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业:为什么我总是被猜疑?

2010-8-26 09:42 来源: 中央电视台
收藏到BLOG

  2010年8月16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乳业:为什么我总是被猜疑?》,以下为节目实录:

  纷纷扰扰的“婴儿早发育”事件有了最新进展,15日下午,卫生部通报了调查结果,湖北3名婴幼儿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奶粉无关。卫生部抽检的奶粉样品中,没有发现激素含量异常的情况。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具体的检测情况。

  检测结果表明,42份圣元乳粉中未检出己烯雌酚和醋酸甲孕酮等禁用的外源性性激素,内源性雌激素和内源性孕激素的检出值分别为0.2-2.3微克/kg和13-72微克/kg,其中患儿家中存留样品雌激素和孕激素检出值分别为0.5微克/kg和33微克/kg。检测结果符合国内外文献报道的含量范围。

  邓海华表示,针对媒体报道有婴幼儿因食用圣元乳粉导致性早熟的情况,卫生部委托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检验检疫科学院等检测机构,采用国际通行的检测方法对乳粉中雌激素和孕激素含量进行了平行检测。圣元乳粉样品来自湖北省患儿家中剩余乳粉,以及湖北武汉和北京市场销售的优博、优聪样品,共计42份样品。还抽取了国内外其他14家企业的20个品牌产品,共31份样品。

  综合以上检测结果和临床会诊意见,卫生部专家组评估认为,湖北3例婴幼儿单纯性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圣元优博婴幼儿乳粉没有关联。目前,市场上抽检的圣元乳粉和其他婴幼儿乳粉的激素含量没有异常。

  对于各地出现的婴儿性早熟现象,新闻发言人邓海华介绍说,儿童的性早熟分为真性性早熟和假性性早熟。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假性性早熟中的单纯性乳房发育是女孩发育过程中最常见的性早熟现象,发病率是千分之二。他说,对于儿童性早熟致病原因,专家认为比较复杂,绝大部分病因不明。无论是单纯性的乳房早发育还是真性的性早熟,都还不能断定患者与特定的食物或者环境之间有何种关系。

  负责这次乳品检测的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邵兵表示,同时送检的奶粉样品,检测结果都没有发现异常。我们也希望这个检测结果,能有助于还原事实真相,帮助患儿尽早查明患病的原因。不过,引起我们注意的还有这起事件中社会各方的反应,为什么发现婴幼儿出现早发育症状后,大家都不约而同,把奶粉当成了首先怀疑的对象?乳制品在消费者心目中信任度为什么会这么低?

  记者:出现婴儿的性早熟事件后呢,医学专家认为有多种的原因,而另一方家长们认为是奶粉的问题,那么您怎么看?

  乳品研究专家 魏荣禄

  魏荣禄:是这样,我们本身在检测上面,就没有这个指标,你想我们新国标6月1号执行的,它都没有一个激素的检测。

  从事了60多年乳品研究的魏荣禄老人告诉记者,从阜阳大头娃娃事件到后来影响更大的三聚氰胺事件,再到这次关于奶粉激素的猜测,乳品行业一次次面临信任危机。在他看来,这些空前的危机,根本原因还在于我奶业发展的尴尬现状。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李胜利

  李胜利:饲料水平跟不上去,因此呢它的干物质、它的营养,想蛋白含量、脂肪含量以及维生素的含量相对的···因为它喂的很差,所以呢,它的这个质量就要差一些,这是第一。第二个呢就是卫生状况。

  中国农科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中国奶业协会副理事长,王加启告诉记者,近日出台的乳品新国标中,蛋白含量每100克含2.8克,这个数字低于国际标准3.0克,也低于1986年旧国标的2.95克;原因正是因为目前的奶业现状,难以达到高标准。

