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淘汰落后产能

2010-8-09 11:52 来源: 新财经
699 收藏到BLOG
  一场面向落后产能的“淘汰风暴”,正前所未有地猛烈刮起。

  5月5日,国务院召开全国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温家宝总理作了重要讲话,强调本着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高度负责的精神,将下更大的决心,采取铁的手腕淘汰落后产能,确保实现“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

  5月27日,全国工业系统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着重分解了2010年任务,将18个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目标任务下发至各地方政府,并强调指出,“各地要在当地媒体和互联网上公告需要淘汰的落后产能、落后工艺设备、淘汰时限及企业名单……要确保今年应淘汰的落后产能在第三季度前全部关停。”

  淘汰落后产能,这次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

  重拳之下,谁将出局

  由国务院作出如此高规格、高格调的产能“淘汰赛”,且立下“第三季度前全部关停的‘军令状’”,决心之强实属罕见。正如工信部部长李毅中所说:“除了迎难而上,背水一战,已经别无选择,而且行动越晚越被动,行动越迟代价越大。”

  面对政府的决心,谁将黯淡出局?

  5月27日,全国工业系统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会议召开,提出了18个重点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具体目标、任务和时间表,电力、煤炭、钢铁、有色金属、水泥、造纸、纺织等高污染、高耗能行业榜上有名。

  以焦化业为例。当前,焦化业面临过度竞争,焦化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上市公司*ST山焦,因2008、2009年连续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美锦能源、安泰集团和四川圣达也发布了业绩亏损或利润下降预告,在国务院淘汰落后产能的重拳冲击之下,这些企业的生存前景可想而知。再以水泥行业为例,光大证券研究报告显示,受淘汰落后产能的影响,敏感性最高的省份依次为山东、广东、河北、福建和江西,塔牌集团、冀东水泥等上市公司所受冲击较大,而福建、江西等地的中小水泥企业,将被重组出局。

  还有电力行业,在节能减排力度持续加大的大背景下,未来淘汰的主要对象,是二三线电厂及部分自备电厂。A股电力板块58家上市公司,近几年至少有1/3以上处于亏损状态,主要集中有火电上市公司中,像华电能源(3.82,0.01,0.26%)、ST能山、*ST祥龙等,今年是“屋漏偏逢下大雨”,不得不面对一个生与死的大限。

  钢铁行业也是如此,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说,在这一轮淘汰落后产能的大洗牌中,为数上千家的中小钢铁企业、钢铁“黑户”将面临生死考验。

  重压之下,企业如何自救

  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专家委员金思宇认为,到2012年,全球产能过剩将达到一个高点,如果中国工业继续盲目扩张将非常危险。因此,中国的钢铁、石化、焦化、有色等行业现在必须进行调整,否则就来不及了。财经评论员叶檀说,随着信贷政策乃至财政政策的收紧,一旦产品价格大幅下跌,未调整的企业可能将面临砸锅卖铁或者死掉的境地。

  面对全球债务危机升级、绿色壁垒加剧和国内淘汰落后产能加快的三重挑战,国内众多进入落后产能淘汰目录的行业和企业,转型创新已是迫在眉睫。但该从哪些环节入手?采取什么产业战略应对?才能在低碳经济时代找到转型、升级之路,从而获得再发展的先机?

  加强环保意识,着力培育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新产业增长点。以开发适销对路、高标准的绿色产品为目标,以拓展绿色营销为主轴,从产品设计到生产过程、市场营销乃至废弃物回收利用的整个过程,全力注重环境保护,最终实现企业利益、社会效益与环保效益三丰收。

  具体而言,在重工业方面,中国企业应优先研发节能、能效技术、煤炭清洁利用技术及其系统集成(包括整合煤气化联合循环和煤炭多联产);加快节能、新能源汽车技术的开发与推广;除了传统能源,核电,包括太阳能光伏发电、太阳能热发电、风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都是优化生产结构、企业升级换代的有力途径。在轻工业方面,重点发展生物医药、软件IT业、移动通信、三网融合等产业,加快发展低碳经济,加快占领国际产业竞争领域的制高点。

  通过内部“三废”综合利用,实现节能增效。没有被淘汰的行业,只有被淘汰的企业。在循环经济理念下,所谓“废物”,不过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工业生产过程中会产生许多“废物”,但企业可通过技术、设备更新改造实现节能增效,并通过减排环保措施,加强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水、废渣等“废物”的循环利用。把“三废”综合利用作为转变增长方式的突破口,既能实现减少排放和环境污染,又能达到综合利用资源、提高企业竞争力的目的。

