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皮革奶”先得解决检测机构

2011-2-22 10:45 来源: 海峡财讯
收藏到BLOG

  “皮革奶”被列入了农业部监测的黑名单。前不久农业部下发了“2011年全国生鲜乳质量安全监测计划”,2011年和2010年相比,这次监管计划更具体,要求也更严格。

  在“三聚氰胺奶粉”风波过后,有不良分子用“皮革水解蛋白粉”加入奶粉中,提高蛋白成分,人称“皮革奶”。“皮革水解蛋白粉”是指皮革加工中的下脚料,其中的皮屑和毛发,用化学方法分解过滤制得的蛋白粉。用途不明,可能用于喂牲畜,也可能用于喂小孩。

  2009年4月份,都市快报追踪报道过一起“皮革奶”事件,浙江金华市晨园乳业公司多个批次牛奶中被检出“皮革水解蛋白粉”,该企业法人代表毛建华等3人被刑拘。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到公开查处和报道为止,“皮革奶”的存在一定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无论如何,在“皮革奶”没有泛滥成灾的时候,农业部就列入监管目录,而且公开报道,我们心怀感激。“皮革奶”事件被报道无疑会造成国民恐慌,引起对 国产奶业又一波信任危机。报道危机害了一个产业,不报道危机为害一代人、数代人。国产奶不喝,可以喝进口奶。孩子喝坏了身体,我们去国外进口孩子?无论如 何产业利益都不能高于国民的安全。

  “三聚氰胺奶”“皮革奶”风波,除了饮用的消费者受害之外,整个牛奶产业链,包括农民、收购站、奶厂和经销商,也是受害者。后者因名誉和道德形象, 受害时间长强度大,但是牛奶行业利益却缺乏具有相应权力的组织,捍卫自己的共同利益。也缺乏高效的司法机制,通过消费者和企业个体维权来维护行业秩序。这 是当前食品安全危机频发的的两个制度性肇因。

  虽然“三聚氰胺”和“皮革奶”被列入农业部监管名单,但是只要没有可靠的追究机制,肯定还会冒出创新品种。中国人的智商高,创新能力自古以来就很 强,如果没有合理的制度约束,创新能力就会沦为创新性危害。蛆也是高蛋白,把粪便加工成高蛋白,制成“粪蛆奶”,谁敢打包票说不可能呢?或许还可以“生物 工程”和“环保科技”的名目申报科研成果,说不定方舟子愿意当代言人呢。

  不要迷信科学,更不能迷信检测,实际上添加“三聚氰胺”“皮革水解蛋白粉”不是应付消费者,两者都不会改善消费者的味觉或视觉体验,它是用来应付检 测机构的。所以说“三聚氰胺奶”“皮革奶”的罪魁祸首是不合理的管理机制,而这套机制经历无数次风波之后纹丝不动。非但如此,它还在以问题解决者的姿态指 点江山。

  同样基于生活经验,可以肯定地说,“皮革奶”或有、或无,于农业部或者质检部门官员的个人利益无关。赋予一个利益无关者以监管权力,显然是靠不住 的。解决之道是由利益相关者成立没有官方背景可仪仗,完全自主自谋生路的行业协会,由行业协会负责监管。一旦出现危及全行业共同的利益的重大事故,行业协 会就得承担责任,并且解散重组。该协会的生命与产业安全同在,只有这样它才会尽心尽力去维护产业利益。只要激励机制合理了,无需外行领导告诉他们该怎么实 现目标。行内人自然比外行更懂得怎样从技术上和流程上监管可能危及产品质量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