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严打地沟油流向餐桌 北京警方称未流入京城

2011-9-14 08:05 来源: 新京报
642 收藏到BLOG

  被查获存在非法使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的济南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的车间(7月4日摄)。近日,公安部指挥浙江、山东、河南公安机关破获一团伙生产销售食用地沟油案件,一条集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零售等六大环节的地沟油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新华社发

山东格林公司车间污浊不堪,执法人员查获大量地沟油。

浙江宁海县一处初炼地沟油的作坊



  全国严打地沟油流向餐桌 

  公安部侦破特大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地沟油流向餐桌首次被查实 

  本报记者随公安部探访“地沟油第一案”现场;北京警方称未流入京城.

  综合新华社电 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公安部近日会同有关部门联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在全国部署开展严厉打击“地沟油”违法犯罪专项行动。

  会议要求鼓励社会监督举报,坚决取缔非法窝点,追根溯源查清犯罪链条,彻底摧毁“地沟油”生产销售网络,依法从重从快惩处违法犯罪分子,严格落实食用油生产经营各环节的监管执法责任和措施,进一步加强对餐饮服务单位、粮油批发市场以及食用油、食品和其他相关企业的监督检查,强化现场检查、检验检测,及时发现、查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

  会议同时提出,在33个大、中城市开展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实现餐厨废弃物资源化综合利用。

  此前,公安部统一指挥浙江、山东、河南等地公安机关首次全环节破获了一起特大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的系列案件,摧毁了涉及14个省的“地沟油”犯罪网络,捣毁生产销售“黑工厂”“黑窝点”6个,抓获柳立国、袁一等3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这是公安机关首次全环节破获以地沟油为原料制售食用油的重大案件。

  【提醒】

  如何识别地沟油?

  浙江省宁海县公安局民警冯伟峰称,跟地沟油接触数月后发现,格林公司生产的地沟油已很难用肉眼简单辨别与正规食用油的差别。他总结出的三条经验可帮助消费者辨别地沟油和正规食用油:

  一询价。价廉未必物美。为和正规油竞争,地沟油售价一般较低,消费者在市场上遇到价格比正常油价明显低的油,一定要谨慎购买。

  二降温。由于泔水中有大量动物油,地沟油中也就含有动物油,动物油易固化结晶,经测试,格林公司用地沟油制成的食用油低于17度就会固化结晶。

  三闻尝。用地沟油生产的食用油常会有辛辣味。

  ■ 案情

  “高新企业”产销万吨“地沟油”

  济南一公司以生产生物柴油为名,从浙江等地收购“地沟油”,加工销往粮油市场

  “民警撬开桶盖,已高度发酵的初炼地沟油喷涌而出,溅得人满头满脸,伸手一摸,一个卫生巾喷了出来。”8月24日,浙江宁海县公安局长林东说,这是他所知最肮脏的油。

  两年不到的时间里,一个打着高新技术幌子的公司―――山东济南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格林),已将上万吨地沟油简单处理后卖向粮油市场。林东说,“地沟油重新包装成品牌油后出售,无论是色泽还是味道,消费者无法辨别。”

  这是公安机关首次全环节破获以地沟油为原料制售食用油的重大案件。由此,“地沟油”流向餐桌的传闻得到证实。此案涉及浙江、山东、河南等多省份。近日记者随公安部探访了“第一案”现场。

  产业链一:淘挖初炼

  偏僻树林大缸熬制泔水

  地点:浙江省宁海县

  8月24日,宁海县桃源街道一片偏僻的小树林边,一口直径约一米的大缸盛满泔水,泔水缸内不住冒起气泡,臭味刺鼻。

  在泔水缸旁地里种菜的姚姓村民说,盛满泔水的大缸在此已有半年多,有一对夫妇在此炼泔水,只傍晚或凌晨来,把熬出来的油撇出来倒进铁皮桶,熬剩下的泔水就倒进大缸,熬泔水的“味熏得人喘不上来气”。

