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青山绿水过穷日子 不能饿着肚子保生态

2010-7-29 00:0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1065 收藏到BLOG

  在环境污染事件频频发生的同时,我们还经常听到毁林、偷猎野生动物、乱采中草药、过度放牧、占用湿地等破坏生态的行为。现实表明,这些事情往往发生在国家强调“严格保护”的自然保护区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如何让世代居住在保护区的群众积极参与保护?7月20日举行的全国生物多样性与减贫研讨会,集中关注这些问题。

  越是贫穷,越容易以过度利用资源换增长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拥有丰富多样的动植物资源和生态类型。仅四川邛崃山一个地区,就有约1万种植物,相当于德国全国的植物总量。大熊猫、金丝猴、羚羊和孔雀雉,既是珍稀物种,也是中国的特有物种,令人自豪。

  “许多人认为保护动植物资源,就是保护珍稀物种,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中国欧盟生物多样性项目专家张风春说,“我们把动植物物种、基因和生态系统的丰富多样,称为生物多样性。人类离不开生物多样性,大家平时吃的肉、菜、粮食,用的家具,包括看病用的药,都来源于自然。如果我们过度索取,这些物种资源及其生态环境就会不堪重负。”

  但是,众多的人口不仅要吃喝,而且要吃好喝好,就给自然资源带来巨大的压力。我国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大多是老、少、边、穷地区,长期以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实际上,砍树当柴烧,放牧、捕捞、打猎、围湖养殖等生产生活方式,只要把握一定的度,能让大自然休养生息,就不会出问题。现在的问题在于有些事情做过头了,“竭泽而渔”的结果,是“泽”也干了,“鱼”也没了。

  从全球情况看,人类对生物多样性影响最大的地方,一是高度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地区,二是贫困人口集中的地区。而贫困与生物多样性丧失往往形成恶性循环。

  “比如,非洲大规模开荒、采矿,亚马逊流域的毁林,都破坏了生物多样性,导致当地更加贫困。”环境保护部对外合作中心副主任岳瑞生说,“国际社会越来越重视生物多样性与减贫、发展的联系,正确处理三者之间的关系是国际上的热点问题,中国也不例外。”

  国务院扶贫办中国扶贫发展中心专家胡茂根介绍,目前我国贫困人口集中分布的地方,也正是自然保护区集中分布的区域,也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点区域。

  “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还是以资源换增长,只有处理好资源开发和自然保护的关系,经济发展才能可持续。”胡茂根说,“同时,我们对自然生态的保护也只有在当地的经济得到一定发展的前提下,才可能持久有效,否则就只能是美丽的贫困。”

  不要“美丽的贫困”,要保护与发展双赢

  所谓“美丽的贫困”,就是守着青山绿水过穷日子。这样的日子怎能让人甘心?

  专家们提到,他们到山区、牧区宣传动植物资源和生态保护时,当地官员和老百姓经常问他们:我们如何从保护措施中受益?

  通常,人们不满足于听专家讲什么长远利益。在强大的生存和发展需求压力下,人们想知道保护那些动物、植物和生态系统,有没有直接或立即见效的利益。而且,老百姓不喜欢政府官员和专家以“教训的口吻”告诉当地人该怎么做。

  河南信阳淮河源生物多样性综合保护项目负责人汪增国说:“要想争取当地群众的支持和参与,必须深入到村一级,不怕脏,不怕累,不怕花时间,耐心听取群众的意见,研究群众的需求。”

  “让老百姓积极参与自然保护,关键是帮他们找到替代生计。” 环保部对外合作中心项目四处副处长刘援说,在退耕还林还草之后,国家发给农牧民粮食和现金补助,另外,帮助他们种植林果、花草、中药材和养殖牛羊,农民外出打工还有一部分收入,这些都是替代生计。

  “无论北方还是南方,许多条件适宜的地区还以沼气工程为纽带,发展生态农业和庭院经济,也非常有效。”刘援说。

  内蒙古自治区达里诺尔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一个以保护珍稀鸟类及其赖以生存的湖泊、湿地、草原、林地等多样生态系统为主的地区,保护区内常住居民约5000人,主要从事畜牧业、渔业。

  在实施以草定畜、轮牧休牧和渔业限产之后,如何保证牧民收入不下降?保护区管理局依托旅游资源优势,帮助牧民办起蒙古包牧家乐、加工出售旅游纪念品和奶食品、提供骑马观光服务、参与景区管理等,增加他们的收入。如今,达里湖景区内的达来诺日嘎查(村)共有400多人从事生态旅游业。

  地处滇西北的老君山有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近几年,山脚下方圆百余里的村村寨寨在环保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的帮助下,种起了市场价值不菲的羊肚菌。有了卖羊肚菌的收入,农民不仅不用去山里偷猎、偷采、砍树,而且还有钱买太阳能热水器,建沼气池,既减轻了对环境的压力,又大大改善了生活质量。

  持久性的双赢,需要政策和资金的支持

  “保护生物多样性,必须考虑当地的民生问题。只讲保护而不计民生,保护工作肯定搞不好。”如今,这一观点已经成为共识。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能够把保护与民生统筹起来考虑的毕竟还是少数。

  不必讳言,很多地方政府还是认为保护生物多样性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不好协调。虽然一些示范项目最大限度地考虑到了当地群众的利益,但是由于保护地多是贫困或欠发达地区,保护生态必然要限制开发。因此,专家们希望国家出台生态补偿政策,有条件的地方应该尽快落实当地的生态补偿政策。

  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在治理沙化草原中,就采取了一些补偿措施。退牧还草项目区内休牧的牧民,可以享受每亩地1.24元的补助;项目区内禁牧的牧民可以享受每亩地4.95元的补助;下一步,他们打算将治沙区域纳入国家公益林补偿,取得林权证后属于集体或个人的林地,每亩补偿10元,终生享受,以此解决牧民的基本收入。

  在西藏羌塘自然保护区,人们要保护棕熊,但棕熊老是骚扰居民。为解决棕熊和人的冲突,西藏自治区政府出台了补偿政策,但是地方财力有限,不足以完全按照政策支付赔偿。同时,人们意识到赔偿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后大家想到了设立围栏,所需资金由当地居民出20%,政府出80%,政府还提供技术支持进行监测。工作人员在班戈县普保镇回访发现,6个防熊围栏完好无损。这一办法既保护了熊,也减少了熊对人和家畜的侵害,受到当地居民的欢迎。

  实施保护也好,生态补偿也好,都得有足够的资金。近年来,除了国家投入和地方政府的配套投入,环境保护部、商务部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共同实施了中国―欧盟生物多样性项目,欧盟为此提供了3000万欧元,其中2100万欧元用于地方的18个示范项目,并要求国内和国际其他组织的合作伙伴至少提供50%的配套资金。淮河源的保护、呼伦贝尔草原的保护、羌塘的保护等,都得到这一项目的支持。

  不过,这18个示范项目中的大部分将于明年结束。结束以后项目能否继续开展,人们充满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