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振元:诚信是学术的生命

2010-9-16 14:24 来源: 光明日报
744 收藏到BLOG

 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瞿振元

  9月15日光明日报一版刊发了消息《规范学术端正学风刻不容缓》,深度报道版“规范学术端正学风”栏目刊登了《学术的天空需要净化》。日前,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瞿振元专门约请光明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谈了他的见解。

记者:高校出现的作假、抄袭、剽窃等反映出学者学术不端的负面新闻,让人对于大学的严肃公正产生了怀疑。您对此类事件怎么看?

  瞿振元:知识产权和学术自由一直是高校科研中容易出现热议和异议的节点。现在学界批判最多和最易引起人们公愤的就是明显的学风不端,经常暴露出来的就是抄袭、剽窃、作假等问题,此类事件明火执仗,公然触犯法律,与社会上的假新闻一样让人愤怒和痛恨。但是还有一类学风不端表现出来的不是学术造假等恶性事件,而是治学过程中的不认真、不严肃和不扎实,这类事件所带来和引发的不良影响也同样会引起社会的公愤。

记者:这种学术不端的做法有什么样的表现?
瞿振元:比如对于在成果中不适当、不恰当地大段引文,当事者却视而不见。引用名人或领导人的话似乎越多越好,大家争相跟风,结果把成果弄得像语录一样,不仅暴露了学识上的肤浅,也会损害自己的成果。其实,学术共同体有其共同的行为规则,引文的严格规范是其中最基础的一条。过去我们的认识比较模糊,缺乏对学术界共同行为规则的教育。而现在,对于这种学术界最起码应该遵循的规则,违背了还以“不了解或没在意”为托词,这一方面反映了相关教育的严重缺失,另一方面也是利益作祟、故意而为的结果。应该说,所有问题的发生都是与利益联系在一起的,如评职称、争项目、学位答辩等,没有真本事还要获得利益就得去作假。有些当事人侥幸取得不当利益时不但自己欣欣然,而且还诱使他人争相仿效,不免让人感到不平和痛恨。这不单是品德的偏移,也是我们制度设计的偏移所造成的,应当全面检讨。
记者:现在出现的问题,以及以前一些个案的处理结果,似乎很难有让当事人痛悔终生的效果,这也成为众人讨伐和不满的理由。
瞿振元:这其中也涉及到行政权、学术权与利益三者之间的联系。有时候,作假不仅是个人的行为,而是利益集团公开挥舞的利器,他们动用手中的行政权力进行学术组装,乃至学术伪装,骗取荣誉和经费,这更可怕,更反映了利益驱动下我们制度建设的不完善。如果说有的个人作假是由于无知,而这种集体行为就是为了利益铤而走险。
记者:对于学术不端问题,人们议论了很多,提出了不少建议。但是我们至今对于这样的事仍然没有一个积极彻底的解决办法,为什么?怎么办?
瞿振元:不论是对无知的人,还是对故意违背道德或法律底线的人首先要进行的是诚信教育。诚信是学术的生命,如果谁违反了,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事实上,在国外,学者一旦出现学术不端行为就意味着学术生命的终止。对韩国首尔大学黄禹锡,大家都很熟悉,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造假使得他名声扫地,而此前他曾经被捧为韩国的民族英雄。我到过他出事后的实验室,他们在克隆狗方面的研究成果还是有目共睹的。在事件发生后,他也离开了这个实验室,但即便这样,所有出自这个实验室的成果或发表的学术文章,外界要求他们必须接受原始数据的审核,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造过假!就是因为他们丢失了诚信!我们应当引以为戒。
记者:透过这些事件,我们应当反思什么?
瞿振元:的确,我们可以强化学术成果审核的技术手段,如查新、查重等,对于论文的真伪作出判断。但作为一个大学的管理者,我还想说的是,大学的管理者在学术问题上要更加谨慎,更加自律。大学管理者的主要工作是学校管理。即使学术水平很高的学者,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管理工作的繁忙,不可避免地对于专深学问知道得越来越少,甚至越来越远离学术,所以在学术圈说话就要格外小心。有大学行政职位的人从事学术工作更要强调严格的自律,因为这不仅关系个人的声誉,更关系学校的声誉。大学校长要延续学术生命,不仅要处理好管理工作和学术研究的关系,更要在学风建设上做好表率。不可否认,不少学界中人之所以要做行政领导人,是因为担任行政职务有利于个人学术权力的整合,说白了就是因为公共资源的配置是由行政解决和重组的,这与社会管理如出一辙,但对于这种问题的监管又很难。因此,我们应当有更好的制度设计,不恰当的制度设计,会逼良为娼。
记者:对于学术不端的人该不该惩罚?怎么惩罚?

  瞿振元:当学术不端的成本不高,所得利益大于获罪,就会有人冒险一拼。如果像国外那样实行因医疗事故而吊销医生执照等类似的制裁,学者们还会拿自己的学术生命开玩笑吗?肯定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