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劫:价格销量减半 致病原因不明市民缺信心

2010-8-31 09:4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666 收藏到BLOG
  河网密布,莲花点缀于碧绿的水草之中。浅滩上,一道道拉网和地笼纵横交错,牛在湖边悠闲地吃着草。这里是位于江苏北部的中国五大淡水之一――洪泽湖,田园诗般的环境孕育着洪泽湖地区一大特色产业――小龙虾养殖、捕捞。

  一周前,300里外南京城沸沸扬扬的龙虾风波打破了这里原有的宁静。

  8月下旬,南京多名食客疑似食用小龙虾患横纹肌溶解症,该事件迅速席卷了整个龙虾行业,龙虾产业遭遇了一场劫难,从消费市场、批发市场到养殖户都感到了阵阵寒意。

  龙虾价格只有去年同期一半

  8月27日,朱井春悠闲地躺在蚊帐里,和邻居两人给记者讲野生龙虾的习性,以及怎样捉虾、养虾。

  朱井春家在盱眙县明祖陵镇,和许多当地人一样,他利用农闲时间捕虾、养虾。他在湖边浅水区用拉网圈了四五亩水面,盖了一座小房,专捕野虾。

  自2001年盱眙县举办第一届龙虾节以来,盱眙龙虾已经成为全国名牌,盱眙县也成了著名的龙虾产业基地。

  朱井春的收入来自卖成虾和虾苗,成虾5~7月产量最大,虾苗一般在春天出售。夏季捕捞野龙虾,每天能捞50斤左右,野龙虾普遍个小,仅有5~7钱左右,每斤3元。

  龙虾事件似乎暂时还没影响到他,他甚至还不明白龙虾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朱井春笑着说,“从春天到现在卖了6000多元的野虾,什么也不喂,没成本。”

  然而此时,对于龙虾养殖大户来说,已经是身处冰窖。

  陈建林的养殖场离朱井春不远,水塘小的10~20亩,大的50~60亩,每隔6米,水中有一道土埂,这些土埂供龙虾用来休息、挖洞,池子里种植的俗称“吃不败”的四季草是龙虾的主食之一。

  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坐在门廊下清理一盆龙虾。这个体格宽厚,说话慢条斯理的中年人来自浙江,从2001年开始养虾,现在有虾池2000多亩,每亩年产400~450斤,是盱眙县有名的龙虾养殖大户。

  “在你之前来了好几拨记者,有的还扛着机器、举着话筒。都说因为吃龙虾得肌肉溶解症,这不能空口乱说,得有证据,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还没等记者问,陈建林就先抱怨开了,“现在影响太大了。”

  “销售量没怎么少,但价格每斤降了2~3元,损失惨重。”他说,5~7月是龙虾生产的旺季,每天可以捕捞4000~7000斤,在3月、9月前后是龙虾交配季节,捕捞量下降,每天只有几百斤的捕捞量,但价格会比较高。以每只7~8钱的龙虾为例,现在虾贩的收购价是每斤15~17元,往年同期是每斤30元。

  近期,陈建林每天捕捞量在700~1000斤,粗略算来,与往年同期相比,每天少赚1万元以上。

  为了保证产量,除了给龙虾种四季草,陈建林的养殖场还会在4~7月会提高玉米、小麦这类原粮的投放量。陈建林指着仓库里称袋的粮食说,“都是从附近村子里买的。”

  陈建林不投牛、羊、鸡、鱼的内脏这类动物性饲料,吃这些饲料的龙虾一个半月就可能长到4钱,但容易生病,还要买抗生素等药物治病;也不用龙虾混合饲料,因为成本高。

  龙虾苗还有小灶。“黄豆浸泡6~8小时,打成豆汁,在距池边10~15公分的地方,用勺子慢慢把豆汁浇成一条线,小虾就会来吃。豆类蛋白质高,小虾长得快。”,陈建林边比画边说。

  “龙虾的寿命最长是22~24个月,洪泽湖养殖的虾4~6钱最多,7~9钱的其次,1两以上的比较少。”陈建林介绍,为了防止龙虾近亲繁殖,人工养殖基地会从外面引进龙虾苗。和人长大了要买大号的衣服一样,龙虾一年下来要蜕四五次壳,换4次衣服就能长到1两。

   虽然价格降了,出于品牌效应,目前盱眙龙虾的价格还是高于江西、湖北等省,批发商更愿意买陈建林等大户的龙虾。

  江苏省盱眙龙虾协会秘书长赵建民介绍,目前盱眙县龙虾人工养殖面积20万亩,年产近6万吨,该县还有100万亩滩涂可供野生龙虾。

  赵建民说,上周盱眙龙虾销量销量未受太大影响,但价格大跌,以7~8钱/只的虾为例,一度降到13~14元/斤,8月28日之后,价格回升到17~18元/斤。

  批发市场成交量下跌过半

  陈建林面对的是价格下跌,而批发市场的老板们却是雪上加霜,龙虾量价齐跌。

  惠民桥水产批发市场是南京市最大的龙虾集散地,每天凌晨,龙虾从苏北、安徽、湖北、湖南、江西到达这里,有时陈建林和朱井春的虾也会被贩到这里。龙虾们在这换车,开始下一段旅程,远走兰州、北京、山东、上海等地,另有一部分被南京消化。

