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时:打破学历铁饭碗才能让中国大学恢复活力

2010-12-20 09:20 来源: 山东商报
804 收藏到BLOG

南科大教改实验班开考

  他,中国首位由国际猎头公司全球选聘的大学校长;

  他,被冠之为中国大学最牛的校长;

  他,又被称为中国高校教改的先行者;

  他,是南方科技大学的创校校长朱清时

  众人眼中的这位62岁老者,一身儒雅之风,与人握手不管老幼职位,必先微微颔首;据传其酒量极大,前日咨询会火爆开场,夜晚高兴之余与同事畅饮几杯,心微微然;心里最喜欢的,是如白纸般的孩子,用他的话说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悦乎。”

  昨天(12月19日),一袭青衣的朱清时,坐在了记者对面,畅谈南科大教改“突围回归”之路。

主题词:突围
 
“没有遇到绿灯红灯,全是黄灯”

  (走出这一步,一步行动胜过一打纲领。我们就找到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来先行先试)

  记者:“南科大在没有取得教育部招生资格审批情况下,开始自主招生,很多人都在关注你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

  朱清时:“最大的困难,就是今天走出的这一步,因为这个决定是很难的。如果12月18日那个咨询会冷清清,那就说明我们失败了。”

  记者:“12月18日的咨询会很火爆。”

  朱清时:“这么多人来,实际上是用行动投票支持南科大。很多家长不太在乎学位文凭谁发,在乎学生是否能成才,特别是在深圳这个地方,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这种民意对我们是极大的鼓舞。”

  记者:“之前听说您提了一个很有名的‘黄灯论’,也就是一路走来,没有碰到红灯、没有碰到绿灯,全都是黄灯,能解释一下吗?”

  朱清时:“我数次看深圳博物馆,深圳机场建了好多年,第一架飞机都要启航了才批准……改革开放经验告诉我们,你要改革的话就意味着你做的事儿就和别人不吻合,就要冲撞。在这种情况下,你要等上级批复,等于是要上级给你承担责任,承担不遵守旧有制度的责任,承担各地攀比的责任。我们只需要走出这一步,一步行动胜过一打纲领,我们就找到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来先行先试。”

将来还要自授博士硕士

  (现在,教育部授国家学位就像一个铁饭碗一样。我们这一步,就是要打碎铁饭碗。)

  记者:“下一步,我们还会等着教育部的批复吗?”

  朱清时:“教育部的批复我们很欢迎,在我们的体制之下,批复支持使我们会更加方便,但是我们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自授学位了。像一开始,教育部批准我们筹办时跟中科大联合招生,但是增加了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就是招的学生必须是中科大的学籍,这就相当于培训机构,没有意义。”

  记者:“现在相当于边干边等?”

  朱清时:“不,即使(教育部)批准了,我们自授学位还要走。为什么呢?批准的是本科招生权,不可能连博士点都给你,我们也没有时间一个个申请博士点。我们学校的定位是一流的研究性大学,我们要招一流的教授来,前提就是能招研究生,招博士生,要不然他们的研究工作就要中断。

  中国的高校这么多年冒不出尖来,就是因为新建高校在这期间招不来一流的人才,水平肯定高不了。而老的学校疾病很大,包袱很重,改革很困难,这也是中国高校搞不上去的重要原因。”

  记者:“这是高校改革的必由之路?”

  朱清时:“现在,教育部授学位就像一个铁饭碗一样,你只要考进大学就保证有文凭,你的前途就能保证了,于是各个学校都拼命去公关,争取授权,而不是拼命提高自己的水平,本末倒置了!要让中国的大学恢复活力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破铁饭碗,你的学位能不能得到社会认可,不是靠政府盖章保证,社会认可的学校就只有靠提高教育水平。我们这一步,就是打碎铁饭碗。”

主题词:回归
 
南科大内没有行政级别

  (南科大没有行政级别,也没有处长这样的岗位,各人按岗位拿薪酬。)

  记者:“南科大怎样去除行政级别的?”

  朱清时:“首先,内部来说就是把行政权力对学术的干扰降到最低,我们不设院、系。每所学校的院、系都是按照100年前学科发展来设立的。最近50年,自然学科的发展都是按照学科交叉发展的,按照100年前老的分配方法,就从资金上、文化上、人迹干系上阻碍交叉学科的发展。”

  记者:“咱们怎么做的?”