  “3月,我们在‘大走访’中听说有这么个地方,群众举报说是炼地沟油。”最先发现该炼制点的浙江宁海县公安局民警冯伟峰说,他在此蹲守两天,未果,之后又通过走访,熬制泔水的安徽宿州籍务工者峁玉华夫妇浮出水面。

  而据峁氏夫妇称,他们长期从饭店附近的阴沟淘挖泔水,几乎没什么成本,收集到泔水后架火熬制泔水油,之后以3000元/吨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叫黄长水的人。

  产业链二:倒卖

  有人高价收购“地沟油”

  地点:浙江宁海、山东

  47岁的黄长水也是安徽人,已于3月底被浙江警方控制。

  8月24日,宁海县看守所,黄长水说,他三四年前开始专收地沟油,像峁玉华夫妇这样的泔水淘挖者,是他的“下家”,黄转手将收到的初炼地沟油卖给当地化工厂后,稳赚250元/吨左右的差价。

  去年,一个叫李树军的山东人找到他,说要购买他的油运到山东炼生物柴油。在宁海当地,化工厂收购地沟油的市价不足5000元/吨,李树军出的价却高达5600元/吨。

  从去年下半年始,黄长水卖给李树军两车油,每车30余吨。

  用地沟油制生物柴油变废为宝,听起来是件好事。但黄长水提起的一个细节让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丁仕辉和办案民警顿生疑窦。“黄长水说来找他买油的李树军曾测过酸价(脂肪中游离脂肪酸含量)。”而据一些业内人士透露,只有拿地沟油做食用油时,才需测酸价。

  考虑到李树军的出价高,凭直觉判断,不会是做生物柴油那么简单。丁仕辉说,4月初,浙江警方开始沿着黄长水供述的两个流向地江苏东海和山东平阴追查流向。

  江苏东海的追查因无法证实收购者实际用途而放弃,4月,浙江警方动身前往山东,根据对地沟油收购者李树军的侦查,在平阴县玫瑰镇刁山坡村找到了黄长水供述的另一个收购点:济南格林。

  工商登记,这是家年生产生物柴油4万吨的高新绿色企业。

  民警有些傻眼,“以前我们多次追查过地沟油,但最后总是不能证实地沟油做成了食用油。”

  产业链三:收购深加工

  “高新企业”专炼地沟油

  地点:山东平阴

  但是,济南格林让人觉得疑点重重。4月,专案组对拍摄回的资料研究发现,格林公司戒备森严,满院墙都是铁丝网、监控探头,房顶还有探照灯,异于普通企业,其员工对所生产物品讳莫如深。

  此后,警方发现,该公司进出货时间基本固定在凌晨四五点,送初炼地沟油的多为浙江、四川、贵州、江苏等地牌照车辆,该厂往外运货的是一辆牌照为鲁A81236的大型油罐车,载重30余吨,而且还有轿车悄悄“护送”该油罐车。

  6月的一天上午,警方驾车跟踪油罐车时,途中,一银灰色车辆突然超车,然后猛打方向盘撞向警方车辆。“我们跟踪油罐车,银灰车又跟踪了我们,这是反跟踪。”浙江宁海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教导员洪聚峰称,他也猛向右打方向盘,避过撞车,“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撞上我的车,撞车就得报警,报警就会暴露身份,那样,几个月的辛苦就白费。”

  一个企业如正常运营,何以使上反跟踪手段?

