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世界科研诚信大会就全球科学伦理准则达成共识

2010-8-05 10:13 来源: 科学网
收藏到BLOG

林泉宝:“发表或毁灭”是科研人员的一个驱动因素

  对科研造假不断增加的担忧导致了来自全世界的科学领袖制定了关于科研诚信的一组原则和自愿遵守的准则。

  这些原则将作为“全世界在专业上负责的研究实践准则”。7月21-24日于新加坡举行的第二届世界科研诚信大会的与会者就这些原则进行了辩论,而且将在未来数周内以“科研诚信新加坡宣言”加以发表。

  它们的目标将是克服关于不当行为的定义的文化差异,并且具有比现有的由欧洲科学基金会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制定的准则更广泛的诉求。会议的与会者得知,目前的准则没有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开始形成的科学结构或亚洲和拉丁美洲新兴国家的科研抱负。

  法国的国际科学理事会副执行主任Carthage Smith说,这些指导方针将只提供原则,而没有具体规定应该实施哪些规则。

  一旦全球原则得到接受,每个国家可以让这一国际准则适应它的国家体系。

  “所有的国家都受到科研诚信的影响,因此我们不能再把头埋在沙子里了。”Smith在会后说。该会议有来自58个国家的350位科研人员、决策者、捐助者、大学领导人以及学术出版商参加。

  “它在东方和西方都是一个大问题。我们都面临这个问题。”

  “在亚洲,越来越多的大学正在设法在科学领域取得卓越成绩,”台北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教育部”前任部长曾志朗说,“它变成了一个‘面子’和国家骄傲的问题,而且它们带来金钱的回报——因此,然后我们就发现了不当行为。”

  包括印度在内的一些国家没有国家科研规范,而且也没有政府机构负责科研诚信。“科学官僚体系似乎选择了对重大的行为不当案件视而不见。”印度新德里的独立科学伦理监察机构——科学价值学会的Ashima Anand说。

  来自非洲的一个常见抱怨是科学家在与西方同事合作得到的论文中无法得到第一作者的位置。与此同时,期刊编辑抱怨来自中国和韩国的论文作者名字与实际进行研究的科学家无关。

  “‘发表还是毁灭’的概念在许多初出茅庐和功成名就的科学家中间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担忧。”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的主席林泉宝在会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