  多年来,金威、珠江等啤酒公司将啤酒废水厌氧处理过程产生的沼气用于发电和制冷,真正实现了变废为宝,燕京啤酒(21.97,-0.12,-0.54%)将瓶渣卖给制瓶企业做原料,废标纸卖给造纸企业做原料,炉渣出售给建筑企业生产防水材料,干酒糟作为牛、羊等家畜的优良饲料销往全国各地,每年创造直接经济效益可达数百万元。

  发展外部配套产业,推进循环经济。实际上,任何行业的低碳都需要配套发展,也即再造一个配套产业,而不是简单地把它们淘汰撵走。而这,急需国家从财政、税收和资金上进行扶持,从未来着眼进行通盘考虑。至于地方政府,则应从引进企业时,就要充分考虑配套产业的跟进,形成配套完整科学、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链,创造区域性的循环经济。

  比如,发电、炼焦、钢铁等行业是二氧化碳排放的重灾区,可在企业附近盖配套的大棚“三废”综合利用室,把排放的二氧化碳引进大棚,发展果蔬农业,通过光合作用,农作物吸收二氧化碳、排放氧气。如果上述行业的企业全部上马这种配套,国内二氧化碳密度将有效下降,空气将得到进一步净化。专家认为,这种方式并不需要高技术投入,只需把烟囱横向设置引进大棚群体间就行,并通过最后一个出口来过滤二氧化碳或技术处理成液态装置。

  再如,对皮革、造纸等化工产业,排水会引发富营养化,既然如此,就有必要引进藻类加工企业。有的藻类中可以提取生物柴油,有的藻类可产生植物油,有的藻类可以提取制药业所需的叶黄素,可谓是一举多得。麦肯锡机构的研究表明,如果中国对每个行业都进行低碳化处理,将为国内创造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又能保护蓝天绿地。

  进行产业外移,开拓国外市场,寻求剩余产能的“二次落地”。饱和的国内市场空间和生存环境的恶化,迫使我国企业必须及早寻求和开辟第二市场。而这第二市场何在?那就是通常意义的国际市场。今天的“中国制造”相比一二十年前,无论是技术、规模还是竞争力都有重大提高,国内一些行业、企业可能处于产能过剩、生产线落后的尴尬状态,但对第三世界而言,如东南业、非洲、南美洲的不少国家而言,反而急需中国的一些产业去填补它们国内的产能不足和市场空白,这为国内钢铁、建材、水泥、轻工等企业花开“第二春”,提供了一个新的生存环境。

  我国的白酒、啤酒及酒精行业,应是一个“三高一低”的“落后产业”和“限制性产业”。目前,国内有3万多家白酒企业、近百家中小啤酒企业,在未来不少企业将被淘汰出局,因此急需开拓国外市场,转移过剩产能。青岛啤酒(35.62,0.11,0.31%)这几年在台湾、泰国和南非投资建厂,对于其实现市场国际化,化解产能过剩,具有重要的意义。面对国内资源紧张和环保壁垒,中国铝业(10.71,0.01,0.09%)、中色股份(15.40,0.31,2.05%)、紫金矿业(6.19,0.03,0.49%)、兖州煤业(18.42,0.35,1.94%)等企业纷纷到非洲、澳洲建厂买矿,布局国际化。武钢、宝钢等钢铁企业也分别在在巴西、澳大利亚、朝鲜投资兴业,开辟了企业的第二条生命线。虽然时下国内企业产业外移,开拓国际市场的并不多,但方向对头,十分可喜,政府应当在相关政策上给予鼓励。

  重拳能否有效落地

  自2005年国务院第一次部署抑制产能过剩以来,经过长达五年的治理,我国产能过剩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变得更加严重。2009年,钢铁行业就出现了越优化淘汰,产能越创历史新高的怪事。

  因此,此次国务院重拳治市,人们仍存疑虑:“淘汰风暴”最终的执行效果将会如何?是否能达到预期目标?尤其是地方政府出于对地方财政、税收、就业等问题的考虑,对淘汰落后产能在认识上存在偏差,对关停本地落后产能企业的积极性一直不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象是否会继续重演?

