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社会需遏制浪费型排放

2010-12-01 00:00 来源: 人民网
507 收藏到BLOG

  坎昆会议将承前启后

  300亿美元发达国家快速启动资金已基本落实到位

  记者:有人认为,坎昆会议上各国难以达成一个综合性的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将是一个“求小同存大异”的会议,您是否认同? 

  潘家华:我觉得这个表述太消极了,我们应该积极看待。

  大步迈不了,迈一小步也是进步,但是不可以后退,可以从“小同”开始,弥合“大异”。

  坎昆会议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哥本哈根协议》中所达成的共识在坎昆会议上将得到具体的落实。一些关键问题还不可能形成真正的突破,比如减排的目标。

  形成不了共识的情况下,在这个地方再进一步地弥合分歧,然后为明年在南非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打下基础。

  记者:坎昆会议在哪些方面有可能会取得一定的进展?  

  潘家华:一是在发达国家快速启动资金上,300亿美元现在已经基本落实到位了。不过发达国家在中间掺了一些水分,本来这300亿资金应该是额外的,但是现在发达国家将一些常规的对外援助ODA(政府开发援助)也包括在中间了。 

  第二,发达国家要求发展中国家自主的减排行动,也要接受国际磋商与分析。在这个问题上,发展中国家一开始是坚决反对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发展中国家也需要有翔实、科学的数据来做低碳发展的决策,这符合发展中国家自己的利益。在这个领域,我觉得在这次会议也会有突破。  

  此外,很有可能在减少毁林这个问题上有实质性的一些项目,主要是为热带雨林国家提供资金援助。

  关于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减排目标、谈判机制,估计也会有所涉及,但是不会有实质性的突破。

  我个人对坎昆会议的结果持审慎的乐观,不期望在坎昆会议能达成一个一揽子协议。

  中国人均排放仅为美国的1/4

  中国现在的排放不是发达国家那种奢侈浪费的排放

  记者: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近几年中国温室气体排放增长很快。

  潘家华:我认为,中国的人口是世界第一,现在经济增长速度很快,发展规模很大,我们正处于工业化、城市化的快速推进时期,在这个快速推进时期有大量碳的存量的积累,包括公路、铁路、房屋建筑等。 

  但是,中国的人均排放和美国相比,只有美国的1/4;和欧盟相比,只有欧盟的1/2。

  中国现在这种排放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种满足基本生存、基本需求的排放,而不是发达国家那样一种奢侈浪费的排放。 

  所以,这个问题我们要辩证地看、客观地看、比较地看、历史地看。

  记者:现在国际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从很多指标来衡量,中国已经不算是发展中国家了。因此,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中国也应该承担温室气体减排的义务。

  潘家华: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被发达国家”了。

  目前中国经济总量已经位居世界前列,城市化水平也从改革开放以前的不到18%,发展到现在的48%。而且中国一些城市的马路特别宽敞,高楼、玻璃幕墙建得特别光鲜。这就给人一种表象,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了。

  但是,出北京城区30公里,在六环以外,可能就看不到这样的光鲜了。到中国的农村、中国的西部欠发达地区看一看,外国人就可以理解,中国仍然还是发展中国家。

  中国正在向发达国家迈进,但是客观地讲,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还很大。

  中国温室气体排放地区差异较大

  如果不对奢侈、浪费型排放加以遏制,低碳社会就建立不起来

  记者:中国已经提出了到2020年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十二五”中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将成为约束性指标。在这个指标的分解落实方面,您有哪些建议?

  潘家华:中国经济发展的地域差别很大,浙江、广东、上海、江苏等地的人均GDP现在已经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了。

  与此同时,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地区差异也比较大。上海年人均排放9.7吨,现在欧盟的平均水平也就是十一二吨,法国只有5.7吨,瑞典只有6吨,上海人均水平已经超过法国、瑞典,和欧盟的平均水平差不多了。  

  但在中国很多农村地区,温室气体排放就很少了。农村人均电力消费只有城市的1/4,你让它去减,没有什么可减的。

  因此,在温室气体排放的指标分配上,应该针对不同地区的不同产业结构、不同发展水平来科学确定。

  对一些比较发达的地区,应该实行温室气体总量控制,而不应该只是强度控制。 

  另外,需要强调的是,我们要从消费领域入手,对于奢侈、浪费型的排放,要加以遏制。比如,在充分保障基本需求的前提下,大幅度提高阶梯电价中超过基本需求部分的价格。

  如果不对奢侈、浪费型的排放加以有效遏制的话,我们的低碳社会就建立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