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试管婴儿和明天的克隆人

2010-10-15 14:51 来源: 南方周末
收藏到BLOG

 

  罗伯特·爱德华兹 CFP/图 

  1969年,爱德华兹(中间站立者)和他的研究小组在试管中培育出了人类胚胎。CFP/图

  在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前后,爱德华兹遭到了激烈的反对。那么,一个可能并不多余的问题是,未来的人类社会是否会像今天接受试管婴儿一样接受克隆人?

  英国生物学家、剑桥大学名誉教授罗伯特·爱德华兹获得201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谁都知道,爱德华兹曾经震惊世界的成果是,1978年7月25日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的诞生,他因此也被称为“试管婴儿之父”。


巨大的阻力

  但是爱德华兹的研究最初遭遇了巨大阻力。爱德华兹先后在威尔士大学和爱丁堡大学学习生物学,并于1955年获得博士学位。1958年,他开始在英国国家医学研究中心工作,并开始了他对人体受孕过程的研究,尝试用“试管婴儿”的方法治疗不育。1968年,爱德华兹首次成功地实现了人类卵子的体外受精。1969年,他在试管中培育出人类胚胎,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成功的人工授精实验。然后,在1978年,他与斯特普托创造了人工生殖技术的结晶路易丝·布朗。

  在布朗诞生的前后,爱德华兹遭到了激烈的反对。在西方文化和宗教环境中,孩子是“上帝的礼物”,孕育孩子也是一种夫妻性的自然过程。但是,爱德华兹的人工生殖技术却要绕过夫妻的性爱和自然生殖的过程,这必然会引起宗教人士和全社会的反对。宗教界认为,爱德华兹在扮演“上帝”的角色,并要求其停止扮演这样的角色。而公众和社会又担心,体外授精和胚胎移植会创造出畸形人或“科学怪物”。有人甚至指责他为“疯子”。还有许多人打击爱德华兹的信心,一再对他说,那些孩子(试管婴儿)不会正常发育的。

  迫于社会和伦理的压力,一些捐助者停止为他的研究提供资金,甚至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也一度拒绝为爱德华兹提供资金。但是,许多渴望生孩子的不孕女性不顾社会阻力,为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提供卵子,供他们试验。与此同时,也有来自私人的捐赠资金能让他们继续进行研究。

  1977年,在许多为爱德华兹提供卵子的女性中,有一位叫做莱斯莉·布朗的女性终于与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分享了成功的喜悦。莱斯莉因为输卵管异常而不能自然受孕,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提取她的卵子,在培养液中与她丈夫约翰·布朗的精子结合,发育成8个细胞的胚胎,然后植回莱斯莉体内。经过十月怀胎,1978年,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诞生了。试管婴儿更聪明?

  不过,如同所有发现和创新一样,试管婴儿也面临着考验:这种有悖人类自然生殖过程产下的孩子是否正常,是否聪明?因为在人工操作的生殖过程中,生殖细胞可能会受到伤害,即使是冷冻精子、卵子或受精卵,在冷冻过程中也同样会对生殖细胞造成一定的损害。而且还有一些研究表明,冷冻精子和卵子比正常的精子和卵子活力小,运动速度慢以及畸形多。因此用这样的生殖细胞孕育的孩子,可能比自然方式孕育的孩子质量要差。

  路易丝·布朗的正常生长发育和成人证明了人工生殖技术的可靠。现年32岁的布朗已结婚生子,2007年她以自然方式孕育了一名孩子。此外,路易丝的妹妹纳塔莉也是试管婴儿,她早于路易斯于1999年也以自然方式产下女儿凯茜,成为了第一个以自然方式生育孩子的试管婴儿。

  当然,对于试管婴儿的智商和成长,很多人也担心他们发育不良,体质不好,多病,有许多畸形和残疾,出生时体重较低,甚至导致他们的低智商。然而,几年前法国一个研究小组对400名居住在不同地区的6-13岁试管孩子测试的结果证明,他们的智商极高者超出普通孩子(以自然方式孕育的孩子)一倍多,一半的试管孩子在班上的成绩排名在前20%。他们的聪明是无庸置疑的。

