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浩茶油隐瞒超半年 官员称公布结果乌纱帽不保

2010-9-09 08:11 来源: 人民网
855 收藏到BLOG

  8月30日,星期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而对湖南金浩茶油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浩)及食用其产品的消费者艾强(化名)而言,这一天是他们的“黑色星期一”。

  遮掩了半年之久的“苯并芘超标”一事被媒体曝光,金浩遭遇信任危机;艾强则听说一个新词儿―“苯并芘”,并且能致癌。

  “金浩的茶油,口感很好啊,怎么会突然这样?”艾强问时代周报记者,眉头皱得紧紧的。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金浩秘密召回的方式,质监部门的“秘而不宣、助纣为虐”。“我想我不应该成为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金浩的“弄巧成拙”

  9月2日下午,长沙顺天国际财富中心的金浩总部,金浩副总裁周逸平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我现在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周逸平一脸倦容,手揉揉眼睛。“我们现在承认错误,真诚地向大家道歉。”

  在此前一天,金浩刚刚发表了《致广大消费者致歉信》,首次公开承认该公司9个批次纯茶油产品存在苯并芘超标问题。

  公告称,金浩于2010年3月20日和4月22日对问题茶油进行过两次召回。9批次产品总生产量42.458吨,其中省质监局稽查总队封存了22.361吨,召回11.152吨,还有近10吨的问题茶油未能召回。

  其实早在8月,已有媒体接到匿名信件。报料人向记者透露金浩茶油苯并芘超标一事。可是,不知何故,报道最终未能见报。

  第二天,国内众多论坛和微博开始疯传相关信息。

  面对网上流传的“金浩茶油苯并芘超标6倍”的说法,金浩持完全否认态度。

  在同一天,金浩在其网站上发出声明,称茶油质量安全可靠,“本次网络不实谣传,不排除竞争对手恶意炒作嫌疑。”声明中还称“已主动与监管职能部门积极沟通”,将会发布权威信息。

  8月21日,金浩又转发了湖南质监局在《湖南日报》刊发的质量检验公告。公告为2010年14号, 23家企业33款茶油产品抽检结果均为合格,其中就包括金浩公司的4款茶油产品。

  奇怪的是,这份质量检验公告最终见诸《湖南日报》的时间是8月23日。而金浩公司的转发比这份湖南省委机关报足足提前两天时间。

  尽管9月之前,金浩仍然辩解不断,但8月30日刊发的一篇名为《湖南金浩等茶油致癌物超标 政府与企业秘密召回》的报道彻底让金浩乱了阵脚。

  “这个时候不能再隐瞒了,必须道歉。”周逸平坦承,为此事件金浩专门聘请了危机公关专家,并且有增设单独的公关部门的打算。

  “8月20日的声明,现在想来是处理不当。”他摇摇头,“当天网上就传开了,我们一天内做的决定,经验不足。”

  在周逸平看来,金浩的事发有点“弄巧成拙”的意味。据他介绍,金浩在2月便被查出部分产品苯并芘超标。那次检测是江苏的质监部门组织进行的,“是一次常规性的抽检。”“其实,就是一个环节、一个工艺出了问题。”他所指的这个环节便是浸出环节。

  一位油脂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食用油的提取有压榨法和浸出法两种。压榨法是用物理压榨方式,是我国传统提取工艺。“因为压榨过后的茶饼或者油饼中还有5%-8%的油量,从农户手中收购过来,用浸出法提取出来。”这两种方法互补,可以充分利用油茶籽、降低生产成本。

  “可是浸出法的温度很难控制,容易导致苯并芘超标。”周逸平解释,在发现问题之后,金浩对工艺进行攻克,“3月底,我们就攻破了这个难题。”

  7月2日,湖南质监局在长沙市东塘新东方大酒店,组织茶油企业召开会议。金浩公司代表汇报了公司自查和难题攻克的研究结果。“是我们告诉大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可是我们的资料被媒体拿走了。”周逸平说,“从这个角度上讲,是有点弄巧成拙。”周逸平现在仍然认为可能有竞争对手从中搅局,“但这只是我的一个判断,并没有直接的证据。”

