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基因组研究引发伦理学激辩

2014-2-20 11:13 来源: 中国科学报
收藏到BLOG

来自克洛维斯文化的人类使用的工具是非常有特色的石制矛头和杆状的骨头器具。

  约1.26万年前,一名男婴的遗骸按宗教仪式被葬在美国蒙大拿州。如今,这副遗骸揭秘了一支美洲最早人群,即克洛维斯文化的起源。

  对这名男婴的基因组测序发表在最新一期《自然》杂志上。研究表明,如今跨越南北美洲的土著居民,均来自从亚洲穿越白令陆桥到达美洲的单一族群。该项工作重点突出了研究美洲原住民古遗骸时存在的伦理雷区,并重新勾起了关于上世纪90年代由另一副骨架引起的殊死法律大战的回忆。

  为避免争议,主导这项最新研究的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古生物学家Eske Willerslev尝试让美洲原住民群落参与进来。为此,他在去年踏上了前往蒙大拿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旅途,同时通过与群落成员谈话来解释他的工作并寻求他们的支持。“当研究发表之时才让他们第一次听到这项研究,我可不想发生这样的情况。”Willerslev说。

  1968年5月,建筑工人在一个小镇附近的私人农场里发现了克洛维斯墓地。随后,人们找到了大约100件石头和骨头制品,以及来自一名不到两岁男婴的骨头碎片。

  研究发现,这名男婴的骨头可追溯至大约1.3万~1.26万年前在美国中西部繁荣一时的克洛维斯文化的末期。经过雕刻的麋鹿骨头要比一起发现的男婴遗骸早上百年的时间,这表明它们是祖传遗物。归Melvyn和Helen Anzick所有的这家农场,是迄今发现的克洛维斯物品和人类骨头同时存在的唯一处所。目前,大多数文物保存于一家博物馆,不过上世纪90年代研究人员把遗骸归还给了Anzick家族。

  当时,Anzick的女儿Sarah正在位于马里兰贝塞斯达的国立卫生研究院进行癌症和基因组研究,她考虑对骨头的基因材料进行测序。不过,她还是谨防激起类似于围绕肯纳威克人所发生的争论。肯纳威克人是1996年7月在华盛顿肯纳威克市哥伦比亚河畔发现的人类遗骸,他的出现在美洲原住民部落与研究人员间引发了一场长达8年的法律大战。前者宣称他们在文化上同这具遗骸一脉相承,而后者认为这具大约9000 年前的遗骸所属的时代要早于上述部落。

  美国政府依据联邦《美洲原住民坟墓保护和归还法令》(NAGPRA)支持原住民部落的想法。法令要求,在联邦土地上发现的人类遗骸如肯纳威克人,应当被归还给所属部落重新埋葬。不过,法庭认为,主要出于遗骸年代的考虑,此项法令并不适用,并判决肯纳威克人遗骸应远离公众视线,被保藏在博物馆中。

  Sarah Anzick就克洛维斯男婴寻求了当地部落的建议,但依然无法就她要做的事情与部落达成一致。于是,她放弃了这个想法,把骨头保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继续其他的研究。

  2009年,来自得州农工大学卡城分校的考古学家Michael Waters,同Anzick交流了将遗骸送往Willerslev实验室的想法。2010年,该实验室发表了来自一名4000年前格陵兰居民(最早一批古人类)的基因组测序结果。“我说,‘我可以允许你们做这件事,不过我想参与进来’。”已在主流期刊发表过10多篇论文的Anzick回忆说。

  在哥本哈根,她从这个男婴头骨的碎片中提取了DNA,用于可对一个人的母系祖先提供初步判断的线粒体基因组测序研究。数月后,她回到蒙大拿,收到了测序数据并发现和基因组最亲近的匹配者是如今的美洲原住民。“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Anzick说。

  在Willerslev团队通过测序该男婴的核基因组确认了这种联系后,Willerslev向一个处理重新安葬问题的代理机构咨询了建议。他被告知,因为遗骸是在私人土地上发现的,NAGPRA并不适用,而且不需要任何协商。尽管如此,Willerslev还是通过个人努力咨询了当地部落。这促成了 Anzick、Willerslev和他们的合著者Shane Doyle在埋葬地点举行的一次会议。Doyle在蒙大拿州立大学致力于美洲原住民研究,并且是克劳人的一员。

  “那个地方对我而言非常特别,那里是我祖先的家园。”Doyle说。他告诉Willerslev和Anzick,他们应当在这个男婴被发现的地方重新安葬他。“我认为你们需要将这个男婴放回他父母安放他的地方。”Doyle回忆起当时的话。

  随后,Doyle和Willerslev开始了一段1500公里的旅途,去会见4个蒙大拿部落的代表。稍后,Doyle与另5个部落进行了协商。 Doyle说,与他们谈话的很多人几乎对这项研究没有异议,但一些人觉得能在研究开始前而不是开始的数年后就和他们协商会更好。

  Willerslev认为,研究早期美洲人遗骸的科学家应当假定这些遗骸和当代族群有关,并尽早让他们参与进来。但他表示,并不是所有时候都知道和谁去协商,尤其是当遗骸和跨越整个美洲的族群有关系时。“我们应当让美洲原住民参与进来,但在实践中解决这个问题并非易事。”Willerslev说。

  Hank Greely是加利福尼亚斯坦福大学的一名法律学者,对人类遗传学中的法律和伦理问题感兴趣。他推荐Willerslev团队的做法。不过,他认为,在类似的研究中让美洲原住民群落参与进来并没有单一的解决方法。“你可以试着同那些与具体某副遗骸有关系的人对话。”他建议说。

  蒙大拿部落的绝大多数人都希望克洛维斯男婴的骨头能够安葬。关于重新下葬仪式的计划正在讨论,其中克劳人发挥了主要作用。葬礼有望在春天土地解冻后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