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儿童血铅事件追踪:环保局引进涉污项目

2011-1-08 09:03 来源: 京华时报
1155 收藏到BLOG

1月7日,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一名血铅中毒住院儿童在输液。

  怀宁血铅事件追踪

  新年伊始,安徽省怀宁县曝出“血铅超标事件”:该县高河镇新山社区部分儿童被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检测出血铅超标,其中24名儿童住院治疗。怀宁县委县政府6日通报称,初步判断此事件系由新山社区附近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超时违规试生产”造成。同日,安徽省疾控中心公告称:23名住院儿童采血检测后血铅指标“均在正常范围之内”。如此短时间内,两家权威机构的检测结果为何会有天壤之别?一家未通过环保验收的电池生产企业为何能长期“试生产”?

  >>事件

  两检测结果迥异

  据怀宁县委县政府6日通报,去年12月24日,怀宁县高河镇新山社区3名儿童在安徽省立儿童医院被检出血铅超标。之后,怀宁县先后组织博瑞电源有限公司附近206名儿童赴省立儿童医院进行血铅检测,截至1月5日,有28名儿童血铅水平超过250微克每升,属中度铅中毒,其中24名从今年年初开始陆续住进省立儿童医院观察治疗。

  6日上午,安徽省卫生厅网站出现一则公告。公告说,自2010年12月28日以来,怀宁县高河镇200余名儿童陆续来到安徽省立儿童医院,要求进行血铅检测。经省立儿童医院采集末梢血初筛,发现有23名儿童血铅超标。1月5日,经安徽省疾控中心采集静脉血检测,该23名儿童血铅指标均在正常范围之内。

  两家权威机构的检测结果大相径庭,当事家长、医学专家都很意外。患儿家长黄大寨、江风等6日晚接受采访时表示,5日确实有医生来给小孩抽过血,“但是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检测结果,只是下午医院召集我们家长开了个会,通报了一下情况。我们正在商议,可能会到外地去再作检查。”

  一名儿科专家表示,“在日常普查和门诊接诊中,即使是很健康的人,其血铅水平处于50微克每升以下的都非常少,大部分处于60、70左右的水平。”而在安徽省疾控中心检测结果汇报单上,23名检测儿童中,血铅含量小于50微克每升的儿童居然有21名。

  卫生厅要求重测

  安徽省立儿童医院血铅超标儿童救治专家组的专家们认为,由于抽血、化验的方法不同,对患儿的检测时间也有前后数天差距,两次检测结果存在差异,是有可能的。组长华山表示,通过脱离铅环境,配合药物治疗和饮食干预,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实现血铅含量迅速降低。

  对于两家医疗机构的不同检测结果,到底该相信谁?安徽省卫生厅有关人士表示,两家机构都具有检测资质,两家机构使用的是两种不同的检测方法,都是国家卫生部门认可的。“目前,省卫生厅已经要求两家单位用各自的检测方法和检测仪器再次检测,如果确认没有问题,那么将考虑找第三方检测机构来验证。”

  >>调查

  环保局参与引进项目

  6日上午,怀宁县委县政府通报称,初步认定与新山社区仅隔一条马路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未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超时违规试生产,是此次事件的主要原因。

  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亮承认,2008年建成的铅酸蓄电池极板项目确实未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怀宁县环保局副局长吴延圣说,500米卫生防护距离不够是该项目至今未通过环保竣工验收的核心问题。

  怀宁县环保局提供的材料写明,早在2008年12月,该局就批准了该项目“试生产”。其间,当地环保部门多次对其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责令其停产整顿。2010年9月,省、市、县环保部门在涉铅企业专项检查时出具“罚单”;11月,安徽省环保厅领导要求,要么将当地居民区迁走,要么企业停产或搬迁,博瑞才正式进入“停产整顿”状态。即使这样,在去年12月底血铅事件前后,该公司还被群众举报擅自生产,最后被强制断电。

  为何上级环保部门三番五次“禁令”难以生效?在怀宁县环保局网站上,有一则博瑞公司在2007年开具给环保局的“证明”,证实县环保局参与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二期极板生产线建设项目的招商引资。对此,刚来怀宁县环保局不久的吴延圣表示对此不知情。

  先建工厂后建居民区

  地方政府初步认定博瑞是此次事件“元凶”,从浙江被“招”来的黄亮感觉有些“冤枉”。“企业离居民区距离太近并不是我们造成的。当初我们来的时候马路对面还是一片荒地,我们已经开工生产了,对面才盖了房子住了人。”

  怀宁县环保局提供的情况介绍显示,博瑞电源有限公司一期蓄电池项目是2006年10月开工建设。2007年环保局现场踏勘时,“项目所在地500米范围内无任何居民点”。同时,根据2003年的城市规划,该项目区周围也“非居住用地”。但此后新山村三个村民组的农民拆迁安置小区开始建设,“县环保局对此规划变更不知情。到该项目经县环保局批准投入试生产后,拆迁安置小区开始陆续有居民迁居”。

  怀宁县副县长曹紫权证实,工业区厂房建设是在2006年10月,但当时没明确用途性质。而与社区立项并签订建房协议是在2006年12月,开工建设是在2007年上半年,2008年居民搬入。

  对于为何将居民社区建到工业区尤其是电源厂附近,曹紫权解释说,是因为拆迁安置群众希望靠近厂区,可以通过店铺增加收入。而新山社区居民却普遍反映,当初并不知道对面是电源厂,“如果知道肯定不愿意住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