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污染事件时有发生 铅酸电池企业为啥老惹祸?

2011-5-05 08:23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去年环保部调查的6起铅污染事件一半由铅酸电池企业引起――

  铅酸电池企业为啥老惹祸

  近年来,血铅超标重金属污染事件时有发生,引起广泛关注。4月份开始的 2011年全国环保专项行动,重点是加大重金属排放企业排查整治力度,遏制重金属污染事件上升势头,首要任务是全面彻查铅蓄电池行业企业的环境违法问题。

  铅酸电池企业为什么会成为整治重点?造成铅污染的工业还有哪些?什么样的铅污染会造成血铅超标?发现血铅超标,政府和百姓该如何应对?针对公众关心的这些问题,本版推出系列报道作出回答。

  陕西凤翔、湖南武冈、广东清远、安徽怀宁,这两年,铅中毒这个黑暗的词汇把这些地名联系起来。今年3月,浙江台州又有160多居民血铅超标。环保部调查发现,去年6起较大的铅污染事件一半由铅酸电池企业引起。

  铅酸电池行业为何发展迅速?铅酸电池企业为啥老惹祸?有没有办法彻底整治?记者作了一番调查。

  铅酸电池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

  行业发展速度很快,但存在低水平建设现象

  众多铅污染事件指向铅酸电池企业,让这个行业蒙上了阴影。这不禁让人发问,以有毒有害的铅为主要原料的这个行业也同样有毒吗,生活中能否离开铅酸电池,我们能放弃这个行业吗?

  原料有毒并非行业有毒。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告诉记者,19世纪中叶铅酸电池诞生以来,其生命力可谓经久不衰。目前,铅酸电池主要应用于三个领域:一是汽车、摩托车等的启动电池;二是电动自行车所用电池,我国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在2亿辆左右,而且以每年2500万到3000万的速度增长,使得这类电池的需求与日俱增;第三类是工业电池,主要用于不间断的交通、通讯设备上,比如应急通讯车的电力供应保障、动车组的车厢备用电系统,都离不开铅酸电池。

  铅酸电池的应用还不止这些,太阳能、风能设备也离不开它,尤其是在国内大力推动电动汽车生产使用的大背景下,铅酸电池的应用前景更是一片光明。

  “铅酸电池作为动力电池有很多优势,性能稳定而且价格便宜。以电动汽车为例,配备铅酸电池的电动汽车一次充电可行驶百公里,整车价格不超过10万元。而如果配备锂电池,光电池的成本就高达十多万元,虽然一次充电可行驶200―300公里,但整车的价格至少要几十万元。”

  王敬忠介绍,10年前铅酸电池行业产值仅在百亿元左右,随着需求的不断增加,去年铅酸电池的产量已经达到1.4亿千伏安时,产值跃升至千亿元左右。

  发展速度虽然快,整个行业却呈现分散扩张、简单转移、低水平重复建设现象。目前各地已经拿到生产许可证的企业约有1800多家,根据国家统计局2007年至2008年度的数据,产值在500万元以上的企业只有200多家,产值在亿元以上的更是少之又少。

  上规模才能上水平。中国电器工业协会铅酸蓄电池分会副理事长、天能动力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说,一家大型铅酸电池企业每年环保投入高达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只有这样的投入才能保障环境安全,这是小企业根本无力承担的。

  今年3月,环境保护部对11个重点省份31个重点地市的388家铅蓄电池企业进行督查。“从督查情况看,铅蓄电池行业中,除少数大型企业较为规范外,大多数中小企业存在建设项目违法问题多、污染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不当、卫生防护距离不落实等问题。”环境保护部重金属污染防治办公室副主任张嘉陵说。

  生产和回收环节都可能产生污染

  大量中小企业生产工艺落后,“三废”排放严重 一座江浙普通的多层居民房,上面住人下面开厂。铅尘、铅烟飘飞,含铅废水直接进了地沟,包括工厂主在内的工人连一般防护甚至都不做。王敬忠的一次调研中,一家作坊式工厂的工作环境让他感到震惊。“人们对环境污染、对自身健康的影响都不是很了解,哪还谈得上污染治理设备的投入?”花一二十万元就能建个工厂,做工认真点产品也能拿到合格证,这样的企业在许多地方遍地开花也就不足为怪了。

  “铅酸电池在生产与回收环节都可能产生污染。”王敬忠说,在铅酸电池的生产过程中,涂板工序以及电池清洗工序会产生含铅的重金属废水,在板栅铸造、合金配制、铅零件及铅粉制造等工序,不可避免地产生多种含铅烟、铅尘。

  铅酸电池的下游产业是再生铅产业,这个产业目前污染相当严重。张嘉陵介绍,废旧铅酸电池回收过程中产生的主要污染物为熔炼加工过程中排放的铅蒸气、铅尘、废水以及冶炼废渣。由于历史原因,铅酸电池行业仍以大量中小企业为主体,使得传统的小反射炉、冲天炉等工艺大有市场,甚至原始的土炉土罐熔炼仍然在应用。

