及300余名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异位症和肾上腺、甲状腺、外周肺以及全身浅表组织等部位的肿瘤患者接受了该技术治疗。

  梁萍直言,目前临床上介入治疗肿瘤的手段很多,包括射频消融、冷冻消融、激光消融、酒精消融等,而超声引导微波消融的优点在于温度高、组织穿透性强、多点消融可同时进行、消融范围大、可实时监控温度、疗效确实。“由于目前植入式微波针都是课题组自主开发研制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因此与12000多元一根的进口射频消融针相比,价格几乎便宜了一半。”

  三维可视技术为治疗“精确制导”

  在解放军总医院介入超声科的专用手术室里,新增了这样一套系统。在微波消融手术过程中,患者体内的肿瘤、肝脏、血管等精确的三维模型可以直观地显示在屏幕上,经过智能计算,系统可为操作者提示出准确的目标位置、理想的穿刺路径以及所需微波能量的大小。在操作过程中,操作者可以在机器人导航技术的精确定位下,将微波消融针精确的插入肿瘤部位,一旦出现偏移,系统还会快速给出偏移的角度和距离,提示操作者及时调整。

  据介绍,这就是由梁萍带领的团队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机器人及其自动化研究所,历经6年共同研发的超声引导下肿瘤消融治疗三维可视化系统。去年12月,该项技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穿刺精度在正负2毫米以内。

  在传统的微波消融手术中,很多因素都会造成穿刺针植入出现偏差,包括二维影像的局限性、超声探头的角度、医生在操作中手部的抖动或用力不均等。而这套三维可视化系统,不仅有效地解决了这些问题,而且还将过去操作者凭借临床经验“假想”的三维影像客观、准确地呈现出来,从而有效地推进了手术操作的规范化,提高了其安全性和精准性。

  “如果说超声为肿瘤消融治疗提供了一只‘慧眼’,那么三维可视化技术就是为肿瘤消融治疗配备了先进的‘卫星三维地图’和‘精确制导系统’。”梁萍说,新系统的研发意义将更多地体现在对于高危肿瘤患者的手术设计中。“就肿瘤靠近肝门的肝癌患者而言,一旦手术伤及肝门附近的胆管,便会导致患者半肝坏死。而利用三维可视化软件,不仅可以重建整个肿瘤形状,还能够计算出肿瘤各个平面距离血管和胆管的距离。如果图像显示肿瘤已经侵及胆管,那么在手术过程中就应该先置放胆管支架引流,再进行消融,避免患者发生黄疸、肝坏死。”

  免疫治疗可望实现“标本兼治”

  现在,梁萍带领的研究团队又将目光瞄准了“肿瘤病灶消融结合局部诱导肿瘤疫苗治疗”这一研究领域。截至今年4月,该研究团队已在《肿瘤生物学与治疗学》、《国际高温杂志》等国际知名期刊上发表了3篇SCI文章,引起了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

  在我国介入超声创始人董宝玮教授的指导下,梁萍提出,能不能像在战场上排兵布阵一样,根据不同免疫细胞的功能和特性,选择适宜的运送途径,人为地将有益的免疫细胞“派驻”到肿瘤附近,直接剿灭“残留敌军”?

  为此,她和团队设计了一套完整的方案,即在消融治疗同时,将对肿瘤细胞有杀伤作用的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输送到肿瘤消融区的边缘来“围剿敌军”;同时,将有助于提高人体免疫系统的树突状细胞直接运送到淋巴结内,“深入敌后”,断了肿瘤再生长的后路。

  研究结果显示,经过免疫治疗的患者,其体内代表人体自身免疫能力的CD8+、CD28+细胞,在治疗1个月~3个月后显著增加,6个月时仍高于治疗前,由此提示患者术后的机体免疫状态获得明显改善。

  梁萍坦言,目前的研究仍存在病例数少、随访时间不长、临床远期疗效尚待观察等问题。今后,研究团队将继续对上述病例进行随访,扩大研究病例数,从而对该技术进行客观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