  市场信息科科长章茂华介绍,1998年惠民桥的龙虾经销开始规模化,龙虾主要产自皖南、湖南、湖北。2000~2002年是龙虾最火爆时,市场日成交量曾达创纪录的50~60吨,近几年稳定在25~30吨。

  “龙虾的日成交量从25吨直线下跌,最近三天市场成交量稳定在10吨左右,9钱到1两的虾为12~13元/斤,是历史同期最低。”章茂华说。

  8月24日和25日,记者两次来到该市场,龙虾摊一天少过一天。上午11点半,市场上仅剩9个摊点,干了7年小龙虾批发的于老板告诉记者,“以前最多有过200多家,一星期前有百十家,现在只有十几家。”

  批发商们用“跌停”、“地震”、“一脚天上、一脚地下”来形容小龙虾这一星期以来的行情。

  龙虾产业发展也催生了周边产业,在惠民桥水产批发市场也聚集了大量卖包装箱的、卖冰块的商户,现在他们的生意一样惨淡。

  龙虾从外地运到批发市场被装进一个个泡沫箱,泡沫箱中放一个冰块降温。温度控制得好,龙虾最长可以活一周。

  “以前的销售量都是慢慢的减少,这次还没到下市,一下就跌到底了。”虾贩胡军指着箱子上的一份报纸说,“这两天报纸好卖,他们炒火了,龙虾被封杀了,我们被炒回家了。”

  因为龙虾经营的季节性,大部分龙虾摊点是临时性聚集在市场中心的露天广场。与市场其他区域相比,龙虾区很冷清。交谈中,记者发现坚持到现在的商贩都是干了8年左右的老商户,都在小龙虾最火的时候进入市场。平时他们每天少的有200~300斤的销售量,多的有五六百斤,甚至上千斤,但最近几天平均就100来斤,价格也降了3~8元。

  近些年龙虾价格一路看涨,以每只1两的为例,1998年4~5元/斤;2000~2002年,7~8元/斤;今年8月上旬,25~26元/斤,现在却降到18~20元/斤。

  “手里压点货,损失几千元也无所谓,就怕以后也不行了。”,贩了7年虾的于老板表达了对龙虾产业未来的担忧。

  致病原因仍不明

  8月24日,南京市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共有19名横纹肌溶解症患者在病发前食用过龙虾,其中4人分别在两家饭店中食用,其余均在家中加工并食用。尚未查明致病原因。8月26日,卫生部相关人士已赴南京调查。

  近几天,上海、广州、武汉、长沙等几个龙虾消费量很大的城市的水产、工商和食品药品安全部门开始对龙虾产业进行检查,调查结果都表示龙虾是安全的,但龙虾的消费量锐减已是不争事实。

  据章茂华的介绍,南京市质监所和工商局对市场销售的农副产品进行不定期抽检。但受限于技术问题,活体农产品,如龙虾的快速检测还做不到,7~15天才能有检验结果,且仅限于对已知有毒物质的检测。

  为弥补检测的滞后性,有关部门已建立产品溯源机制,要求经营者自行记录进货和销售情况。目前查实,两家饭店的龙虾分别来自湖南和湖北。

  南京市水产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周国平介绍,小龙虾学名“克氏原螯虾”,又称淡水小龙虾,原产中、南美洲和墨西哥东北部,是世界范围的入侵物种。小龙虾是腐食性动物,环境适应性强,生长迅速,高生殖率的特点使其能迅速建立野生种群优势,显著降低引入地的生物多样性。1929年由日本人带入我国南京地区,人工养殖推动下,现广泛分布于我国江苏、安徽、湖北、浙江和上海等数十个省市。

  原本被认为是元凶的洗虾粉已经被否决。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李解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洗虾粉不是致病因素。草酸是简单的化学试剂,有氧化、还原和漂色作用,工业上用来除锈、除漆。就草酸本身来讲,它如果用来洗龙虾,仅仅是起到除去龙虾身上污垢的作用。草酸的化学性质在100℃的时候完全可以分解,加工龙虾的过程中,经过漂洗、煮,草酸本身不应该构成危害。对于洗虾粉中是否还有其他成分,需要进一步检验。

