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灭烟头 难在哪里(热点解读·调查)

2011-1-10 00:00 来源: 人民日报
收藏到BLOG

 

  1月9日,一名患者家属从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设立的禁烟标志牌旁走过。

  核心提示

  1月9日,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生效5周年。作为《公约》的缔约方,我国承诺2011年1月9日前在室内公共场所和室内工作场所实现100%禁烟。那么,公共场所控烟的困难在哪里?专家又有哪些建议呢?

  公共场所抽烟的人还是经常能见到

  1月9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朝阳区西大望路上的一家网吧。放眼望去,大约有近100人正在上网。尽管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烟草味,但是在记者逗留的近20分钟内,没有人在“无烟区”吸烟。

  “我们对抽烟的管理还算不错。”网吧老板贾先生指着墙上挂着的“禁止吸烟”指示牌对记者说,“文明委的人会到网吧进行突击检查。要是发现网吧有人吸烟,就要罚款,还要我们当众读检查书。管得紧,我们的执行就严格。”

  据贾先生介绍,网吧每天的客流量不小。吸烟的顾客一般都会选择去外面的吸烟室上网。但是到了晚上,“一是因为人容易犯困,二是因为管理比较松,就算有人在吸烟室外抽烟,我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在采访过程中,一些受访者告诉记者,最近几年,公共场所的烟味似乎比以前淡了,但抽烟的人还是经常能见到。

  “在公共场所抽烟的行为让人很反感,不仅对自己健康没好处,还会影响到他人。”在江苏无锡一家商场服务部门工作的黄女士对记者说。

  据介绍,黄女士的工作单位是当地闹市区较有名气的一家大型商场,“平时很少看到有顾客在大厅里吸烟。有个别吸烟的,被我们劝阻之后,态度都比较好,他们会自觉地把烟头掐灭了”。黄女士说。

  与卖场相比,办公区同事们的抽烟情况让黄女士有了更多的抱怨:“我们好几十人在大堂办公,暂时还没有吸烟区。有些男同事烟瘾犯了,就在自己的座位上抽烟,搞得周围烟雾腾腾的。”

  医院、诊所是人们普遍关注的重点禁烟公共场所。河北邢台的钟先生,自家在县城开了一间中医针灸诊所。他说,“有些人在等待就诊期间吸烟,烟味弥漫整间屋子,好长时间都散不出去,医生也不得不一次次跑出来加以提醒。”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告诉记者,吸烟仍然作为社会主流认可的行为广泛流行。中国男性人群的吸烟率和全人群二手烟暴露依然维持在高水平。根据调查,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的吸烟率为28.1%,吸烟者总数达3亿人。遭受二手烟危害的人数达到了7.38亿人。

  “不好管”,一些市民对控烟权利并不知晓

  “我一个人一间办公室,抽烟并不影响别人。”在广州某政府机关工作的黄小建每天要抽一包烟。

  2010年9月1日,广州市控烟条例正式实施。这一条例首次将办公室纳入控烟范围,一度被媒体称作“最严格”的控烟条例。

  记者走访发现,广州市控烟条例实施4个多月后,在办公室公开抽烟的人数的确有所减少,但不少“办公室烟民”对控烟的认识,还仅限于是否影响到别人。

  1月9日,记者在广州采访,发现在宾馆、商场、餐厅等公共场所,很多地方没有明确张贴规范的禁烟标志。一些高档餐厅虽然设置了吸烟区和非吸烟区,但吸烟区和非吸烟区之间只是相隔一定空间,无任何阻拦和空气净化设施。

  而且,一些餐厅为了避免得罪客人,不愿意主动劝阻客人抽烟。

  “刚才吃饭就有人在隔壁吸烟,餐厅不管,我们也不好管。”在广州市体育西横街一家餐馆,市民王小姐告诉记者。

  记者采访时发现,尽管控烟条例已经实施一段时间了,大多数市民对自身的控烟权利并不知晓,对广州市控烟投诉热线12319也不清楚。

  广州市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陈万鹏介绍,去年10月,广州市控烟协会委托广东药学院进行了一次暗访调查。调查人员在对应设立吸烟室的场所走访后发现,被调查对象中,餐厅的室内吸烟区100%不符合技术要求,宾馆的室内吸烟区66.7%不符合技术要求。

  1月9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市八王坟长途客运中心看到,尽管客运中心外面的马路上,散落了不少烟头,但是走进大厅,却很少看到正在吸烟的候车旅客。

  “如果看到有旅客在这里吸烟,我肯定会上前阻止,他应该去前面的‘吸烟区’抽烟”。正在打扫地面的保洁员韩女士指了指洗手间隔壁的一个玻璃房。

  但是,不少受访者表示,劝阻别人在公共场所吸烟难度不小。“比如说,我们领导就是一个烟民,他在办公室里抽上了,我能上去请他把烟灭了么?”一位白领这么告诉记者。

  政府应该在公共场所控烟中担当主角

  “吸烟有害健康,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吸烟具体的危害是什么。”杨功焕说。一项调查显示,有77%的中国人不能全面了解吸烟和二手烟对健康的具体危害。

  在采访中,一些控烟人士表示,戒烟对于公共场所控烟必不可少。但是,烟民中戒烟后复吸的人又非常多,所以需要对戒烟者进行教育和专业指导。

  太原市人民医院戒烟门诊工作人员胡春丽说,戒烟对于烟瘾大的人来说十分痛苦,戒烟过程中往往会出现烦躁、失眠、难以集中精力等症状,加之身边吸烟朋友的影响,所以需要专业人士指导。

  太原市人民医院2008年开设了山西首家戒烟门诊。记者了解到,来这里戒烟的人与数量庞大的烟民形成鲜明反差。该门诊负责人姚笑红说,去年来门诊戒烟的总人数只有48人,戒断人数15人。

  专家认为,政府应该在公共场所控烟当中担当主角。

  杨功焕建议,应该出台全国性的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禁止吸烟的法律,并将全面控烟目标作为各级政府履行和实现人民健康的约束性指标之一。

本文来源: 人民日报    
qrcode http://m.antpedia.com/news/120564.html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查看和分享:
http://m.antpedia.com/news/120564.html

我来说两句

验证: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