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亲母乳喂养受挑战 劣质奶粉威胁婴儿健康

2011-8-04 16:14 来源: 新华网
768 收藏到BLOG
  从事儿童保健工作10年的张淑一,当听到儿子大哭时,变得不知所措。原本坚定用纯母乳喂养宝宝的她,怀疑自己的奶孩子不够吃。

  35岁的张淑一是首都儿科研究所医生,两年前生下儿子,一直严格按照国际标准纯母乳喂养,即头6个月不添加水和任何辅食,并坚持母乳喂养两年。

  尽管她的儿子机灵可爱,但比吃奶粉的宝宝看起来更瘦。这让张淑一的父母和公婆有些不满。中国老人的心目中宝宝胖才好。在老人要给孩子添加奶粉的强烈要求下,张淑一再次动摇了。

  在中国能做到纯母乳喂养的妈妈并不多。以前中国对纯母乳喂养的定义与国际定义不同。因此中国在2007年缺少纯母乳喂养率统计。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卫生与营养官员何大卫说,2007年前只有中国个别地区小范围的统计。如在浙江的调查发现,农村地区纯母乳喂养率只达到7%,城市仅为1%。

  他说:“2008年中国官方公布的比率为28%,超出预想,但比率仍很低。”2008年发展中国家纯母乳喂养的平均比率为37%。

  众多研究表明,母乳最适合婴儿前6个月的生长发育。母乳可以防止婴儿猝死、过敏、急性呼吸性疾病的发生。母乳喂养的儿童成年后平均血压值和总胆固醇值更低,肥胖和2型糖尿病的患病率也更低。

  中国的独生子女一代很多已为人父母,他们易于接受国际理念,但坚持母乳喂养仍面临很多困难。

  32岁的安江群是北京外企白领,一直到了待产室还在接工作电话。生下女儿的第一天因为没有奶水,给宝宝喂了奶粉,后来一直坚持纯母乳喂养。

  产假结束后,她回到繁忙的工作中。“当我觉得工作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就对母乳喂养有点动摇。动摇归动摇,但我还在坚持。”

  为了方便喂奶,她把家搬到离工作地点不远的地方,还买了一辆电动自行,每天中午骑车回家去给孩子喂奶。如果不能回家,她就随身带着吸奶器和冰盒,及时吸出奶水储存起来留给宝宝吃。她的目标是坚持母乳喂养到1岁以后,再自然断奶。

  “虽然我的女儿比同龄的孩子瘦一些,但她不到7个月就能扶着小床站立,不太哭闹。”安江群说。

  她经常上网,在母乳喂养论坛上与其他妈妈交流经验,互相鼓励支持母乳喂养。

  何大卫说,尽管人们对母乳喂养的认识已经有所提高,但仍有很多原因阻碍母乳喂养,例如:多数公共场合不具备哺乳条件;妇女产假后重新上班,很难继续给孩子喂奶;尽管研究证明几乎所有妇女都有能力产出足够的奶水,但因为方法不当或错误观念,造成很多妇女以为自己的奶水不够。

  此外,无孔不入的奶粉广告,母乳代用品的违规促销,动摇了许多妈妈母乳喂养的决心。

  安江群说,她不知道奶粉公司如何获得她的电话,打电话来询问孩子的生长状况并借机促销。在一些亲子活动中,奶粉商设有展台,赠送礼品,非常活跃。

  尽管中国早在1995年就颁布了《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禁止母乳代用品广告和促销。但这些规定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中国消费者协会2010年对北京、重庆、沈阳等15个城市母乳代用品市场的销售行为监测发现,一些医院成为婴儿奶粉进攻的战场,商场超市更是母乳代用品促销的重要场所。

  专家认为,配方奶粉使儿童容易患上感染病、哮喘、脑膜炎、肥胖和糖尿病。更为严重的后果是,一些假冒伪劣奶粉会直接威胁婴儿的健康

  劣质奶粉的市场主要集中在贫困农村地区,由于父母生下孩子后外出打工,孩子交给家里老人带养,使劣质奶粉有了可乘之机。

  与城市相比,偏远贫困地区的母乳喂养率相对较高,但这里面临另一个问题:6个月后的婴儿,因辅食添加不适当,可能出现营养不良现象。联合国儿基会2009年报告称,全球1.77亿发育不良的儿童中,中国占1300万,仅次于印度。这些儿童绝大多数来自贫困农村。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教授陈春明说,由于中国传统膳食结构中鲜肉少,铁的摄入量小,因此两岁以下婴幼儿普遍存在贫血问题,城市婴幼儿贫血率为20%以上,贫困农村地区的比率更高。

  为此,联合国儿基会与中国政府开展合作,为农村贫困地区婴幼儿家庭发放微营养补充剂。全国共有550个贫困县6至24个月婴儿的家庭将获得免费提供的营养包。调查显示,在甘肃、陕西、四川等发放了营养包的地区,婴幼儿贫血率下降了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