  中国农科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中国奶业协会副理事长 王加启

  王加启:个体饲养、分散饲养、多种模式饲养的这么一个奶业发展的局面,那么这就导致了奶牛的品种,饲养的水平,管理的水平和饲养的环境参差不齐。

  王加启告诉记者,影响奶蛋白含量的因素很多,饲料是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而目前中国奶业有76%都是散户养殖,在精饲料投入不足,这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奶蛋白含量。1986年制定标准时,我国以国营农场为主,奶牛数量少,都是集中养殖,2.95的指标就当时的情况来说并不高。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

  中国农业大学在全国奶牛养殖基地设立了24个试验站,150个辐射点收集信息,相当一部分企业的奶蛋白含量达不到2.95。这是工作人员在黑龙江省一个国内大型乳制品生产企业监测的数据,我们看到,这家企业在东北地区奶蛋白含量达到2.95以上的比例是75.1%,中南地区是63.7%,西北地区仅为23.6%。

  中国农业大学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 李胜利

  李胜利:超过2.95你看只有多少?所以你要这样子按照这个旧国标,他这个原奶事业部这个6月6号,到6月10号的质量区间的换基本上有,接近有近一半儿不合格了。你算吧···

  记者:这是算很大的企业了?

  李胜利:很大的企业。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在占到我国奶牛养殖量80%以上的北方,奶牛散养达到70%。在奶牛养殖基地黑龙江哈尔滨南岗区的红旗满族乡,我们看到,玉米秸秆是奶牛主要的饲料,吃不上秸秆的奶牛有的只能在路边补充些青草。饲料配比的单一,饲喂水平的低下使当地大部分养殖户送来的奶,蛋白含量2.9以上的只占到50%。

  黑龙江红旗满族乡农民 付明禹

  付明禹:现在苞米秸秆一块钱一捆,你算算,啥都是钱,现在工钱都没有,我们俩的工钱都没有。

  记者:我们养牛不赚钱吗?

  付明禹:赚啥钱,多少年没赚钱,四五年没赚钱了。

  当地的奶牛合作社站长告诉记者,饲料的情况,直接影响了奶蛋白含量。

  黑龙江浩源奶业合作社站长 关凤春

  记者:你们想收高指标的奶吗?

  关凤春:想,为啥不想收过指标奶。

  记者:收得上来吗?

  关凤春:收不上来,因为奶户这一块,牛本身出的奶就稀,就出那个奶,我们也想收高指标的奶。

  虽然卫生部的调查结果告诉我们,奶粉与婴幼儿早发育无关。但事件中出现的信任危机再次折射出国内乳制品行业的发展困境。原奶是乳制品行业的基础,它的质量高低可以说最终决定了我们所消费的乳制品品质。可从目前的状况看,饲养水平低、奶源质量差,却反而拖累了乳制品行业不得不降低品质标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常的现象?

  尽管卫生部的调查结果证明,奶粉与婴儿早发育无关,然而消费者所表现出的信任危机,让不少乳品专家看到了行业发展中存在的尴尬。长期以来,农户分散饲养,投入不足,导致国内奶源质量下滑,产品品质得不到保障。那么,目前奶牛饲养业处于什么状况?有哪些因素妨碍了牛奶品质提高呢?我们也到黑龙江的安达市进行了调查,一起来看看。

  记者:安达是黑龙江省的牛城,但是几天采访下来,我们见到的牛却没有想象中的多。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正是放牛吃草的时候,但是你看我身后的这边草场上却没有多少奶牛。

  黑龙江省安达市仙源乡友谊村奶农

  奶农:原先我们这村90%以上的人都养奶牛,各家养个二三十头都是很普通的,现在一般要养个十多头、二十头都是大户,一般家都在五六头。

  奶农告诉记者,因为玉米等饲料的成本不断上涨,养奶牛变成了赔钱的买卖,村里大部分男人都外出打工了,只剩下这些“娘子军”在勉强喂养着剩下的少量奶牛。所谓“牛城”的情况都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就更惨了,很多奶农都干脆处理掉了所有奶牛,集体外出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