  记者搜集相关资料发现,制作洗虾粉的化工产品不止有草酸,还有柠檬酸、焦亚硫酸钠。2009年5月上海市药监局就发布公告,称上海市场上发现的洗虾粉成分为柠檬酸和焦亚硫酸钠。

    南京市第一医院肾脏科医生曹长春也排除了草酸引发横纹肌溶解的可能。“导致横纹肌溶解症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外伤、运动量过大、以及化学药品的影响。但临床上,以药品、有毒有机物致病居多。我就见过多例因服用降血脂药物导致横纹肌溶解的病例。”

  曹医生介绍,横纹肌溶解症临床表现为肌肉疼痛、尿色异常、肌无力等多种症状。肌肉细胞的细胞膜破损后,肌红蛋白进入肾脏,阻塞肾小管可能导致肾衰竭,严重的需要透析。

  有报道称,早在1924以来,在欧洲、美国、巴西和日本都发生过与横纹肌溶解症极为类似的“泻湖病”,此病因与食用德国泻湖中的鱼类有关而得名。2001年美国也出现过9例食用小龙虾后患横纹肌溶解症的病例。但对于致病原因,仍没有权威的结论。

  龙虾产业缺乏标准,市民难有信心

  8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商务局副局长李军援引南京餐饮商会的数据,称南京市每天消费的小龙虾有80~100吨。南京经营龙虾的少数大品牌、老字号的餐饮企业最近的营业额不降反升,小饭店的营业额在下降。

  在25日中午,记者走访了几家南京的饭店。两家饭店的菜谱上虽然有龙虾,但是一家已经不备料,另一家只有前一天的剩虾。在宁海路上一家以龙虾为特色的饭店,平时常出现排号等桌的情况,当天12点多只有四五桌客人用餐。餐馆负责人说,“龙虾采购量肯定是降了”,但不原透露具体数字。

  市民王维维说自己以前每星期至少吃一次小龙虾,都是在家里做,也没吃病过。“可赶上这风口浪尖的,就不敢吃了”,就等着鉴定结果出来。

  据现代快报报道,自龙虾事件发生后,有七成网民表示不敢吃小龙虾。

  南京的龙虾风波也撼动了全国的龙虾市场。上海、北京、济南、广州、福州、烟台的地方媒体证实龙虾在这些地方消费量下滑。

  “龙虾养殖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标准,水产行业也没有认可的添加剂。”南京市水产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周国平介绍,科研部门对龙虾研究始于四五年前,目前人工养殖难度较大,龙虾混合饲料和鱼类饲料成分类似,只是比例不同,主要是淀粉、蛋白质、矿物质和微量元素。蛋白质主要来自鱼粉和豆粕,蛋白质含量越高,饲料越贵,混合饲料以无公害为标准。

  龙虾属于杂食性食腐动物,喂养龙虾的饲料中,四季草这类水草、浮游植物占1/3,玉米、小麦等原来占1/3,另外补充动物蛋白,水生动物的如浮游动物、鱼类的尸体。

  周国平说,“小龙虾人工养殖的难有两个原因,一是雌虾抱卵量低,二是小龙虾的环境难以人工模拟。湖北省利用水田寄养野生小龙虾发展得很快。”

  据了解,南京规模化的小龙虾人工养殖面积约1万亩,亩产约300斤,年产约150吨。南京市场上的小龙虾只有10%产自本地,这10%的本地虾中70%是野生的。

  野生龙虾在食客们属于原生态,但喜欢吃动物腐烂尸体,龙虾也带了诸多致病隐患。

  作为龙虾产业基地,盱眙申请了产地商标,盱眙县水产局也通过了一套龙虾养殖企业的执行标准。但目前只要原产地在盱眙,不论人工饲养还是野生,都可以冠以盱眙龙虾的品牌。许多虾贩从省外收虾在盱眙转卖,不少打着盱眙龙虾牌子的饭店也都是冒牌的。

  章茂华表示,以盱眙的龙虾产量已经跟不上盱眙龙虾的影响力,供不应求,所谓的养殖标准也是面子工程。盱眙的虾较少进入惠民桥市场,反而惠民桥市场的虾会往盱眙走。最多的时候,每天从南京去盱眙的虾有3~4吨。

  盱眙当地人也证实了这一点,当地就有人搞一个规模不大的虾塘,在网上宣传,然后专门从外地进虾,转手卖出。在盱眙转一下,外地虾就有了盱眙户口,身价陡增。往年,江西、湖北等地的七八两的虾只有9元左右,而在盱眙可以买到20元以上。

  “没有统一标准,市场比较混乱。”陈建林抱怨这种情况损害了养殖者的利益,最终伤害了龙虾产业。

  立秋不久,在这次风波影响下,小龙虾产业似乎就要提前迎来市场的“寒冬”。小龙虾产业链上的养殖者、加工商、经销商、消费者都在期待一个明确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