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4日《科学》杂志精选

2011-1-18 08:56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Eodromaeus,来自恐龙时代之初的小型掠食动物

  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的恐龙Eodromaeus,它生活在距今大约2.3亿年之前的恐龙时代的初期。这种来自三叠纪晚期的小型两腿奔跑动物与同时代的始盗龙Eoraptor在某些方面类似,但它也显示出了相当显著的不同之处,这将帮助人们了解恐龙早期进化的情况,但我们对这一时期所知相对较少。

  在将这两种恐龙进行比较之后,Ricardo Martinez及其同事得出结论:Eodromaeus是兽脚亚目食肉恐龙世系的一个早期的祖先,该世系包括了掠食性的恐龙。始盗龙一般也被看做是一种兽脚亚目食肉恐龙,但它实际上是蜥脚类动物世系的一个早期的祖先,该世系包括了体型巨大、长颈的食草动物。

  文章作者报告说,Eodromaeus 的颅骨有着更多的兽脚亚目食肉恐龙的特征,其中包括其口鼻部终端附近有一个开口(叫做上颌前窗),以及其他在其躯干盆骨和肢体中的“衍生性的”特征。Eoraptor不但缺少那些特征,而且还有更多的蜥脚类动物样的特征,其中包括扩展的鼻孔以及一个插入的第一下齿。

  但是,这两种恐龙的长度都不到2米,并都用两腿奔跑。这些一般的相似性提示,恐龙的三个主要进化枝(即鸟臀目、蜥脚目和兽脚亚目恐龙)在三叠纪晚期确实存在某些共同的大体上的身体构造,这发生在恐龙于侏罗纪早期崛起成为优势动物之前。

  该Eodromaeus的化石是在阿根廷东北部的伊斯奇瓜拉斯托构造中被发现的,那里还出现了其他重要的恐龙化石。作者们在文章中还对伊斯奇瓜拉斯托构造进行了年代测定,并对恐龙和其他食草动物中的多元化趋势进行了分析。看来,在三叠纪早期,这一地区的恐龙要比先前所认为的要更多样化与常见。

  此外,早期的恐龙看来没有随着非恐龙型食草动物的逐渐消亡而变得更为多样化;这提示他们的大体一致并非如某一假设所提出的是一个即刻取代遗弃生境的结果。


中断疾病扩散的鸡

  研究人员已经朝着制造可以阻断禽流感病毒扩散的家鸡的方向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而禽流感是目前家禽生产的主要威胁,在某些情况下它还会对人造成威胁。

  作为一个原理验证实验(但这些鸡并非打算让人食用),Jon Lyall及其同事制造出了一些转基因鸡,这些鸡的细胞会产生一种可与H5N1 、HPAI流感病毒多聚酶结合的 RNA“圈套”,这些圈套可防止该酶正常工作从而干扰该病毒的扩散。

  尽管这些转基因鸡仍然死于该病毒的感染,但病毒却无法传播给那些与这些受到感染的鸡关在一起的健康鸡只。研究人员提示,这些圈套干扰了感染性H5N1 、HPAI病毒的产生,尽管造成这一现象的特别机制仍然还在调查之中。

  Lyall及其同事说,他们的方法比接种抗该病毒的疫苗有着某些明显的优势,因为疫苗仍然可使病毒在未经探测的情况下通过鸡群而传播,并可能发生突变或产生抵抗力。

  研究人员强调说,还需要做许多精细的工作才能产生出一种真正抗病的鸡,但这一研究可使农场养殖的鸡更容易产生抗病特征。它应该也可以应用于其他诸如猪、鸭、鹌鹑及火鸡等物种。 (注:这些作者从 Cobb-Vantress接受了某些资助。他们在其报告中将该公司列为资助者。)


 
用书写来赶走担忧?

  你对即将到来的测试和考试担心吗?不幸的是,在最重要测试时的压力大的情况会使学生的表现低于他们的能力,或者说是被“噎着了”。但在本周的《科学》杂志中,Gerardo Ramirez 和Sian Beilock的一篇报告显示,一种简短的书写练习可帮助学生们在这一等式中去除其所具有的焦虑。

  这些研究人员说,该简短的10分钟的考试前干预可防止“噎住”并提高考试的分数,特别是对那些在测试的情况下习惯性变得焦虑的学生。

  为了得到这一结论,Ramirez和Beilock进行了2个实验室的试验和2个实地试验。在这些试验中,一些9年级的学数学的学生被要求写出他们对即将到来的考试的焦虑和恐惧,而另外一些学生则被要求在考试之前安静地坐着或书写其他不相干的情感性事件。

  在他们的实验室试验中,研究人员用不同的策略(如金钱激励〈奖学金〉、同侪压力及社会评估〈分数排名〉)来制造低压和高压处境。在所有的情况下,那些被要求写出他们对测试的焦虑和恐惧的学生要比那些静坐或书写其他东西的学生的成绩要好。

  这些结果在那些压力高的处境下及那些在考试前的调查中承认紧张的学生中特别明显。鉴于他们的发现,研究人员提示,书写出关于一个人的担忧可能会使那些对成功感到担忧的学生的表现与那些在考试情况下不担心的学生一样,从而消除了在考试焦虑与成绩之间所常见的负面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