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餐厨垃圾多被非法收购 部分成地沟油原料

2010-11-12 10:30 来源: 深圳特区报
收藏到BLOG
  最近,腾浪再生资源发展公司总经理吴双文,在为餐厨垃圾处理设备没垃圾处理而烦恼。“每天收运10来吨餐厨垃圾,日处理量为200吨的机器无法开机。”吴双文说:“自己为这个项目花费了5年心血、投入了六七千万现金。”

  其他的垃圾去哪里了?“相当一部分给养猪、提炼地沟油的人收走了,他们是向垃圾产生企业出钱购买的。”在提到为什么垃圾难收时,南山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和腾浪的吴双文都提到一个词――利益。在付费和免费之间,垃圾产生单位选择了前者。

  而餐厨垃圾产生单位这种行为是应该受到处罚的。根据2007年发布的《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垃圾产生单位将餐厨垃圾交由个人或未取得许可的单位清运将处以2至5万元罚款”。法规早已制定,执法从未出鞘。

  一直关注深圳餐厨垃圾处理的上一届深圳市人大代表吴立民呼吁,每天2000多吨餐厨垃圾正在侵蚀着这个城市,政府应该加大力度,推进这些项目进入正常轨道,避免垃圾围城。

  收垃圾难 千万元设备闲置

  腾浪餐厨垃圾处理项目,经过2005年的小试、2006年的中试,终于在2007年立项。2008年,项目开始建设。

  按照当时立项规划,这个项目的技术工艺为利用餐厨垃圾生产饲料添加剂,日处理规模为200吨。该项目采用获国家专利、已经工业化生产的生化处理制备饲料蛋白粉及有机肥添加剂的技术,建成后每年可生产饲料蛋白或有机肥5万吨、节省填埋占地1万平方米,并通过利用电厂集中供给的蒸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改善片区能源结构;同时还可解决目前餐厨垃圾管理无序状况,避免“地沟油”、进入食品市场。

  在投入六七千万元后,位于南山区月亮湾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南山区餐厨垃圾处理项目于今年4月份建成,6月份就开始试运行。与此同时,南山区政府在4月份就决定对南山区所有餐饮单位的餐厨垃圾进行统一收集、统一清运、集约处理。5月,南山区城管局专门成立餐厨垃圾规范管理办公室,积极推进餐厨垃圾规范管理的各项工作。按照南山区规范餐厨垃圾管理工作的进度安排,6月份前,政府要求餐饮单位和负责集约处理餐厨垃圾的腾浪公司签订餐厨垃圾清运合同。

  吴双文说,餐厨垃圾收运工作从6月1日开始,但6月份每天的收运量仅为3―5吨,7月份每天收运量为5―7吨,8月份每天收运量为6―10吨,9月份每天收运10―12吨。这期间,南山区政府分别在7月、9月和10月,召开了三次餐厨垃圾规范管理协调会。政府决定先拿辖区“吃财政饭”的机关、学校、企业的食堂“开刀”,要求他们先签餐厨垃圾清运合同。在9月的一次协调会上,南山区政府要求南山区教育局负责10月底前完成各中小学食堂的餐厨垃圾规范管理工作,督促各中小学食堂负责人在10月底前到南山区餐厨垃圾规范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填报备案表和签订清运合同。而截至10月28日,南山区3600家餐饮单位,仅有60家签订了餐厨垃圾清运合同。这其中还包括多家政府机关和30多家学校的食堂。

  当吴双文正想着多年的付出终可回报时,却因为餐厨垃圾的难以回收而陷入困境,几千万的机器设备、每日200吨的处理能力,却因为每日只有15吨的回收垃圾而陷入停顿状态。吴双文表示,几个月来,只两次对集中了两天的餐厨垃圾进行处理,产出了饲料蛋白粉1100公斤。为何两个月才开机两次?主要的原因是开机成本太高(一次开机成本超过5万元),处理两百吨和处理10吨餐厨垃圾都要开机12小时,成本相差无几,但产出却悬殊。开机次数越多,亏损越大。

  如今,吴双文不仅要为几千万的设备摆在那不能动弹而烦恼,还得为每天收运回来的十多吨垃圾寻找出路。“为了维护现有客户,每天将收运的垃圾拉到垃圾填埋场填埋,扣去政府170元/吨的运输、处理补贴,每吨还得亏上百元。”吴双文说:“现在每天都在亏,也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利益诱惑 地沟油在掣肘

  餐厨垃圾都去哪里了?根据记者在福田、南山两区的调查情况,有部分餐饮企业用于出卖。

  近日,上梅林一家饭庄的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的餐厨垃圾主要是厨余,免费交由个体收运者运到关外养猪场了,如果没有人来收,便与生活垃圾一起倒进附近小区的垃圾箱里。

  如果有人表示可出钱收运,餐馆人员的反应会是如何呢?10月27日下午,本报记者来到八卦岭食街暗访。在一家餐馆背后,蓝色大塑料桶里装着剩饭剩菜和红色的潲水油。餐馆人员很爽快地说:“只要每月给160元,每天将近一桶的潲水就归你拉走。”