  之后,有民警查到,有人在网上兜售食用油,其所留的手机号跟济南格林往来密切。调查发现,与济南格林发生财务往来的企业大多是粮油企业,有一家粮油企业在20天内往该公司汇入360万元,另有一家企业40天内汇款356万元。

  4月至7月,警方又发现济南格林常有大量“白土”运入。而所谓“白土”,是食用油加工过程用于吸附异味的必用原料。此外,厂区上空没有生物柴油厂的油味,而是一种奇特的香味。

  综合种种迹象,警方确定济南格林有产销地沟油嫌疑。

  经过三个多月侦查,警方摸清济南格林是一家族式企业,总负责人柳立国。

  7月4日,在公安部统一协调下,浙江联合山东警方对格林公司围捕。

  7月5日,济南格林9名犯罪嫌疑人被带回浙江,格林公司已生产出的972吨地沟油被查封。

  在查封格林公司时,警方发现该公司生产生物柴油的设备根本未启用过,“生产生物柴油进行的多是化学反应,但格林公司只是运用简单的物理反应将地沟油过滤。”

  产业链四:批发零售

  粮油商行分包装地沟油

  地点:郑州

  柳立国供称,格林公司以每吨5600元左右的价格收购初炼地沟油,然后以8300元/吨左右的价格,卖给河南两家做饲料的企业。

  但浙江警方前往河南郑州,发现销售柳立国所产地沟油的商户是宏大粮油商行,负责人叫袁一。警方现场查获散装假冒调和油、大豆油等107箱,罐装地沟油30余吨。

  令人心惊的是,民警发现袁一的库房正在进行某知名品牌食用油的灌装。

  袁一称,半年多来,她共从柳立国处买过5次地沟油,每次30余吨,“这些油重新包装后,都卖给了郊区县的粮油店,然后再由小餐馆、炸油条等摊贩买走,最终肯定是人吃。”

  袁一称,销售柳立国的油,她每吨能赚约200元,因为销售柳立国的油,她获利四五万元。

  调查发现,宏大粮油商行并不是济南格林的唯一下线。

  宁海县警方昨日透露,警方有证据表明,济南格林生产的地沟油不但流入了河南、山东、河北等地的粮油批发市场,还发现有制药企业在使用该公司生产的地沟油做药物培养基,另有部分非食用油企业已注册食用油品牌,用济南格林的地沟油进行勾兑生产食用油。

  浙江警方表示,下一步主要对济南格林地沟油其他销售下线进行追查。

  ■ 疑问

  1 此案地沟油有没有进京?

  昨日,针对该起地沟油大案,北京警方有关人士表示,“目前还没有流向北京市场的消息。”警方针对类似的案件,广泛收集群众信息线索,进行严查严打。

  北京警方还表示将联合相关部门严查“地沟油”等涉及食品、药品,防其流向百姓餐桌,强化“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

  今年7月15日,北京警方就宣布成立了食品药品案件侦查支队,该支队还负责开展北京市跨区域食品药品犯罪案件侦办和专项打击行动;对发现掌握的重大食品药品犯罪案件线索开展侦办工作。

  北京警方表示,将坚持民意主导警务,根据群众反映突出、普遍关注的问题,整合各警种工作资源打击“四黑、四害”,让群众吃得放心、用得安心。

  2 地方部门监管是否不力?

  8月24日,在宁海县看守所,犯罪嫌疑人柳立国称,他以地沟油冒充食用油的生产过程中,截至事发前,虽经营范围跟营业执照上规定的压根就是两码事,却并无相关部门发现他的秘密。销售者袁一称,她在郑州市场经营粮油生意两三年,也从未见相关部门上门抽检。

  山东平阴工商分局称,由于犯罪嫌疑人是跨省购销,给工商部门的监管带来难度,很难发现格林公司在超范围经营。山东省济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平阴分局介绍,因格林公司所涉及产品不在其职责检验范围之内。

  对此,浙江、山东两地公安部门均表示,除了相关部门的监管工作确实存在漏洞外,还因为制售地沟油相对隐秘,“这其实是一个小线索挖出来的大案子,相关部门只有一挖到底,才能查明犯罪分子的犯罪事实。”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伟标称。

  3 地沟油是否有检测标准?

