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拒饮紫金矿业污染用水 致癌物检测数据消失

2010-7-21 10:01 来源: 中国广播网
收藏到BLOG
  “7・3”紫金矿业污水泄漏事件导致汀江遭到污染,尽管事件过去了半个多月,但是阴霾仍未散去。上杭县当地居民仍在担心来自汀江的自来水不安全,当地的桶装水销售火爆。为了消除居民的担忧,上杭县政府部门加大了对水质的宣传和检测力度。

  最近几天,到上杭县任何一个政府部门办事,倒茶的接待人员会特地叮嘱这样一句话:“我们现在都喝自来水。大家从来都是喝自来水。”

  自从 “7・3”紫金矿业污水泄漏事件发生之后,有关水的话题,成为上杭县居民饭后最热的谈资。

  污水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鱼大量死亡,居民担心来自汀江的自来水也有有害物质。

  记者:这个水有问题吗?

  康村村民游梦婷:紫金矿业不是泄露了什么东西,不能喝了嘛,我们都喝买的水。

  而自来水只被用来洗菜、拖地、冲马桶。

  记者:这个水平时是洗菜?

  游梦婷:洗菜、洗衣服、拖地、冲卫生间。

  记者:水闻起来会有味道嘛?

  游梦婷:这水放在桶里,放几天就会起像青苔那样的东西。

  老罗是上杭县的一位三轮车夫,每天在街上蹬三轮维持生计。他说,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赚30多块钱,不好的时候只有7、8块钱的收入,但他不得不每天还要花费2块钱去买水。

  记者:大部分人都是买水喝?

  老罗:对对,大部分都是从店里买水。

  记者:山上下来的?

  老罗:山上拉下来的,两块钱一桶。

  记者:一桶多少斤?

  老罗:30多斤。

  记者:买水的人多吗?

  老罗:很多。

  记者:为什么不喝自来水呢?

  居民:不能喝啊。

  记者:为什么呢?

  老罗:我也不清楚。

  记者:买来做饭用的?

  老罗:对啊,做饭啊,温开水啊,洗衣服用自来水啊。

  记者发现,甚至一些饭店也不敢用自来水,怕影响生意。

  记者:你门口放了好多桶装水啊,做什么用呢?

  店主:做冰。

  记者:为什么不用自来水做呢?

  店主:大家放心,老人家做生意,首先一个是良心道德,那不好吃的东西给人家吃了,我们不敢给人家,到时候我们良心上也过不去吧。自来水我现在最近少用,包括家里都不敢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居民都表示,当地人早在5、6年前就不敢饮用自来水了。

  居民:像我们城区的人全部都买水喝。

  记者:自来水喝不了吗?

  居民:从来也没有,几年都没喝过了。

  由于桶装水销售生意火爆,上杭县这个小县城这几年多出了数十家桶装水销售站。龙岩绿泉饮料公司生产的桶装水在上杭县占据很大的市场,上杭县人民路这家销售站每天能卖出100多桶水。

  记者:一天能走多少水啊?

  店主甲:我们这100多桶。

  店主乙:100多桶。

  尽管已经是晚饭后,这家店仍不时有人前来买水,店主黄女士桌子上送水的热线电话还是不断响起铃声。

  为了消除居民的担忧,上杭县政府发布消息,截止到7月20日,汀江水质铜离子、PH值等指标均达到国家三类地表水标准,可以安全饮用。

  连日来,上杭县政府还号召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全都饮用自来水。7月19日晚上,上杭县电视台还播发了一条新闻,画面是上杭政府工作人员站在水龙头前打水的镜头。

  上杭县自来水公司也加大了对水质的检测。

  自来水公司董事长邱志强:我们这里可以检测铜、铁、锰、浊度、色度、还有菌落总数、大肠杆菌、余氯。

  昨天,曾有媒体报道:因受到紫金矿业污染影响,福建和广东交界处水质中检测出化学物质六价铬,这种物质如果超标,会导致癌症的发生。尽管广东省

  环保厅昨晚公布的检测数据显示:截至到昨天上午8时,广东境内涉污染水域断面六价铬浓度低于检出限,但是六价铬的含量在上游福建境内是否超标,却依然是各方关注的问题。

  记者在福建调查发现,各方关注的这一检测数据,事故发生后却从福建有关部门的对外文件中消失了。

  记者就“六价铬”的含量问题,专门采访了上杭县自来水公司董事长邱志强。

  记者:六价铬呢?

  邱志强:六什么?

  记者:六价铬!

  邱志强:六价铬……这个想不起来了,那个我背了,但我不是自来水专业的,我是董事长,记不了那么多。

  事实上,对于六价铬这个物质,上杭县环保部门并不陌生。记者在上杭县街头的政府公告栏中发现,上杭县环境监测站公布了6月26日的水质监测结果,六价铬的检测位列其中,当时小于0.05的标准值,也就是说在允许范围内。但不知为何,7月3日泄漏事故发生后,六价铬的检测数据却消失了。

  上杭县环保监测站罗伟金站长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前后矛盾。

  记者:六价铬有检测吧?

  罗伟金:有,那个有。

  记者:最新的数据能给我们看一下吗?

  罗伟金:这个不是很方便 ,这是机密问题。

  记者:这怎么是机密呢?你六月份的都公示了,七月份的怎么不公布呢?

  罗伟金:每个月都公布。

  记者:每个月都检测吗?

  罗伟金:每个月至少做一次检测。

  记者:紫金矿业事件发生后你检测了几次?

  罗伟金:事件发生后,那么久了,我想不起来了。因为最近我们主要抓铜的问题。

  记者:也就是说这段时间还是没有对六价铬进行检测?

  罗伟金:这段时间是没有检。

  记者:为什么呢?

  罗伟金:这个我也不是很好回答。

  有关这一事件的最新情况,记者将持续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