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能源部经费吃紧殃及工业界

2011-3-22 08:44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美众议院提出该国历史上削减幅度最大预算计划

  美国国会众议院日前在其公布的2011年开支方案中,将能源部科学办公室的预算从目前的49亿美元削减到40亿美元。最新出版的《科学》杂志发表文章指出,18%的削减幅度不仅给能源部所辖的全部科学项目一个急刹车,也给由其他机构和私人企业资助的研究造成严重破坏。目前,该开支方案已送交国会参议院讨论。

  “持续预算提案”是指美国在本年度预算未通过前先按上年度预算数支出的提案或决议。目前,美国政府2011年度的预算案还有待国会批准,因此,新一届的国会众议院提出了2011预算剩余年度内的开支方案。这一开支方案是美国历史上削减幅度最大的预算计划,提议在总统2011年预算需求的基础上削减1000亿美元开支,以期将政府开支拉回到2008年的水平。其中要求将能源部科学办公室的预算削减18%,即在2010年49.64亿美元的基础上削减9亿多美元,降至40.21亿美元,这将影响到能源部科学办公室所资助的10个国家实验室和大学中的研究项目。

  能源部所辖的10个国家实验室拥有2.5万多名科学家、工程师、技术人员和其他职员。对此,能源部部长朱棣文表示,众议院议案中对2011年下半年能源研究的削减将导致科学家的流失,危及未来几年的美国科学。他在评价这份开支议案时说:“我们是在全球竞争最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中国正在努力吸引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正在做博士后研究的学生们回去。他们说,‘回来加入我们,我们给你机会,你们给我工作。’我们并不想失去这些人……请记住,我们已度过这个财政年度一半的时间,因此,这将对实验室的运行产生严重影响。这意味着暂时解雇和遣散。”

  《科学》的文章认为,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众议院反对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加强清洁能源研究方案,这可能是能源部科学办公室经费被削减的主要因素,但是,如果这一支出方案得以执行,它所产生的影响将大大超出清洁能源研究技术领域。

  斯蒂芬·沃瑟曼是美国礼来公司的化学家,在能源部所属的阿贡国家实验室从事先进光子源研究,他指导了公司的一项价值1000万美元的实验。他和另外3位礼来公司的员工用实验室的X射线研究蛋白质结构,他们的工作支持公司近一半的药物发现事业。他说:“事实上,在美国运作的每个大型制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都会使用阿贡实验室或能源部资助的其他同步加速器……对阿贡实验室运行计划的永久性削减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应该怎么做,包括将我们的X射线结晶学研究的相当部分转移到海外的可能性。”

  一位民主党议员表示,阻止礼来公司开发下一个“爆炸性”药物的可能性,这也许是众议院共和党希望通过削减目前开支以减少1.5万亿美元财政赤字时所没有想到的结果。这位议员认为,众议院减少能源部科学办公室9亿美元的经费,并不是要关闭国家实验室,但科学是一个软目标,是一项长期的投资,很难解释从中会获得什么。

  美国2011财政年度开始于2010年10月,结束于2011年9月。《科学》的文章指出,这个在财政年度几乎过半时提出的18%的经费削减方案,相当于让能源部在剩余的时间中削减36%的开支。能源部科学办公室主任威廉姆·布林克曼说:“在这一年剩余的时间里,我们将关闭一些实验室。”除了让其同步加速器、超级计算机和其他设施放空之外,能源部还将遣散几千名国家实验室员工。

  难以想象的是,闲置阿贡实验室的高级光子源将殃及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美国环球油品公司(UOP)是世界领先的炼油、石油化学和煤气处理技术公司,该公司用阿贡实验室产生的X射线来研究他们所需催化剂的原子和化学结构,这些催化剂用于世界上60%的汽油精炼。UOP的化学家西蒙·拜尔说:“如果这些设施关闭几个月,那么将是一场灾难。”

  然而,对能源部所属科学设施的上万名用户来说,他们可能还没意识到这些灾难的后果。海伦·贝尔曼是美国罗格斯大学的结构生物学家、全球蛋白质数据库美国分部主任,他估计,在蛋白质数据库中储存的约7万个蛋白质结构中,有75%的新蛋白质结构是最近几年通过X射线同步加速器做出的,“如果同步加速器关闭了,这将给结构生物学带来一阵寒流”。

  众议院的开支议案并不特别针对科学办公室的六大项目:基础能源科学、高能物理、核物理、聚变能科学和高级科学计算等。然而,它明确要求将生物和环境研究项目的经费从5.88亿美元减至3.02亿美元,这个幅度高达49%的削减实际上是要在下半年取消这些领域的研究项目。这些研究项目支持了能源部绝大多数的气候和环境研究,并在过去资助了联邦政府在译解人类基因组方面的工作。

  这种大幅度的经费削减也导致能源部科学办公室内部不可避免的取舍决策:哪些实验室值得保住?哪些实验室需要关闭?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的实验室主任中,6位主任表示,从个人角度讲,能源部科学办公室应该选择谁是赢家、谁是输家,而不是平均的一刀切。然而,每位主任都认为自己的实验室有足够的理由存在。

  能源部的官员们可能会尝试关闭一些项目,如高能物理或核物理,以保护基础能源科学,支持用户设施和材料科学、凝聚态物理、化学及其他拥有广泛应用前景的研究。然而,能源部的用户设施主要基于粒子加速器。费米国家实验室粒子物理部主任皮尔·奥多恩说:“我想,每个人都同意我们应该努力做长远的投资。”

  迄今为止,众议院的开支削减计划还未成定局。参议院还将提出自己的版本。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已表示,他们反对众议院提出的诸多削减条款。然而,没有人期望最终的版本能恢复能源部科学办公室的全部科学项目,也许,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即使能源部的科学预算在下半年有所回升,部分科学家也担心实验室会越变越弱。美国环球油品公司的西蒙·拜尔说:“我认为,最大的担心可能是失去高技能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