  可是,受此事影响,北京纳福尔和湖南金拓天等茶油企业的相关负责人都向记者抱怨,“最近销售的确有所减少。”

  中国粮油协会的一名负责人认为,茶油主要集中在南方,北方对茶油了解不多。茶油行业在整个食用油中,所占比例也很低。此次危机可能会对茶油行业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上市梦”蒙上阴影

  点开金浩的网站,“中国第一茶油品牌”十分醒目。

  “在茶油市场覆盖率上,金浩占到一半;另一方面,金浩成为茶油的代名词。”周逸平认为“第一茶油品牌”名副其实,“去年金浩的销售额达到11亿元。”

  走进金浩总部的大门,三幅照片便映入眼帘。

  三幅照片中,一位白皙的中年男子分别和前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中央纪委书记贺国强以及现任湖南省委书记周强的合影。这名中年男子叫刘翔浩,是金浩公司的董事长和创始人。

  据资料显示,刘翔浩担任众多社会职务,全国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祁阳县政协常委、湖南省企业家协会理事,同时还曾获评2007年湖南十大杰出经济人物之一。

  “金浩”的“浩”一字便是来源于刘翔浩的名字。

  尽管刘翔浩比自己小两岁,但周逸平对他很佩服,“有些人天生就是当老板的料。”

  周逸平介绍,“15岁时,他高中尚未读完就南下打工,“是第一代的农民工”。据传,他是在深圳、海南等地做建筑小工。

  据祁阳e网资料显示,1993年,“建筑小工”刘翔浩带着自己几年来在外打工攒下来的60余万元,回到了祁阳县。他创立了金浩。它从一开始就是一家家族企业,刘翔浩的弟弟刘友佳现仍在公司担任副总一职。

  2003年,湖南金浩油脂有限公司成立,专业销售金浩茶油系列产品;2005年,又全资收购益阳油中王,成立益阳金浩油中王油脂有限公司。

  彼时,总资产1.5亿元、年产值2.5亿元的金浩,是一家地处永州市祁阳县浯溪工业新村的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却收购了总资产3.2亿元的国家重点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益阳的油中王。双方实力悬殊。外界将此次并购称为典型的“蛇吞象”。

  当年,《中国食品报》曾刊登一篇名为《金浩“蛇吞象”,为何谜一样?》的报道,对并购发出诸多质疑。

  周逸平正是当年此事的操盘手。他解释,“当年,油中王已经破产,程序都已经走完了。这是很正常的商业运作。”但对于具体的收购金额,他则表示“不方便透露”。

  即使过了5年,益阳市政府部门的一位前负责人对此事仍然讳莫如深,“这事不清楚,不归我们管,是敏感问题。”

  与性格低调截然不同的是,刘翔浩在提出公司发展计划时,却十分大胆。在今年三月参加第82届全国糖酒会商品交易会时,他曾透露了2012年让企业上市的打算。

  但如今公司陷入生存的边缘。“现在不说全瘫痪,也是半瘫痪。”周逸平和管理层都承担着巨大压力。

  消费者退货,或要求赔偿;而供应商此时也前来讨要货款。9月4日,一供应商代表向记者透露,他8月30日将原料送至金浩,货款本应当天结算的,但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还有近三十万余款尚未收到,“像我这种情况不少,我算是金额很少的一个,多的有几百万。”

  四面楚歌给刘翔浩的上市计划蒙上阴影。中国政法大学证券法教授王光进表示,按《证券法》第五十条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股票上市,应当符合公司最近三年无重大违法行为的条件。在三年内,金浩或许连申请的资格都不具备。

  在媒体曝光后,每天负责接待媒体的都是公司副总周逸平,刘翔浩本人未对此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当记者多次提出专访刘翔浩的请求后,周逸平解释:“他还有更大的问题要解决。他现在在省政府。”

  9月6日,刘翔浩发布致歉信,表示愿为“苯并芘超标”一事承担全部责任、向社会各界道歉。致歉信中,刘翔浩还恳请广大消费者和社会各界给他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 

  对话湖南省质监局局长蒋新祺:“我公布了,我违法,乌纱帽不保”