  记者注意到,在这种由各家餐馆自己选择餐厨垃圾出路的状态下,免费收运是其中的最基本选择条件。对于大多数餐馆而言,不把餐厨垃圾随便卖钱就已经是守规矩的了。至于餐厨垃圾被收走后的去向,他们无心顾及。

  南山区南兴路上一家中型餐饮企业的工作人员就告诉记者,每天晚上都有专人来他们店里收运,当有其他人来问时,他们都说已经有人买走了。在这一区域,记者询问十来家餐饮企业,多数企业闭口不谈。

  南山区城管局餐厨垃圾规范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游炳惠也表示有此种情况发生。他说,之前有的情况是负责收运的个人会支付餐饮企业一定的费用,此项费用因企业大小、经营的程度而定,有的餐饮企业每年靠卖餐厨垃圾收入达数十万元。吴双文透露,在一次南山区餐厨垃圾规范管理协调会上,一家高档酒店的相关负责人就在会上透露,酒店餐厨垃圾每月就能卖到数十万元。

  利益,这是在解释垃圾收运难时,南山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和腾浪的吴双文都提到的一个词。游炳惠说,如今腾浪再生资源发展公司是免费收运,没有支付给餐饮企业任何费用,而受利益驱动,很多餐饮企业不愿意与腾浪公司签订清运合同,推进工作困难。

  吴双文告诉记者,在一次南山区的餐厨垃圾规范管理协调会上,有餐饮企业负责人还质问政府或腾浪为什么不能出钱收运餐厨垃圾。

  按照有关规定,南山区政府对该公司的垃圾收运处理给予每吨170元的补贴,包括收运费60元,及处理费110元。

  游炳惠认为,餐厨垃圾处理发生的费用,应该是谁产生谁埋单,根据《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餐厨垃圾产生单位应该是付费给收运企业的。

  而餐饮企业选择了用脚投票,这幕后的推动者就是暴利的地沟油利益链。根据相关数据,每加工一桶毛油再加上“精炼”成所谓的食用油,总成本仅有100多元,但售价高达四五百元,暴利使得不法商贩不顾百姓的身体健康,利用某些餐馆经营者为降低成本而不惜一切的心态,悄悄地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条。从养殖场、餐馆,从搜集者到批发商、分销商,他们都从貌似便宜的地沟油上得到了丰厚的好处。

  处罚较难 规定未真正落实

  关于对地沟油和餐厨垃圾的管理,深圳曾颁布了两份政府令,一个是2002年3月1日起实施的《深圳经济特区服务行业环境保护管理办法》;另一个是2007年10月1日实施的《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两部政令的初衷都是希望“统一收取、统一处理。

  据吴双文介绍,两道政府令都有要求餐饮企业交出餐厨垃圾,在《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中,还有“交由个人或未取得许可的单位清运将处以2至5万元罚款”的条款,但实际情况是,目前未对此进行过罚款。

  采访中,记者难以遇到知晓《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的餐馆管理者。有餐馆负责人回忆说,几年前的确有过一次统一的行动,各家餐馆都到街道办去同一家公司签了收运餐厨垃圾的协议,还购置了专门用来盛装餐厨垃圾的带盖塑料桶,讲清了什么样的垃圾可以入桶,什么样的垃圾要分为生活垃圾处理。当时前来收运餐厨垃圾的车辆装备看起来相当规范,外型像极市政撒水车,车后拖着一个类似大水罐的装置,有机械手可以自动把餐厨垃圾桶提起翻个,将垃圾倾倒进罐内。可不知什么原因,来收了几个月后突然不再来了。

  深圳市人大代表肖幼美在今年两会上提交的建议中提到,南山区城管局有关负责人承认,自《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施行以来,南山目前还未对违规餐饮企业开出过一张罚单,原因是,餐厨垃圾回收还处于试点阶段,一切都需要慢慢推广完善。

  游炳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项目刚刚开始,也不能动用执法力量进行大规模的执法行为,这样只能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他的打算是,从易到难、从大到小地推进餐厨垃圾清运合同的签订,从辖区内吃“财政饭”的食堂、大型餐饮企业,当签约数量达到一定规模时,将对剩下的未签约单位采用执法手段解决。

  而另一个撒手锏――前置审批,也形同虚设。根据《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餐厨垃圾产生单位应当将垃圾产生量和清运合同向所在区主管部门报备案并取得回执,在办理《污染物排放许可证》、《卫生许可证》等相关证照的年审时,应当向环保、卫生等部门出具清运合同备案回执。

  而对餐厨垃圾清运、处理企业行政许可事项,也在去年8月被取消。市城管局环卫处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一些没有技术和设施的企业或个人,都可从事餐厨垃圾清运和处理业务,难以管理。鉴于此,该部门表示还将协调其他政府部门,上报市政府恢复相关行政许可制度,保证餐厨垃圾由具备资质的企业进行清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