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呈扩大感染迹象 如何应对

2010-9-19 09:52 来源: 北京日报
收藏到BLOG

  新闻背景

  9月3日,日本帝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宣布有46名患者在住院期间感染了“超级细菌”多重耐药鲍曼不动杆菌, 27人死亡,至少9人死亡与此有关。

  9月6日,日本枥木县独协医科大学医院又检测出另一种“超级细菌”——带有NDM-1基因的大肠埃希菌。

  9月8日,日本东京都健康长寿医疗中心宣布,去年5月以来,有20名患者感染了耐药性绿脓杆菌,10人死亡,其中6人可能死于旧病复发,4人死于感染。

  9月8日,我国卫生部要求,发现“超级细菌”必须12小时内上报。“超级细菌”已成全球面对的严峻问题。

  细菌耐药性以及多重耐药,是当今国内外临床抗感染中遇到的严重棘手问题。9月10日-12日,在由中国药理学会化疗药理专业委员会、北京药理学会抗感染专业委员会举办的“第十届全国化疗药理暨抗感染药理高峰论坛”上,专家们就如何提高抗菌药物的合理使用水平、应对细菌耐药提出了很多看法和见解。

  “超级细菌”呈扩大感染迹象

  “超级细菌”是含有超级耐药基因的细菌,大多数抗菌药物对它不起作用。

  中国药学会药物临床评价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副主任王睿教授说,“超级细菌”如果在医院内传播,重症监护病房、肾脏科病房、烧伤科病房、新生儿病房等为高危病区。一旦感染“超级细菌”,患者病死率很高。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的专家荒川宜亲警告说,此次日本出现不动杆菌大规模感染,有可能是“超级细菌”在日本大流行的前奏。

  今年8月份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报道的NDM-1“超级细菌”,可复制、传播、超广谱耐药,目前已由印度、巴基斯坦等地蔓延到英国、美国、瑞典、荷兰和澳大利亚等国。

  “超级细菌”引发的是感染性疾病,而非传染病,无需恐慌。对“超级细菌”,上世纪50年代开发的老药多黏菌素、替加环素虽然不良反应大,但比较有效。我国内地目前尚无“超级细菌”感染的病例。

  细菌耐药性不是新问题

  中国药理学会化疗药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黎明教授说,人类和细菌一直在打着拉锯战,耐药细菌的发展速度非常快。1941年青霉素应用于临床,1942年就发现了耐药的葡萄球菌;红霉素推出后不到6个月,链球菌就产生了耐药性。在我国,细菌耐药情况不容乐观,泛耐药的铜绿假单胞菌、鲍曼不动杆菌等已成为院内感染的重要病原菌。

  中国临床药理学会副秘书长、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主任陈良安教授说,引发耐药菌的原因非常复杂,是一个社会问题。比如抗生素新品研发缓慢,跟不上细菌的变异步伐等。最初发表NDM-1研究的英国卡迪夫大学蒂莫西·沃尔什教授称,可能10年内都不会有对NDM-1有效的新的抗生素出现。研制一种抗生素一般需要近10年的时间,投入在10亿-15亿美元。

  用药过度也是一个问题。我国目前虽然有《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等,各医院还有药事管理委员会规范抗生素的使用,然而美国只有30%的住院病人使用抗生素,中国占70%。而且,喹诺酮等抗菌药物被普遍用于养殖业。在国外,大肠埃希菌对喹诺酮很敏感,但中国60%-70%的大肠埃希菌因为耐药,不能首选喹诺酮类药物。

  全方位阻击“超级细菌”

  1、实时监控耐药菌

  卫生部已在全国建立耐药细菌监控网络,要求各省市至少应设一家监测医院,发现“超级细菌”要12小时内报告,并组织临床、感染、微生物检验医学等领域的专家研究应对措施。

  北京今年内也将建立耐药菌监测网络,条件成熟的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先纳入监测网络,未来将覆盖包括社区在内的所有医疗机构。在监测网络运行初级阶段,各医院每3个月上报一次监测数据,今后,将力争达到实时上报,指导医生临床合理使用抗生素。

  2、点评处方规范用药

  9月7日,北京市医疗机构药事管理专家委员会成立,同时成立了抗菌药物使用管理、细菌耐药监测、临床合理用药监测、基本药物临床使用、处方点评组等。

  处方点评组将对北京医疗机构的用药情况和趋势进行监测,这也是北京首次建立合理用药的预警监测机制。处方点评组将每月随机收集全市二三级医院的100张处方,对门诊处方中的注射剂、抗菌药物、每张处方金额及开药例数等多项内容进行评估。

  3、提高新药临床研究

  中国药理学会化疗药理专业委员会委员赵明说,新药临床研究是新药研发成功与否的主要环节。现在急需解决的矛盾是,很多专家医术高超,但创新药的临床试验理念、创新方法等和其临床治疗无法等同。这与很多因素有关:

  一是我国抗菌药的研究理念、标准与国外不接轨。比如目前医生们使用的《抗菌药物临床试验技术指导原则》还是1988年颁布的第一版,20年未修改过。

  二是我国较长时间以来,一直以仿制国外已上市产品为主,基本无新抗菌药物研发。现在虽然国家已经投入很大经费开展了重大新药的创制研究,但在临床试验的设计和实施方面,与国际标准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三是医学生基础教育跟不上。以前医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没有药物研发相关课程,现在虽然有设置,但很少;而药学院的学生,又对临床比较陌生。

  4、防治院内感染

  很多专家表示,防控院内感染是应对“超级细菌”最重要的措施。医生不仅要做到不滥用抗菌药物,还要严格执行消毒隔离措施,正规无菌操作。一旦发现耐药细菌感染病人,要及时隔离,以免细菌在医院内传播。

  5、普及抗生素使用知识

  中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应普及抗生素使用知识,让大众明白:使用这类药一定要遵医嘱,不可擅自决定。

  链 接

  细菌“懒汉”或能对付“超级细菌”

  英国诺丁汉大学9月6日发表公报说,该校研究人员发现细菌中存在一些“好吃懒做者”,它们的存在会减弱整个菌群的致病性。研究人员认为可以利用这些“懒汉”细菌帮助治疗疾病。

  研究人员发现,通常葡萄球菌会通过分泌毒素来造成感染,并从受感染的机体中获得营养物质,但有一些葡萄球菌发生变异后就不怎么出力分泌毒素,而是利用其他细菌的感染能力来获取食物,它们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有更多精力繁殖后代。由于不劳而获,“懒汉”细菌的数量很快就超过那些努力分泌毒素细菌的数量,结果整个菌群的感染能力下降。

  参与研究的埃里克·波利特说,为验证这个想法,他们让这些细菌感染了一些虫子,结果发现“懒汉”细菌不仅逐渐在自己的菌群中数量占优,还会去“入侵”其他的菌群。这说明的确存在用“懒汉”细菌治病的可能性,并且这种疗法不依靠抗生素,将来可能是对付现在许多抗药性细菌的一种新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