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科学》杂志内容精选

2011-5-26 09:33 来源: 中国科学院
收藏到BLOG

  

  最后的尼安德特人

  研究人员报告说,人们在俄罗斯的乌拉尔山中发现了一个距今约3.3万年之久的古人的工具包,但该工具包与更早期的由更为原始的人类文化所使用的技术相似。该工具包可能是尼安德特人在北方最后的避难处之一中的一个遗迹;它们在大约7.5万年至5万年之间被较为现代的人类所取代。由于该遗址没有人类的化石,因此人们不可能确认制造这些工具的是尼安德特人。但Ludovic Slimak及其同事说,这些工具与旧石器时代中期的技术相似,那时正是旧石器晚期文化开始在该地区安顿下来的时候。他们说,这些工具与那些在更早的与尼安德特人有关的欧洲遗址中发现的工具有着直接的对等性。在贝佐瓦亚(这是位于极地乌拉尔西侧丘陵地带的一个考古遗址),Slimak及其同事发现了总数为313件的人类史前古器物以及猛犸象和其他动物的遗骸。人类的史前古器物包括薄片、核以及工具,它们都有着旧石器中期手工制品的特征。在贝佐瓦亚遗址没有发现石刀或小石刀技术。这些技术属于旧石器晚期文化。如果这些工具真的是由尼安德特人所制,那么这一发现意味着这两个人种比研究人员所认为的要共存了更长的一段时间。另一方面,如果这些工具由现代人所打造,那么这一发现意味着,较新种群的智人于现代旧石器晚期社会在全世界扩张之后很久,还保留了较老的传统性的旧石器中期文化。

  教师的授课方法要胜于经验和声望

  许多大学生更愿意修一门由一位受欢迎、有经验的教授所教的课,而不是由一位没有经验的博士后学生所教的课,但这可能并非是学生的更好选择。一项新的研究提示,对学生的学习来说,教师所用的方法(明确的说是他们是否使用一种积极的教学形式或是采用更为传统的讲学方法)要比他们的经验更为重要。一个包括了诺贝尔奖得主Carl Wieman在内的加拿大的研究团队在一个为期一周的实验中比较了某个物理初级课程中的两大章节的教学。其中一个章节是由一名富有魅力的教员按照传统的讲学方式进行教授(该教员得到学生很高的评价,并有多年的教授这一课程的经验)。在另外一个章节的教学中,一名受过训练但没有经验的博士后学生用“研讨练习”的方法来教课,其中包括使用遥控回答问题、小组作业以及提供在课堂中进行讨论的机会。研究人员报告说,与听讲座形式的学生进行比较后发现,那些参与主动性的学习方法课程的学生会更有上课的意愿,更好地参与课程的教学,并在那个星期结束时的测验中,分数会高出约两倍。

  合成蛋白可与流感病毒结合

  在一项可能开启新的抗病毒疗法之门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电脑程序设计了两个可与流感病毒上的某个关键蛋白结合的蛋白。发现一种可与另外一种蛋白成为完美匹配的蛋白是一个令人畏惧的挑战,因为这要求蛋白之间的各个原子必须相互适配且无交叠,极少的无用空间,并有精准的化学互补性。根据一则相关的观点栏目,该项新研究的作者已经“破解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拼图游戏”。Sarel Fleishman和同事应用一种软件程序并在花了许多小时的并行计算之后而从头设计出了两种蛋白质,它们可锁闭流感病毒的血凝素受体。血凝素受体可使流感病毒感染靶细胞。这些蛋白会与血凝素的茎部结合。与该病毒蛋白的快速变异的头部区域相比,其茎部在不同亚型的病毒中是相对恒定的。文章的作者说,人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决定这两个蛋白质本身是否可被用于治疗或作为诊断的方法。但总的来说,这些结果显示,新型抗病毒蛋白的计算设计的方法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