  不过,也有研究人员认为,试管孩子未必就比普通孩子聪明,因为这种智商测定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试管孩子的智商高可能大部分得力于后天的环境。而试管孩子绝大部分生活在高收入家庭,双亲受教育程度也比普通家庭高。

  以爱德华兹最先创造的体外受精(IVF)和胚胎移植为代表的人工生殖技术让约400万孩子出生,为这些家庭带来欢乐,并因此改变了数千万人的生活。因此,爱德华兹的获奖既是科学上的肯定,也是实至名归。遗憾的是,按诺贝尔遗嘱的规定,与爱德华兹共同参与人工生殖技术发明的妇科专家帕特里克·斯特普托因为去世,而未能与爱德华兹共享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三十多年来,人工生殖技术的发展经历了常规的试管婴儿(体外授精和胚胎移植)、卵子胞浆内单精子注射(ICSI)、胚胎移植前基因(遗传学)诊断,再到囊胚培养、卵子和精子冷冻、卵母细胞体外成熟等,这意味着人工生殖技术的发展已超越了单纯治疗不孕、不育的范畴,步入探索生命奥秘和优生优育的更高层次。


“三宗罪”

  爱德华兹获奖消息公布后,梵蒂冈(罗马教廷)圣座生命委员会主席卡拉斯科(IgnacioCarrasco)主教声称,爱德华兹的试管婴儿技术要对三种不好的行为负责。一是让人类的孕育脱离了夫妻行为;二是人的胚胎被摧毁,而生命是从精子与卵子结合开始,因此摧毁胚胎也就是杀人;三是催生了卵子和精子买卖市场。

  卡拉斯科称,“没有爱德华兹,世上便没有售卖数以百万卵细胞的市场,也没有大量放满胚胎的冷冻库。在最好的情况下,那些胚胎会植入子宫内,但他们最有可能的下场却是遭弃置或死亡,这个问题要由新出炉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负责。”不过,卡拉斯科随后认为,这位科学家不应受到低估。

  如果把这一切问题都归到爱德华兹和现在长足发展的人工生殖技术上,显然是不公正的,因为这些问题只是人工生殖衍生的问题,是在使用这项技术中出现的问题,包括生殖细胞(精子和卵子)的买卖、代孕母亲的出现、促排卵药的过分应用导致多胞胎的大量出现、亲权和财产的争夺等。

  尽管世界各国也出台了多项管理人工生殖技术的法规法令,如中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等,但由于管理的不严和人工生殖市场的需求非常之大,因而人工生殖技术的隐患和麻烦并不少见。

  仅以精子和卵子的捐赠和买卖而言,就可能有许多的问题。今天的人工生殖技术有着多种复杂的组合和方式。例如,使用丈夫的精子但用第三者的卵子,使用妻子的卵子但用第三者的精子,或者精子和卵子都使用第三者的。这就会导致夫妻和家庭伦理争论以及财产的争夺,也为后代的亲权所属留下了麻烦。


克隆人问题

  当然,人工生殖技术由此衍生出的一个更遥远的问题是,人类的另一种人工生殖——克隆人是否有可能为社会所接受。

  既然试管婴儿是帮助不育患者获得天伦之乐,解除他们没有孩子的痛苦和创伤,那么,克隆技术同样可以帮助那些因种种原因而失去孩子的家庭。尽管爱德华兹曾明确表示,就目前技术而言,无法保证克隆人的安全性。在创造一个健康的克隆人之前,可能会出现成百上千个畸形儿试验品,同时制造大量基因结构完全相同的人,可能诱发新型疾病的广泛传播。但这并不意味着克隆人不可能出现。

  那么,未来的人类社会是否会像今天接受试管婴儿一样接受克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