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闻》:“千人”丁洪的简单快乐

2010-9-27 16:22 来源: 《科学新闻》
900 收藏到BLOG
建言科研管理

  丁洪对提高国内科研水平有三点建议:

  一是创造“十年磨一剑”的宽松环境。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研究不能急功近利,需要静下心来长期做。目前国内的课题大都时间比较短,而且每年都需要考评,这很难让科研人员静下心来。土壤好、肥料足,出来的成果就会更多、更大。

  二是给科研人员更多自主权。科学需要自由探索,教授和科研人员掌握自己的研究方向,这非常重要。目前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官本位”还比较重,“一把手”的权力比较大,拍板拍对了可以提高效率,但拍错了就比较麻烦。

  三是鼓励做科研的人转化成果。近几年中国在转化科技成果上一直在抓,但最终做大做强的还是不够多。美国的许多创新型企业都是从高校和科研机构中出来的,许多原先做科研的改行做企业,做得很成功。这方面国家应加大支持力度,要让更多高层科研人员去创新创业。

  2008年,丁洪无意中成为美国物理学界第一个辞去终身教职的正教授,曾一度“轰动”美国物理界。“许多同行都感到很震惊,认为不可思议。他们认为,待在美国对我职业生涯的发展要远远好于中国。”但是丁洪却认为,该是回国做些努力的时候了,他果断地握住了中国吸引高端人才这条橄榄枝。

  作为中国“千人计划”的首批入选者,年纪轻轻的丁洪就已是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实验室首席科学家。时至今日,他更加确定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

抉择

  1990年,丁洪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就赴美深造学习。1995年获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的物理博士。1998年9月至2008年5月,他在美国Boston College物理系历任助理教授、副教授、正教授。

  多年的旅美生活,并没有让丁洪“静下心来”。2007年底,香港大学盛情邀请丁洪去做物理系的教授。“当时他们邀请我,我就仔细考虑了一下。我觉得我在美国生活了17年,就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回国。香港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嘛,换个环境去工作。”丁洪毫不掩饰自己当初的想法。

  而就在此时,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一个电话让丁洪感到左右为难。

  “我当时一点准备都没有,更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到物理所工作的问题。”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电话让丁洪的未来发生了改变。

  在这次长长的通话中,中科院物理所就科研环境、启动资金和待遇等问题合盘托出,这让丁洪颇为吃惊。一方面,由于经常的往来合作,丁洪已非常熟悉物理所的情况;另一方面,物理所开出的高工资待遇,也让丁洪感到为难。

  “同事间是合作的关系,如果我的工资比别人高太多,可能不利于团队内部的和谐,所以我当时就说了‘No’。可物理所的领导跟我说,可以过来看看情况再决定。我来了之后发现,物理所对于引进人才非常有诚心,科研条件也很好,确实能做一番事业,我挺感动的。”丁洪的态度从“No”转变成了“Yes”。

  谈好了工作上的细节问题,丁洪剩下最大的顾虑就是家庭。而他夫人给出的答复彻底打消了他的顾虑,“如果回国能有这么好的科研环境,应该认真考虑。”

  此时,香港大学向丁洪发出了聘书,美国方面也在用高薪挽留他。不过,在对比了科研支持力度、科研氛围和未来发展前途后,丁洪最终选择了中科院物理所。就这样,在不足3个月的时间里,丁洪就决定回国了。

  “很多人觉得我作决定太快了。而我的答案是在关键问题想好之后,细节问题就不用多想。”丁洪做什么都是雷厉风行。

  但是“我太太唯一的要求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所以我们第二次回来的时候,一起去看了北京的学校,在把这个事情搞定之后,就决定搬家了”。2008年5月,丁洪开始搬家回国。

  有人曾对丁洪说,应该留一条“后路”,全职回国的风险很大,但丁洪不怕,“要是连这一点信心都没有的话,我就不回来了。”