  专家表示,要让淘汰落后产能的重拳有效落地,必须建立一套全新的地方经济发展模式和政府官员政绩考核问责机制,才能把淘汰目标落到实处,防止落后产能“淘而复生”。

  一、取消以GDP为主要内容的官员政绩考核模式。对当前地方官员的考核机制进行改革,改变以完成GDP增长值为主要目标的官员政绩考核模式。这样做,才能真正推动地方官员淘汰落后产能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才能防止落后产能在淘汰后,以各种方式得以“重生”。

  二、建立资源利用与环境保护联动的问责机制。把维护当地环境资源和环境保护,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和谐发展,地方经济、企业技术升级和科技进步等内容,纳入地方官员的任期考核,制定出具体的考核指标,从根本上改变地方官员“唯GDP”的惯性发展思维。

  三、制定市场准入标准。在制定淘汰标准中,不应局限于制定产能、规模等外在指标,还需要重点引入生产效率、环保水平、技术水平等衡量企业内在竞争力的指标,促进企业真正形成“内外皆修”的运营机制。这比简单的限产能、限项目、限规划的做法相比,将更有利于发挥“市场之手”的作用。

  四、理顺资源、环境、土地等要素价格。使环境、资源等外部性成本,进入企业的成本函数。制定国家层级的奖罚制度和扶助政策,让落后产能无利可图,失去生存空间,迫使企业放弃“高消耗、高排放、难循环、低效率”的经营模式。

  不出重拳淘汰落后产能,就很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转变,当资源支撑不住,环境容纳不下,社会承受不起,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就难以为继。以淘汰落后产能为突破口,实现我国新兴产业的战略性升级,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当务之急,一场向节约型、循环型、环保型经济模式大转变、大变革的战役即将全面打响,实现落后产能全面淘汰,将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落后产能对资源、环境造成双重伤害

  《2008年中国能源蓝皮书》显示,我国煤矿年通风排放煤层气(瓦斯)达80亿~100亿立方米,利用量只有20多亿立方米,其排放产生的温室效应,是普通企业排放的CO2的21倍,形成的酸雨对环境产生灾难性的影响。与此同时,全国每年洗煤排出矸石4500万吨,洗煤废水4000万吨,煤泥200万立方米,大都没有综合利用,对土地资源、水资源、大气环境等造成严重的破坏和污染。

  我国90%的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石化等产区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矿区生态系统由结构性破坏向功能性紊乱演变,生态服务功能持续下降,环境承载能力明显不足。我国东部平原,因煤炭的大量开采造成土地大面积积水、受淹或盐碱化而无法饮用;西部山区的煤、金属矿区,因无节制开采,加快了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并诱发山体滑坡、气候恶变等严重灾害。

  我国的确可以称得上是“超级制造大国”,但在高产能的背后,是对能源的透支性消耗和浪费。目前,我国能源利用效率仅为33%,比世界平均水平低20个百分点,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国单位产出的能耗和资源消耗明显偏高。从主要产品的单位能耗看,我国火电煤耗较国际先进水平高22.5%,大中型钢铁企业吨钢可比能耗高21%,水泥综合能耗高25%,乙烯综合能耗高31%。雪上加霜的是,高能耗之下,国民人均资源严重不足。我国人均矿产资源占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2,水资源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其中人均石油占有量更仅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10。资源形势已经非常严峻。

  重点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具体目标和时间表

  1.电力行业:2010年底前淘汰小火电机组5000万千瓦以上;

  2.煤炭行业:2010年底前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产业政策、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的小煤矿8000处,淘汰产能2亿吨;

  3.焦炭行业:2010年底前淘汰炭化室高度4.3米以下的小机焦;

  4.铁合金行业:2010年底前淘汰6300千伏安以下矿热炉;

  5.电石行业:2010年底前淘汰6300千伏安以下矿热炉;

  6.钢铁行业:2011年底前,淘汰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淘汰30吨及以下炼钢转炉、电炉;

  7.有色金属行业:2011年底前,淘汰100千伏安及以下电解铝小预焙槽,淘汰密闭鼓风炉、电炉、反射炉炼铜工艺及设备,淘汰采用烧结锅、烧结盘、简易高炉等落后方式炼铅工艺及设备,等等;

  8.建材行业:2012年底前,淘汰窑径3.0米以下水泥机械化立窑生产线、窑径2.5米以下水泥干法中空窑、水泥湿法窑生产线、直径3.0米以下的水泥磨机,等等;

  9.轻工业:2011年底前,淘汰年产3.4万吨以下草浆生产装置、年产1.7万吨以下化学制浆生产线,淘汰以废纸为原料、年产1万吨以下的造纸生产线,淘汰年产3万吨以下的酒精生产企业;淘汰年产3万吨以下味精生产装置,等等;

  10.纺织行业:2011年底前,淘汰74型染整生产线、使用年限超过15年的前处理设备、浴比大于1∶10的间歇式染色设备,淘汰落后型号的印花机、热熔染色机、热风布铗拉幅机,等等。(来源:新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