  朱清时:“学校一二年级的学生全部上一样的基础课,学校建几十个研究所或者是实验室,研究所实验室都代表着多个专业方向。这样的优点,是没有行政权力干预,困难的是这样的事儿还没有做过。”

  记者:“去行政化除了不设院系之外,还有什么措施?”

  朱清时:“我们不设行政级别,也没有处长这样的岗位,各人按岗位拿薪酬,然后岗位一变,他又按照新岗位来拿薪酬。这是一开始就明确的,当时考试时让行政人员答题,其中就有如何去行政化,意在打碎铁饭碗。”

从副部级的官员到庶民

  (少开很多会,可以集中精力发展学校。)

  记者:“您以前是什么行政级别?”

  朱清时:“我是老资格的副部级,从1998年就开始。那时,在中科大,每天都有一大堆文件让我签字,这是必须由我这个行政级别的人要签的,各种通知、开会、出差,以至于非典的时候我们突然觉得每天轻松很多。”

  记者:“现在社会面上对行政级别非常重视,这样没有级别之后,会不会比较受影响?”

  朱清时:“肯定会受影响,但我觉得没有行政服务后,可以少开很多会,可以集中精力发展学校。”

高校自主权,不是创新,是应有的传统

  (每年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这么多,就说明国家发的文凭已经失去含金量了,大学要靠竞争,就是我们的改革。)

  记者:“今年,南科大招50人,明年招150人,这两年至少有200个孩子,如果万一实验不成功,这200个孩子两年的时间能挽回吗?”

  朱清时:“无论怎么样,这两百个孩子都会成长得很好。不管出现什么样的问题,这些孩子受的教育一定会是最好的,现在在国外,在世界上有好些学校就是不发文凭的,没有学位的,就是培养学生的能力。只要我们的教学水平高,我们的教学得到了社会的认可,这个孩子们的一生都会受益的。”

  记者:“您也要亲自授课?”

  朱清时:“我要给学生讲创新能力的课。”

  记者:“以前,高校都享有自主权,目前南科大此举可以理解突围之后的回归吗?”

  朱清时:“我们说自主权是回归,因为这个不是我们创新的,就是大学的传统,只不过后来把这个权收上去了,我想不到一百年以后,就是三十年以后,中国的大学就会回归。现在中国的大学实际上不像真正的大学,没有活力,每年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这么多,就说明国家发的文凭就已经失去含金量了,大学要靠竞争,就是我们的改革。”

主题词:人·校
 
现在压力很大 睡不着觉

  (如果我周末有时间,我就会去走路,走一两个小时,然后在一家咖啡馆里面,要一大杯咖啡,坐在那儿看各种人。)

  记者:“现在您成了南科大的代名词,我看到一个安徽学生报考,他说就是冲着朱校长的名字来的,如果朱校长不在南科大,南科大现在自授学位不会来,您觉得这样你和南科大捆绑在一起,对南科大今后的发展有影响吗?”

  朱清时:“大学和其他机构不一样,大学是靠校长和教授,你要有校长和教授的影响力,才能招到好的老师和学生,我考大学的时候,就是因为中科大有华罗庚。实际上世界一流大学,要么是它的校长,要么是它的一些教授,极具影响力,因为学校是要有吸引力、影响力才能够办起来,因为学校不是政权机构,是靠声望是靠大家的魅力来的。”

  记者:“听说您前些日子,去过深圳市博物馆多次看深圳精神,现在压力很大吗?”

  朱清时:“压力很大,现在南科大是一张白纸,规章制度没有建立起来,办事机构也不完善,大家有热情但还没有完全磨合好,所以很多小事也都在操心。”

  记者:“睡眠不好?”

  朱清时:“我现在压力太大了,我每天非得吃安眠药才能睡觉,而且还不是一种安眠药。只有等到我心里面没有事儿了才能睡好。”

  记者:“什么时候没有事儿了?”

  朱清时:“等到南科大建好了。”

  记者:“那您压力大的时候怎么放松自己?”

  朱清时:“如果我周末有时间,我就会去走路,走一两个小时,然后在咖啡馆里面,要一大杯咖啡,坐在那儿看各种人,当我喝到灵感来了,就会写点东西。”

■ 相关链接
 
深圳拟为 南科大立法

  记者采访时获悉,目前深圳市委、市政府拟运用特区立法权,制定《南方科技大学管理规定》,明确界定政府、学校、学生、行政和学术的权界,作为学校依法治校的法律保障,学校也可建立现代大学管理制度。目前,南方科大形成的思路是将建立理事会作为学校的外部治理机构,由政府代表、人大代表、社会人士、学校领导、教授代表、学生代表等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