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国强:“瘦肉精”,疑是三聚氰胺转世

2011-3-17 14:02 来源: 钱江晚报
636 收藏到BLOG

  跟前几年的“三鹿”一样,奶出问题,是因为牛出了问题,牛出问题,是人出了问题。同样,猪肉出问题,也是人先出了问题。这几天,最受人关注的新闻,国外是日本地震,国内就数“瘦肉精”了。地震和“瘦肉精”都是要人命的,地震是老天爷跟人过不去,“瘦肉精”是人跟人过不去。

  “瘦肉精”其实有两种,一种是给猪吃的,通过猪给人吃,就是那种叫做“盐酸克仑特罗”、“莱克多巴胺”等名称的化合物,有兴奋作用,兴奋过头猪会死。还有一种不通过猪,直接喂给人。这种“瘦肉精”叫做“腐败”。

  央视记者调查得知,在河南孟州市、沁阳市、温县和获嘉县,喂了“瘦肉精”的生猪,每头猪花两元钱左右就能买到检疫合格证明,花上一百多元买通检查站,就过了“瘦肉精”检测这一关,每头猪交10元钱就能得到一张“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明”。

  一个个检查站,本来应该组成一条食品安全的防线,现在这条防线变成了一条利益链。利益链一旦形成,就一环环相扣,不容其中一环“叛变”。一名检疫人员向记者透露,当地违禁使用 “瘦肉精”的情况,他们也很清楚,“不是没发现,问题是发现了有的事,也不能多事。”

  这话最耐人寻味了:“不能多事”。这意味着照章办事,认真检疫不受鼓励,“多事”就是“坏事”,坏了一些人的“好事”——监管权力异化成了寻租机会后,权力的“内部人”也必然跟着异化,不管你是否情愿,谁不服从,谁就是“叛徒”,会遭到惩罚。“瘦肉精”,好像一张试纸,测试出权力肌体的败坏程度。

  权力肌体的败坏,引导了基层社会的败坏。“检查也没啥规律,不过一般要是说省里边或者外边人来检查了,一般县畜牧局会提前通知。”这是养殖户对央视记者说的。养殖户为什么会对记者一点也不隐瞒,把“内幕”说得这么直白?只有一种可能:在外人看来是“内幕”,他们不觉得是内幕;犯法的事情,在他们是很正常的事情,外人惊讶他们胆子怎么那么大,他们一点也没觉得做这种事情还需要“胆子”。当这种心理成为普遍现象时,说明在一定的地域内,人们的普遍认知当中,已经没有是与非的区别,没有违法与否的区别,没有罪与非罪的区别。

  “三鹿事件”之后,一直有大大小小的食品安全问题被曝光,只是“瘦肉精”涉及地区更广,涉案部门更多,更有轰动效应罢了,这说明,“三鹿事件”基本上没有触动相关的监管机制,也没有能够改变监管部门嗜“药”的习性,只不过由三聚氰胺改吃“瘦肉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