  “我看到了中国的前途,看到了中国近年来对于基础科学支持力度的增加,还有对于未来的走势有信心,所以我当时回来了。当然了,物理所提供的有利条件也是非常吸引人,同时物理所所长的决心和远见让我很感动,也是我回来的主要原因。”丁洪说。

起步

  回国后的第一年,组建队伍让丁洪花费了很多精力。

  “在美国我有一名博士后,还有4名研究生,但是他们都即将毕业,不可能跟我一起回国。已经毕业的学生有的娶了外国太太,回来更不现实。所以没能带一个队伍回来。”丁洪回忆说。

  从自己搭建实验室开始,丁洪一般深夜三四点才能睡觉休息。“很忙很忙,也确实挺辛苦的。”由于当时的实验设备不齐全,而超导实验需要很多科学装置,丁洪就向国外的同步辐射中心和一些合作者申请使用设备。

  在刚回国的第二天,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时,丁洪听说有一个实验样品非常好,他当即就和日本的合作者商量:“我去你那里做一些实验好不好?”会议一开完,丁洪就买了机票飞到了日本。

  “当时样品刚出炉,我带着这个样品在日本待了8天,这8天里我只去旅馆住了2个晚上,剩下的时间都在实验室度过。”前后两周的时间,丁洪不但把实验完成,论文也写好等待发表。后来这篇文章有很高的影响,现在引用次数已经超过260。

  中国在铁基超导材料方面的研究是国际领先水平,丁洪抓住了这一难得的机遇。

  丁洪的团队和国内外多个研究小组合作对铁基超导体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成果。其中两项研究成果被《科学》上的一篇综述文章重点“点名”,影响深远。

  “这除了得益于与国际同行的默契合作,还归功于国内科研条件的提高和人才队伍的储备。”丁洪的研究团队已经从当初的1个人发展到18个人,“我的学生中还有3个国外的学生,其中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的一个留学生想跟着我继续研究,要拿中国的博士学位。”丁洪说。

  目前,丁洪是科技部“973”量子调控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他希望,对于铁基超导的研究能够启发科学家对铜氧化合物超导的研究,而且,对铁基超导的研究成果会给人们寻找新的超导体带来很大的启发。

  “我把它归结为运气很好,刚回国就能取得了很多成果,我在回国前确实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丁洪说。

  一位同事说丁洪刚来的时候头发白得很快,“那一年的确很辛苦”。

  建设实验室、组建队伍、做实验、写文章,丁洪回国后的第一年过得很充实,他用6个字形容回国后的生活,“充实、高效、愉快”:

  充实——是回国后事情很多,忙得不亦乐乎;

  高效——最主要的表现在自己的研究成果上;

  愉快——是在充实和高效的基础上的。

理想

  除了自身的研究工作和主持实验室外,丁洪一直在为重大科研装备研制做着不懈的努力。作为首席科学家,经过一年多的紧张筹备,他申请到财政部重大科研装备研制项目,在上海同步辐射光源上建一条世界最先进的光束线,做高温超导和其他研究。

  “这条光束线估计将会在2013年建成。我把这条光束线称为‘Dreamline’(梦之线),做出来后将会是世界上分辨率最高的,相信会对高温超导研究起推动作用。”丁洪对自己的梦想很是自豪。

  “中国现在大量的精密仪器是靠进口,我想改变这个状况,所以有些仪器我们自己也在研制。海外的一些华人在精密仪器领域很有成就,可以整合力量,使中国在精密仪器方面能提升。”

  丁洪还协助筹划中科院大型科学设施和北京综合研究中心,“这是一个集同步辐射、综合极端条件、脑成像研究设施和纳米、新能源、海量计算和生物医学等多种学科的研究平台于一体的大型综合科研中心。”

  “我在国外待了很长时间,对国际上国家实验室的建设和基础研究有较多的了解,与美国、欧洲、日本的国际同行有很多交往,可以提一些建议,当个参谋。”让丁洪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国内的环境比较宽松,决策比较科学,只要是有价值的建议,得到支持的概率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