  宁海县公安局此前曾找当地相关部门检测格林公司生产的地沟油,以目前食用油检测的色度、含水量、酸价指数等常用指标,格林公司的地沟油均合格。后来将样品送到北京市食品安全监控中心,才测出多种有毒有害物质,其中有相当部分具有高致癌性。

  “检测酸碱度,有PH试纸,但检测地沟油有害成分却难上加难。”8月24日,浙江省宁海县公安局局长林东称,地沟油一案令他最头疼的是,我国对究竟什么样的油才算是地沟油、地沟油危害检测等标准几乎空白。

  林东称,无法查明地沟油危害,便无法对犯罪嫌疑人定罪,“要是有个地沟油的统一检测标准,这案子兴许早就侦破了。”

  新京报社论:地沟油产业链并非不可斩断

  公安机关此次破获“地沟油”大案,说明跨省食品监管体制漏洞并非不可以克服。突破食品监管的地域限制,显然需要多个执法、职能部门的密切协作。

  7月中旬,在公安部部署指挥下,浙江、山东、河南等地公安机关抓获制售地沟油主要犯罪嫌疑人32人,现场查获用地沟油炼制的食用油成品百余吨。侦查表明,目前一些地方已经形成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销售等6大环节于一体的地沟油生产销售“产业链”。

  用“史无前例”来形容这场打击地沟油的侦破行动,似乎并不夸张,这不仅在于查获的地沟油量之大、抓捕犯罪嫌疑人之多,还在于这是全国公安机关首次全环节侦破非法收购地沟油炼制食用油,并由此证实了“地沟油流向餐桌”的传闻。

  这些制售“地沟油”的涉案人员跨省作案、反警方侦查,也表明现在“地沟油”的“产业化”何其猖獗。在公安机关破获全国“地沟油”大案之时,我们更应该反思,为什么“地沟油”从饭店厨房到重返餐桌的整个过程出现了监管空白?从前段时间新华社暗访京津冀“地沟油”产业链,到此次破获浙鲁豫“地沟油”大案,跨区域食品监管协调的漏洞,难道是“地沟油产业”“做大、做强”的行业规律?

  公安机关此次破获“地沟油”大案,说明跨省食品监管体制漏洞并非不可以克服。此次,正是因为公安机关具有全国办案的能力,所以,能够打破地域局限,将一条线索一追到底。而此前,查处“地沟油”多是卫生等部门的事情。突破食品监管的地域限制,显然需要多个执法、职能部门的密切协作。

  另外,除了破获食品安全大案、要案之外,还要完善行业的日常监管问题。在这个案件中,当地有关部门对格林公司以及粮油销售商,多一些盘查,或许就会发现其中的疑点,甚至破案,遗憾的是有关监管部门没有做。而解决这个问题或许不妨向一些国家学习,让“地沟油”从厨房流出后就开始全程备案,让流向清晰可查。

  再次,根治“地沟油”还要加大对制造和销售环节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如果明知是地沟油还继续销售,就涉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非法经营罪等多种罪名,必须依法追究;具体到个案而言,在抓获了制假者之后,还要彻查“地沟油”的销售商,让售假者也都归案。

  公安机关仅从格林公司现场就查获散装假冒调和油、大豆油等107箱,罐装地沟油30余吨,由此可知,格林公司长久以来生产出的地沟油量会有多大!这就意味着,格林公司的下游销售环节可能非常庞大,被挖出来的只是冰山之一角。报道显示,和该公司发生财务往来的,大多是粮油企业。这些企业是否销售过地沟油?应该继续顺藤摸瓜,展开后续调查,并向公众及时公布信息。

  希望公安机关在查获制假窝点后,一鼓作气,将所有的制假者和售假者抓获,清缴所有的非法炼制的地沟油,并会同检察机关查清有关监管环节的漏洞与问题,追究执法人员的失职、渎职。更希望,借此建立行业标准,进行产业引导,善用市场的力量,让“地沟油”流向生物能源等真正需要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