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危机应对“缓慢乏力”

2011-4-06 09:27 来源: 广州日报
669 收藏到BLOG
  2日,日本官员证实,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的含高浓度“辐水”渗出反应堆,直接流入太平洋;4日,东京电力开始“首次主动”把福岛厂区内1.15万吨含低浓度“辐水”排入大海,为储存高辐射性污水腾空间。

  从此前核辐射云“漂洋过海”到达美国、欧洲与中韩等广泛区域,到如今“辐水”开始“钻地入海”,显示了核危机事故日趋恶化事态,更显示了日本应对核危机的“缓慢乏力”。

  “缓慢乏力”的表现之一,是日本一直在“被动”地处理核危机,缺乏核危机掌控与预判能力。就目前态势来看,我们尚可相信,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海洋、渔业乃至生态“短期内”不会受日本排放“辐水”的显著影响。而让外界感到疑惑的是,面对“辐水”大量外泄的局面,此前东京电力难道就没有应对预案或预判?为何总是处于类似“迫不得已”的糟糕状态?接下来的疑问是:储备的高浓度“辐水”又该如何处理,是否最后也会“被迫”入海?

  其二,东京电力这家“专业”公司一直显得“不够专业”。联系到此前东京电力的种种表现――信息发布频频“摆乌龙”、未及时派专业队伍处理机组停电、冷却系统故障、最初未及时接受外界援助、核危机处理“走一步看一步”――来看,东京电力在核危机的处理上,显然“过低”地估计了灾难影响的同时,“自负”地高估或“隐瞒”了自己的危机应对能力,甚至采取的措施都是“心存侥幸”――显然,其目的是为了保住核电站本身、企图减少经济损失,最终将危机推向不可收拾的深渊。

  其三,是政府与企业在应对重大危机的协调上“捉襟见肘”。日本政府与东京电力在信息披露上的矛盾、人员调遣上的分歧、危机防控上的合作等方面,都显示了两者的被动态度,甚至是人为导致了效率低下。如此左右为难的困境背后,凸显了日本“财团-官僚-政客”财阀体制的顽疾:利益共同体必然产生“官官相护”,也必然会产生有意忽略“以民为本”的危机处理意识、措施与行动。核危机的持续,考验的绝对不只是日本执政党,更考验的是财阀政治的影响力。

  随着近期有关核问题的讯息与决策,日本政府一再出尔反尔,如今其表态已难以取信于人。尽管日本近日一再辩称核辐射对民众、对他国“影响不大”,但核危机的持续蔓延对日本的打击显而易见:农产品频频检测出核污染,海水污染影响海洋生态,民众健康备受考验,国际社会质疑不断……目前,许多人对日本政府能否全面承担自己的责任、带领民众消除灾难持怀疑态度。不可否认的是,这次核危机已经在“全方位”地侵蚀着日本的国家形象。

  至于如何消除国际社会对日本的“不良印象”,关键取决于日本能否短期内“化解或明朗”核危机的有效处理。面对外界的高度关切,日本政府不能再任由体制积弊阻碍其判断力、行动效率等,而应果断采取包括介入东京电力内部运作、及时全面通报真实信息、接纳国际援助等措施,尽快找到核危机的防控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