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企业成"好典型" 施秉县重大矽肺病事故追踪

2010-6-29 09:09 来源: 新华网
927 收藏到BLOG

  贵州省施秉县恒盛有限公司195名工人不久前被确诊为矽肺病,这一数字创下了企业一次性检出矽肺病人数全省之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家高污染企业竟是当地“学习和实践科学发展观”的典型。

  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为何出现如此重大的职业危害事故?当地政府、安监等部门为何容忍这样的企业“带病”运行十年之久?记者就此问题进行了追踪。

  高污染企业竟成“学习和实践科学发展观”典型

  施秉县是贵州省黔东南州一个旅游业比较发达的县,舞阳河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所勘定的9个景区当中,在施秉县境内就有上舞阳、下舞阳等5处。然而,这个县的工业企业相对较少。

  据了解,恒盛公司始建于1999年,是当地政府通过隆重的招商仪式从湖南省请来的企业。公司最初成立时只有两台冶炼炉,在当地党委、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全方位扶持下,到2004年,冶炼炉已达34台,年设计生产能力达12万吨。

  公司有关负责人说,恒盛公司是以生产工业硅为主的民营企业,公司这一生产规模在亚洲单个生产企业中产能最大,公司的理想是把施秉建成“亚洲硅城”。

  据了解,1999年至2004年,恒盛公司就为当地实现利税1.4亿多元。近年来,这家公司每年给当地政府缴纳税收三四千万元不等,因此,恒盛公司不仅多年被贵州省授予“先进企业”称号,还被省国税局、省工商局评为“诚信纳税企业”“重合同守信用单位”等。去年10月,在施秉县“学习和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中,这个企业还成了当地“学习和实践科学发展观”的好典型。

  然而记者采访发现,这个在当地政府眼里“学习和实践科学发展观”的好典型,实际是个不仅以牺牲职工生命健康,也以牺牲当地资源、环境为代价畸形发展的高耗能、高污染企业,企业每生产一吨工业硅,平均耗电1.3万度,电费成本占公司生产成本的比重通常都在50%以上。

  不仅能耗高,污染严重也是贵州恒盛公司一大特色。来自贵州余庆县的工人何国爱说,公司只要正常生产,厂区里就是灰尘弥漫,冶炼炉台上的积灰,“一星期就能没翻脚背”。

  与公司仅一墙之隔的施秉县南门村小河二组村民罗显群说,恒盛公司只要正常生产,村民们就基本看不清天上有没有太阳,厂里飘来的粉尘,有时简直像下雪一样,菜怎么洗,盆底下还是有积灰,家里门窗都关上了,这些细粉也能钻进屋来。

  黑幕曝光:督查组、调查组进驻公司

  按照有关规定,恒盛公司这样的粉尘高污染企业,从建厂之初就该采取综合防尘措施和无尘或低尘的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作业场所粉尘浓度不得超过国家卫生标准;公司在可行性论证阶段,要向卫生行政部门提交职业病危害预评价报告,“未提交预评价报告或者预评价报告未经卫生行政部门审核同意的,有关部门不得批准该建设项目建设。

  与此同时,公司职业病防护设施要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和使用。

  然而,记者采访发现,由于是当地政府招商请来的重点企业,这些法律法规到了恒盛公司这里,都没有得到执行。在某些领导的庇护下,恒盛公司职业卫生的安全监管完全被丢在一边。

  由于长期在粉尘环境中作业,这个公司的工人早在2006年就出现头晕、气闷、乏力等症状,有的工人不能继续上班,只好辞职回家,但公司并未给予应有的重视。

  2008年至2009年间,这个公司给部分职工开具了31份职业危害接触史证明,经贵州省疾控中心进一步诊断,这些工人中姜仁生、刘克喜等5名工人被确诊为矽肺病,另有部分职工被要求进行半年或一年医学观察。

  诊断结果出来后,贵州恒盛公司仍未给予重视,诊断要求进行半年或一年医学观察的部分工人希望公司一次性补偿2万元,自己回家种地,与公司再无任何关系,公司也只同意给1万元。

  今年3月,一些网友将恒盛公司可能上千工人患职业病这一情况在百度贴吧、天涯社区等网站上发布,引起了中央领导重视,国家有关部门和贵州省有关部门分别组成督查组和调查组进驻公司,恒盛公司大量工人患矽肺病的黑幕才最终被揭开,企业首次被责令停产。

  今年4月,在上级部门的督促下,恒盛公司对公司目前在岗在册和部分已离厂的工人总共1337人进行了职业健康检查,最终确认其中195人为矽肺病人,工人矽肺病检出率竟高达14.58%。这些工人中,还有261人X胸片有不能确定的尘肺影像学改变,需半年后进行复查。

  责任追究:至今遥遥无期

  据了解,2005年前后,恒盛公司投资2000多万元,购置了5套粉尘回收设备,并通过了当地环保部门的验收。但是回收粉尘“不经济”等因素,导致这些设备基本上是个摆设。

  工人邓宗建等人反映,从2007年到2009年,公司这几套粉尘回收装置,累计运行时间还不到半年。在发现矽肺病前,公司从未有人告知他们,在污染环境中作业受到什么危害,平时对粉尘的所谓防护,就是每月给炉台上的工人发两个纱布口罩。

  公司的快速发展,显然得到了当地领导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扶持,如建厂所需办理的手续,有关部门“特事特办”,只用8天时间就办妥了。公司资金周转遇到困难,县财政拨出5万元专款进行扶持。重大事故发生以前,当地安监、卫生等行政主管部门曾下达过整改通知书,但由于某些领导的保护,“有关整改措施落实得都很差”。

  直到重大事故发生,当地领导仍企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矽肺病患者的治疗、赔偿等问题尚未解决、此次事故调查结论尚未向社会公布的情况下,当地政府竟然又在进行协调,试图让这家高污染、高耗能企业早日恢复生产。

  这起重大事故中,企业、政府及有关部门责任人的责任如何追究?由谁来追究?记者就这些问题进行采访时,当地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皆拒绝采访,因而答案不得而知。

  据了解,已经确诊为矽肺病的190多名工人,目前仍在施秉县人民医院和当地一家酒店临时改成的医院里接受治疗和等待伤残鉴定结果。这些矽肺病患者因病情的轻重不同,可能分别获得10万元至30万元的赔偿。要求矽肺病复查的261名工人,部分与恒盛公司达成协议,每人领取了2.3万元的补偿款。

  然而,让人担忧的是,类似恒盛公司这样的高耗能、高污染企业,在黔东南州还有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