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量瓶颈:“迷失”的核心技术

2011-8-31 08:13 来源: 科学时报
591 收藏到BLOG

  科技产品质量无法保障,根源还在于没有完全掌握产品及产业链的关键技术。无论处于产业链的高端还是低端,科技产品质量现状令人担忧,没有吃透核心技术是症结所在。

  而不掌握核心技术,独立自主就是镜花水月。

  对于由来已久的产品质量问题,我国似已形成固有的认知传统,即国外产品的质量必然好于国产产品。在科技产品领域,这种“不自信”的情况更为严重。

  如发动机、处理器、集成线路等重大科技产品,理论及设计已达到一定水平,但在材料、工艺、生产、检测、管理等环节并不完善,导致最终产品一致性差、返修率较高,质量无法保证。

  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国内对于核心技术的认识还很模糊,往往是企业认定自己掌握了某项核心技术,但在其他同行、专家看来并非如此。关于核心技术的质量控制、检验等,问题更为严峻。高端仪器设备需要进口,基础数据缺乏长期测试,标准滞后等因素成为科技产品质量提升的瓶颈。

  有专家说,在应用集成技术方面,航空、高铁算是比较成功的,但具体到核心器件、材料等方面,是否真的掌握了核心技术令人质疑。

大飞机“引发”的技术瓶颈

  今年,作为我国自主设计的第二款大型客机C919已进入设计关键阶段。目前我国已选定C919客机的主动力装置,并正在考虑备用发动机的方案。

  发动机技术一直是我国的薄弱技术。

  国外企业一方面对C919客机可能挤占未来国际航空市场表示担忧,另一方面则对中国在发动机上的研制能力持悲观态度。据悉,俄罗斯发动机制造企业正在与中方企业接触,欲合作研发C919的备用发动机。俄方认为中国虽然在自行研制类似装置,但进展如何仍是未知数。

  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是C919的设计原则之一,然而在发动机等核心部件的研制上我国依然要长期受制于人。

  北京大学教授路风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C919是我国自主创新的代表,虽然机体30%产自国内,70%从国外招标,但整机设计是中国的。美国波音、欧洲空客也有国外招标的部分。”

  路风承认我国大飞机在设计及制造方面与国外存在很大差距,除了设计理念,中国在技术经验积累方面也无法一蹴而就。“C919目前还处于设计阶段,不能拿来和成熟机型相比。”他强调。

  我国集成电路装备及零部件国产化水平不高,导致国内芯片生产商多年来都采用进口装备。而用于提升集成电路装备水平的高端激光装备仍依赖进口。

  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无论在高端科技领域,还是在民用科技方面,我国与国外的差距同样巨大。价廉、质低的产品充斥国内外市场,一些产业的技术瓶颈并未获得真正突破。

  长期关注科技产品质量问题的中科院电子学所研究员郭开周认为,近年来我国科技确有重大的进步,但是同时还存在不少瓶颈问题。

  “发动机也好,处理器也好,我们的理论和设计水平也不算低,问题是为什么实际产品做不好?”郭开周说。

核心技术之困

  郭开周对国产科技产品质量总体持保留态度。他曾负责完成多项实用课题任务,其中有行波管。行波管有卫星通信心脏的美誉,至今仍在雷达、通信、电子对抗等系统中发挥重要作用。

  与行波管打交道40多年,长期从事相关产品的设计与研制,让郭开周养成从实际出发审视各种理论的习惯。

  “核心技术这个词都说老了,核心技术到底在哪儿?许多核心技术国内并没有掌握。”郭开周告诉《科学时报》记者。

  针对核心技术,国内部分专家对此或者语焉不详,或者避而不谈,再或者避重就轻。

  西北工业大学副教授苏力宏认为,无论是微处理器、电子器件,还是手机、液晶电视甚至飞机和高铁,一些关键材料制备技术并没有达到国产化,我国掌握得更多的是集成和加工组装技术。

  “不能说我国没有相关技术,而是没有完整掌握产业链的所有技术环节。只要一个环节没有掌握,就不能说掌握了这个科技产品的核心技术链条。”苏力宏向《科学时报》记者解释。

  郭开周认为,核心技术应该包括设计技术、生产和检验、工艺流程、关键环节的检测等内容,建立实时质量控制的技术平台是其重要内容。也就是说,掌握了核心技术就意味着能够形成稳定、优质、环保的产品。

  “解决不了质量问题,就是空谈核心技术。”郭开周强调。

  苏力宏说:“百分之多少的国产化率的提法不科学,应当废弃这一概念,即使产品达到90%的国产化率,往往是剩下10%的技术产品需要进口,其价值和利润却占整个产业链的50%以上。”

建立完整的技术平台

  我国在大飞机研发方面有过惨痛的历史教训。路风在其撰写的《中国大型飞机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中总结我国航空工业的历史教训,其中重要一条是“运10下马丢掉的不是一个产品,而是技术能力赖以发展的开发平台”。

  作为我国第一代大型客机,运10研发的起起伏伏,到最后样机被作为废料处理,让国人扼腕不已。最令人惋惜的是,这只“夭折的中国羽翼”同时摧毁了中国大飞机研发的整个技术平台。

  郭开周认为,建立基于质量控制的技术平台,对工艺流程的每一步进行检验,是解决产品成品率低和一致性差的有效手段。

  产品标准的制定需要结合实践工作和大量数据的积累,国家对于技术标准和其数据库的建立缺乏持续支撑,导致检测与分析标准所依赖的数据库落后。这在高端分析仪器领域表现尤为突出。

  “用国产分析仪器测试纳米粉体材料,得到的数据根本分辨不出与其他微米材料的差别,就是因为国产仪器根本没有相应的基础数据作为比对依据。”苏力宏表示,对标准数据库的建设完善须给予更多耐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重大科技产品投资上,目前国内一些证券、投资公司及上市企业表现日渐成熟,它们更加注重技术专家的意见,关注未来发展方向和风险,同时也意识到建立完整的高技术产品开发平台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