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从论文造假谈知识分子的担当

2016-10-17 16:01 来源: 中国科学报
收藏到BLOG

   日前,国内有媒体报道了美国论文抄袭监测网站Plagiarism Watch宣布他们通过查重软件发现了一起中国论文造假事件,并且有充分证据显示,这是一起由论文造假公司和“掠夺性”SCI杂志默契合作地针对中国作者的“职业化”造假事件”。该报道同时曝光说一条从论文“代工厂”到“掠夺性”期刊的论文造假产业链浮出水面,而支撑这条灰色产业链的正是来自中国学者的巨额科研经费,同时被撑起的还有中国论文第一大国的虚假繁荣。

  9月16日,《中国科学》刊发了《世界主要国家SCI 论文的OA 发表费用调查》一文指出,近年来我国学者发表OA论文数量呈爆发式增长,2015年相对2011年增加了188.6%,首度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但为此支付了4.5亿元论文发表费。短短三个月内,因论文造假,科学新闻成科学丑闻,实在让人唏嘘汗颜。

  记得陶行知先生有句名言: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根本一坏,纵然是你有一些学问和本领,也一无是处。

  论文造假之类的学术不端行为,究其原因,许多人将矛头指向了一直被诟病的,论文作为职称评定、项目评审的重要依据的科研评价体系。但有识之士从各层面综合分析后得出结论,论文造假发生的原因不完全在于评价体系,还应从职业道德教育、科研学术规范、学术不端的处理措施等方面进行必要改变。甚至有学者建议,参照国际上对学术不端问题的坚决处理方式,我国也应更及时、坚决、果断地按照国际学术规范进行处理。就连前文提到的美国的那家网站Plagiarism Watch也建议中国普及使用防抄袭的查重软件的技术手段来甄别论文的相似度。

  上述防范策略和措施,归纳起来只不过是“计策”和“巧术”的范畴。“百密难免终有一疏。”如同严苛的法律无法杜绝和阻止犯罪一样,妄图通过各种扎紧篱笆式的“计策”和“巧术”,而非通过改造学术不端者的个人内心修为来杜绝作奸犯科,无异于缘木求鱼、舍本逐末。古语云:君子尊德性而道学问。作为一代精英的科研工作者或称之为知识分子的人,在古代归结为“士大夫”一类。如同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曾经说的:士是中国社会的中心,应该有最高的人生理想,应该能负起民族国家最大的责任。

  作为社会精英,知识分子首先要严于律己,珍惜荣誉,爱惜自身羽毛,担当起国家和社会的责任。除了具有独立的意志和自由的灵魂之外,还应具有知性和道德的自主性,更应有抵御物欲主义的诱惑,不为名缰利锁奴役的高贵精神,始终恪守美德和荣誉高于一切的原则。再不想看见一代代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莘莘学子从精英分子沦落为精致利己主义的金元分子。没有知识分子深切的个人自觉和文明自觉,中国就不可能真正面对全球化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