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顶尖人才短缺外流仍然严重

2010-12-14 10:34 来源: 文汇报
927 收藏到BLOG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号称“思想实验室”(idealab),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许多理念(如“文化多样性”)都是由UNESCO率先提出,或是在其大力倡导与推介下才深入人心的。我曾参与翻译了UNESCO《世界科学报告1996》,组织翻译了《世界科学报告1998》,最近看到《2010年UNESCO科学报告》,倍感亲切(尽管新报告的标题中少了“世界”两字,但是,报告的性质仍旧是 “世界科学报告”则毫无疑义)。我觉得,这本报告对人才外流的论述,尤其值得国人关注。

  报告说,“俄罗斯的R&D系统拥有研究人员的数量大于其财力资源”。其实,中国也同俄罗斯的情况类似,尽管近年来我国各级财政和企业对研发活动的支持力度大大增强,但是,相对于研发人员总数来说,我们的研发支出总额仍旧不算高,明显属于“僧多粥少”。在这种情况下,是比较容易发生人才外流的,比如若干年前的俄罗斯。

  报告还说,“高素质人才外流成为过去十年的一个特征”。“经合组织国家5900万移民中,有2000万人是高素质人才。人才外流困扰着发展中国家”。该报告并没有将中国视作人才流失严重的国家,但我认为,中国高层次人才的短缺与外流仍旧是个突出问题。

  我曾定义了一个“人才外流严峻指数”。我们把汤森路透“基本科学数据库”所列出的“高被引作者”(各学科被引用次数居于全世界前250名的那些论文的作者)作为“顶尖人才”的操作性定义。那么——

  A国对B国的人才外流严峻指数=(出生于A国的高被引作者占B国高被引作者总数份额)/(A国高被引作者总数占世界高被引作者总数份额)。

  分子表示A国对B国的高级科技人才贡献,分母表示A国的科技实力。为什么需要这个分母呢?一个国家若实力很强,即分母很大,则即使外流人才绝对数很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我国的乒乓球。

  本所研究人员根据1997-2006年高被引作者的国别分布和出生地信息,分别计算了有关国家和地区的“人才外流严峻指数”,结果如下:

  中国大陆,28.0;印度,13.0;俄罗斯,5.1;韩国,4.2;中国台湾,3.6;中国香港,1.4。可见,中国大陆人才外流最为严重!

  当然,出生于中国、目前在美国效力的那些科学家,并非都是我们自己培养的,也有从小去了美国的,去的时候还算不上人才,对于这样的人,“人才外流”不是准确的描述。不过,这种情形对于俄罗斯、印度、韩国等国都存在。因此,上述总体判断是不错的。

  美国商会和美国国际员工协会不久前发表的报告说:“允许在美国大学毕业的顶尖人才直接拿到绿卡,将帮助美国雇主在未来继续成为世界领先的创新企业”。对于他们咄咄逼人的人才竞争态势,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为了根本扭转人才外流局面,需要多管齐下增强下一代的民族凝聚力,需要进一步增加研发投资以使得热爱科学技术事业的年轻人都有一个小试身手的舞台,需要培育“宽容失败、着眼长远”的创新文化。我希望,《2010年UNESCO科学报告》能够对我们各级科技管理者有所触动,使之真正重视解决人才外流问题,将“以人为本”落到实处。(作者为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总工程师、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