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牧业马鞍山牧场被曝随意倾倒牛粪污染环境

2011-11-23 16:2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1041 收藏到BLOG
  大多数消费者熟悉蒙牛、牛根生,但可能不知道中国现代牧业控股有限公司(01117,HK;以下简称现代牧业)。这家国内最大的乳牛畜牧公司和最大的原料奶生产商,其原料奶的90%以上提供给蒙牛。

  现代牧业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股东及高管中有蒙牛的前高管,牛根生也和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经营中,该公司以复制的模式快速扩张,由2009/2010年度11个牧场、7.2万头乳牛的规模,扩大到2010/2011年度的17个牧场、11万头乳牛,营收在2010/2011年度达11.134亿元,同比增88%,净利润增100%。

  值得注意的是,与现代牧业“光鲜”的快速扩张相伴随的,是其难堪的一面。《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分赴安徽、四川等地调查发现,其部分牧场的污染情况已让周边村民苦不堪言。

  安徽马鞍山牧场

  苍蝇满天飞,空气中迷漫着牛粪熏人的臭味。这不是垃圾处理厂,而是安徽马鞍山现代牧场附近村民的生活环境,村民称之为“害人的牧场”。

  据记者了解,从2006年5月起,当地村民曾多次到相关部门上访,但时至今日,现代牧业的污染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卫生村变成“苍蝇村”

  10月下旬,当记者走到离牧场约1000米的地方时,就闻到了牛粪的臭味。“这都是牧场的臭味,这个季节还好,如果夏天来,会让你无法呼吸。”同行的司机周师傅说。

  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一个东面靠山的八字形山谷,南面、北面村庄散落着约几百户农家,西面豁口5公里外是马鞍山市博望新区丹阳镇镇中心,山谷里正是现代牧业马鞍山牧场。

  “到夏天的时候最臭,家里的门窗都不敢开,家里的天花板和桌子上都是苍蝇。”村民柯师傅说道。另一村民抱怨称,自从现代牧场来了,我们的生活也被毁了。“家里的苍蝇多得可以用手抓。”邻居杨大爷告诉记者,“我女儿女婿在上海生活,因为牧场的牛粪味,每次回来都不愿意在家里多呆。”

  当地丹东村下兴组组长杨大宝也表示,“原来我们丹东村是安徽省卫生村,山清水秀,空气非常好,经常有外村的村民搬过来居住。但从2005年现代牧业来了后,留下来的都是老人或者没条件搬迁的村民。”据其介绍,原因正是现代牧业随意倾倒的牛粪填满了村里的池塘。

  “以前我们都在池塘洗菜、洗衣服,现在都看不到水了,全是牛粪,”杨大宝说,“现在村民吃水都有困难,地下井里的水打上来都有一些淡淡的牛粪味,没有办法喝,村民得到别的地方运水回来。”

  采访中,一辆满载着牛粪的车子从路边快速驶过。当记者准备追随其后,发现牛粪被倾倒在农田里,顿时一股酸臭味袭来。

  现代牧场早有污染“前科”

  “其实关于马鞍山现代牧场污染的问题,2007年就曾多次被媒体报道了。”马鞍山环保局宣教中心主任韩宁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2007年马鞍山现代牧业将牛粪倾倒到毗邻的南京市江宁区横溪镇的一些村庄,造成苍蝇满村飞,池塘水发臭,种植的西瓜没人要。南京市江宁区环保局监察大队曾对倾倒牛粪的货车司机处以罚款,并为此派人到现代牧业交涉,情况得以扭转。

  《马鞍山年鉴》信息显示,2006年7月1日夜天降暴雨,现代牧业粪尿暴池,造成邻近乡镇2个自来水厂因水源污染停止供水,被污染当日取水口的水质为劣五类。根据安徽地方媒体的报道,暴雨导致牧场10吨牛粪流入每天为1万多人口供水近千吨的丹阳新河,当地政府花费5天时间新铺设3公里供水管道。在政府出面协商的情况下,现代牧业对该河流域的两家养殖户共计赔偿约66万元,另外支付铺设供水管道的费用32万元。

  “污染丹阳新河事件,是牧场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事故。”马鞍山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夏晓云对记者说。

  “牧场建立之初有考虑过选址的问题吗?”面对提问,韩宁会说:“这个项目是省里面招商引资来的,至于选址问题,我不是很清楚。”

  记者就此向现代牧业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