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万买下3大医院处方信息 根据用药量给医生回扣

2010-9-29 09:10 来源: 钱江晚报
951 收藏到BLOG
  “统方”是医院里的一种专业术语,其实就是一个医院对医生处方用药量信息的一个统计。哪些医生哪种药用得比较集中?哪种药比较受医生的青睐?这对普通老百姓来说,价值并不大,但是一些爱钻空子的医药代表却视此为宝贝,他们可以有“的”放“矢”,根据医生的用药量兑现回扣,但这些数据是保密的,很难搞到手――除非,收买内鬼。

  李黎就是这样一个到处收买“统方”的人,从2004年到今年,他在5家大医院里都安插了“自己人”。直到今年4月,“自己人”统统被挖了出来,事情因此曝光。昨天,他和其中3个内鬼在杭州上城区人民法院受审(其余2个另案处理),罪名分别是行贿罪和受贿罪。

  一封检举信,牵出一串“内鬼”

  内鬼被挖是因为一封发到检察院的检举信。知情人透露,信原本是来检举一个医药代表的,尽管检举的内容有很多不实,但却给办案的人提供了其他线索,也就是李黎这条线。

  办案人员发现,在李黎这条线中有一个关键人物,杭州市一医院原计算机中心的主任李峰,李黎和李峰关系很铁,早在1999年,李峰进市一医院实习时,李黎就在市一工作了,据说,李黎一直很关照这个小兄弟,很仗义。

  2004年,李黎离开市一医院,在一家科技公司当副总,而他的小兄弟李峰因为业务能力突出,从科员升到副主任,2007年当上了主任。

  李黎后来的业务上经常和一些医药代表来往,这些医药代表都在挖空心思搞医院里的“统方”,李黎就开始做起了这生意。在李峰的默认下,他从2004年就开始去市一里拷取“统方”。

  为了拓展渠道,李峰还帮李黎联系了在省儿保医院信息科的同学周小波,在李峰的参与下,周小波把自己医院的“统方”信息陆续发给李峰,再由李峰转交给李黎,为此,他收到了好处费7万元。

  搞定了省儿保,李峰还帮他联络了浙医二院财务科的副科长夏忠实。据检方调查,夏忠实收了12万的好处费,其余20来万好处费落到了李峰包里。

  昨天,法院没有当场宣判。

  窃取统方,为了更好地卖药

  一位深知医院回扣内幕的医生告诉记者,这样的“统方”主要还是兑现回扣用的,医疗机构定期对采购目录上的药品进行招标,中标后按照医院的零售价执行。药进了医院后,同一个病症,用哪家出产的药,用什么牌子的药,可以由医生说了算,所以医药代表要与各科室的主任和医生联系,月底时,医药代表到医院的药房统计或计算机管理部门收“统方”,最后按医生们的用药量,给回扣。

  但现在我国对医生收回扣现象抓得严,2008年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该意见明确了医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回扣适用商业贿赂罪追究刑事责任,杭州某医院康复医学科主任邱某就因为收受医药代表的药品销售回扣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不过,记者从杭州市检察院了解到,这几年这类案子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