  “铅酸电池处理中,极板和铅膏混炼,经预处理工艺的企业很少。大部分企业没有采取烟尘处理,熔炼过程中排放的铅蒸气、铅尘等超过国家标准几倍甚至几十倍。”言及此,张嘉陵忧心忡忡。

  把电池拆开后,含铅酸液随地一倒,露天支起个坩埚就炼铅,这就是很多土法炼铅者的“操作流程”。“一棵几人合抱的大树,被电池废液活活烧死,看到这样的情景谁不痛心?”王敬忠说,铅酸电池生产、回收的小作坊的确可称为环境天敌,而正是这些污染严重的小作坊,成了多起血铅事件的肇事者。

  环保专项行动彻查将做到“六个一律”

  铅酸电池行业“除黑消毒”,关键是加强监管

  针对铅酸电池行业的污染状况,4月开始的2011环保专项行动,首要任务就是彻查铅酸电池企业。在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上,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说,彻查将做到“六个一律”,即对未经环评或达不到环评要求的,一律停止建设;对环保、安全设施、职业健康“三同时”执行不到位的,一律停止生产;对无污染治理设施、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或超标排放的,一律停产整顿;对无危险废物资质从事废铅蓄电池回收的,一律停止非法经营活动;对不能依法达到卫生防护距离要求的,一律停产整顿;对发生重大铅污染事件的,一律追究责任。

  “‘六个一律’反映了领导层的决心,这对于行业整治是一个大好机会。”王敬忠说,美国铅酸电池行业用铅量占全美用铅总量的90%以上,但得益于健全的法规和有效的管理,铅酸电池生产造成的铅排放仅占全美总排放量的1.5%。他认为,只要加强管理,理顺机制,铅酸电池行业“除黑消毒”并不遥远。

  提高准入门槛是行业整治一个重要手段。去年底,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已经配合有关部门提出了铅酸电池生产企业以及废铅酸电池回收企业的准入条件,初步规定新建生产企业规模不低于50万千伏安时,老厂改造规模不低于20万千伏安时;新建废铅酸电池回收企业规模不低于5万吨,老厂改造规模不低于2万吨。

  “能跨过这个门槛的企业,年产值都不会低于1亿元。我们的理想是全国整合成百余家大型铅酸电池生产企业,不仅环保水平高,也利于行业管理。”王敬忠说。

  加强监管是铅酸电池行业“除黑消毒”的一大挑战。虽然环保部有关部门已经出台《铅蓄电池行业现场环境监察指南》,但是如何确保污染小企业不再死灰复燃,不仅考验着监察水平,也考验着各地的执法能力。为弥补环境监察能力的不足,环保部要求在2011年7月30日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在公开媒体上公布辖区内所有铅蓄电池企业(加工、组装和回收)名单,接受社会监督。

  有效防护标准滞后,整体设计缺失

  呼唤国家支持,促进铅酸电池行业升级转型

  “抬高门槛,严格监管虽然可以让行业重新洗牌,但是还不能解决铅酸电池行业的既有问题。”在记者采访中,国内几家大型铅酸电池企业都有这样的共识。

  “我们理解‘六个一律’,但是反对一刀切。”张天任表示,以安全防护距离为例,环保部门的监察监管还在沿用1989年卫生部门出台的500―800米的标准。行业经过多年发展,技术、工艺都有改变,但是却沿用这样一个标准,这让很多历史悠久的大企业左右为难。由于历史原因,这些企业很多都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如果按照“六个一律”中的要求,这些企业要么关门、要么违法。张天任认为,大企业是行业的支柱,应该根据现有的技术水平重新认定安全防护距离,规范行业标准,以利于大企业的整改。

  更令电池企业担心的,是工厂整体专业设计的缺失。多年前,电池生产归属于机械工业部,机械部所属的一家设计院负责电池厂的设计。由于部委调整,原有的设计院已经不再从事这项工作,这个专业就形成了空白。

  目前,国内铅酸电池行业还处在纯手工到半自动过渡的阶段,张天任表示,如果能有全套设计,加上流水线式的自动生产设备,铅酸电池生产对环境的影响可以减少60%―80%,这对于加速行业的升级转型十分关键。当然,实现这样的目标,单靠企业单打独斗的研发力量明显不足。

  “要使这个行业有长远的发展,国家必须下大力气给予更多扶持。”张天任表示,从规划设计到装备制造,只有在产业链条上实现技术创新,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制约行业发展的环境问题。

  害人的铅污染

  2009年8月,陕西省凤翔县615名儿童血铅超标。

  2009年11月,山东省宁阳县辛安店村吴家林村121人血铅超标。

  2009年底,安徽省怀宁县高河镇新山社区228名儿童血铅超标。

  今年3月中旬以来,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峰江街道上陶村等3个村庄168人血铅超标,其中儿童53人。

  这些地方的血铅超标,都与周边铅酸电池生产企业或者铅冶炼企业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