  9月2日上午,记者前往湖南省质监局采访。湖南省质监局面对媒体,如临大敌。

  经过多次联系,9月7日湖南省质监局局长蒋新祺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在场还有质监局的法律顾问李德文律师。

  蒋新祺个头不高,稍胖,皮肤黝黑,说话时带着浓重的长沙口音。这个去年6月才上任的局长,刚刚过了一年试用期,而金浩茶油最早发现致癌物是在2月份,仍在其试用期内。如果不是事件瞒报半年,蒋新祺能否通过试用期还是个疑问。

  刚一见面,蒋便递给记者三份资料: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提供的《食品生产加工环节风险监测检验问题样品情况报告》需要(下称报告)、《查处金浩公司问题产品的198天》和《食品安全法》第八十二条。

  时代周报:今年2月份,发现金浩问题产品之后,质监局有哪些举措?

  蒋新祺:我们是正月初一(2月14日)收到江苏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的《报告》。发现后采取了行动。2月18日,质监局抽取了金浩25个批次的样品。经检验发现,有9个批次产品苯并芘超标。最高超标含量超过国家标准限定值的3倍。2月24日,下达了《产品质量抽查责令整改通知书》,封存了22吨多的问题产品,并予以立案查处。

  时代周报:为何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内,质监局迟迟不向大众公布这一消息,是有意隐瞒吗?

  蒋新祺:是不是隐瞒,先看那个(《报告》),再看《食品安全法》,就知道是不是隐瞒。《报告》写了只能向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和当地政府报告。《食品安全法》第八十二条第二款规定,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信息和食品安全风险警示信息,是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统一公布。

  时代周报:按《食品安全法》第八十二条规定,县级以上质量监管部门依据各自职责公布食品日常监督管理信息。这是否属于日常监管呢?

  蒋新祺:风险监测是不日常监管。《质量安全法》规定,日常抽查是我们的职责。你看标题就能看出来,这不属于日常监督。

  时代周报:质监局是否对召回下达通知?

  蒋新祺:我们两次下发通知要求召回。法律有规定,召回是企业的事,政府只负责督促。

  时代周报:金浩秘密召回与质监局和政府部门无关?

  蒋新祺:召回是它的事。法律上,没有公开召回的提法,也就没有秘密召回。这是法律上的一个基本概念。它没有规定怎么行驶,个体通知、口头通知、文字通知都可以。法律上规定召回,没有公开召回。

  时代周报:为何对于召回的产品如何处理,质监局没给一个明确解释呢?

  蒋新祺:这个时候不能谈。(召回)还不能正面报道。新闻界又说你为自己表功。只能不说。

  时代周报:事发后这一技术上的工艺是如何克服的?

  蒋新祺:向政府汇报,拿出资金聘请专家进行研究,经过两个月的时间,找出苯并芘超标的原因。主要原因是温度控制不好。那是把这个科技成果埋在屋里,还是拿去企业推广,去维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于是,7月2日举行会议,对企业进行培训。由金浩茶油试用了两个月。8月底,总局又对茶油企业进行了培训。

  时代周报:在之前,这个技术不存在吗?

  蒋新祺:浸出法18年的历史,对花生油、豆油没有问题,但是茶油却会产生问题。按照林业部门的调查,湖南省质监局对植物油的加工是有贡献的。

  时代周报:食品审查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曾向媒体透露,金浩茶油苯并芘含量超标并非孤例,还有一些茶油生产企业也存在苯并芘超标的现象。

  蒋新祺:是谁?能不能找出来。我不知道他是谁,是不是有这回事。

  我是9月1日出差回来,就吵得沸沸扬扬。我只能沉默。公布出去,我违法,这边网民不高兴,那头国家要惩治你。我公布了,可能乌纱帽不保,还可能追究刑事责任,造成社会问题。我只能沉默啊。

  时代周报:你是去年6月份开始担任质监局局长的,试用期是一年。所以外界有猜测你是为了一己私利,隐瞒消息。

  蒋新祺:猜测是他的事情。猜测也不让别人猜测啊?!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猜测都可以,但是如果猜测的消息发布出去就会引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