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产销大省守着煤田闹“电荒”

2010-12-13 14:0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747 收藏到BLOG
  煤炭大省山西遭遇了“电荒”。

  来自山西省电力公司的消息:入冬以来全省最大用电负荷达到1732万千瓦;与此同时,省内电力供应明显不足,最大电力缺口达320多万千瓦,预计年底电力供应缺口将达到500万~600万千瓦,缺口占总用电需求的20%~25%。

  “电荒”的原因何在?是电网调配不够周全、还是发电机组装机容量不够?抑或是动力短缺?本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煤荒”如感冒病毒般在电厂间蔓延

  拨通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发电部副主任吴铭的手机时,他正在煤场上忙着对刚刚运来的煤炭进行发热量检验。

  “发电部本来的重点工作是发电,可我们现在整天呆在煤场,想的是去哪儿买煤,差不多可以改名叫煤调部了。”

  对火电厂来说,煤就是命根。没有煤,哪来电和热?

  该厂新出台的一些举措可以表明电厂的“煤荒”焦虑:该厂每周指派一名厂领导负责煤源筹集和来煤化验,遇到煤特别紧张的时候每天都有专门的领导盯关于煤的各项工作。

  据吴铭称,仅今年一年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就遭遇了至少四次“煤荒”,11月上旬山西全省电力供应吃紧,上级指示我们加足马力发电,“可外面的煤运不来,就只有用库存的煤,直到把库存的煤全部吃光,都挖到黄土了。”

  在第二热电厂工作20多年的吴铭感觉到,“这几年电厂遭遇‘煤荒’越来越频繁了。”

  据调查,山西的火电厂缺煤的现象普遍存在,“煤荒”如感冒病毒般在各个电厂蔓延。

  一边是煤炭产量创新高,一边是电厂闹“煤荒”

  缺电是因为山西煤炭产量不足吗?事实恐怕并非如此。据了解,今年10月份山西煤炭产量达6758万吨,创月产量历史新高;预计今年山西省煤炭总产量将达到7.2亿吨,超越内蒙古重新确立全国煤炭产销第一大省(区)的地位。

  一边是煤炭产量创新高,一边是电厂闹“煤荒”。一位从事电力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就是‘计划电’遭遇了‘市场煤’,已经市场化的煤近几年价格逐步攀升,而电厂生产出来的电在上网时的价格多年未动,一直偏低,这导致电厂不愿意掏高价钱买煤,同时煤炭企业也没有积极性供应电厂电煤。”

  电煤是专供电厂发电使用的煤炭。多年来,电煤实行的是计划调拨的供应方式:年初由国家有关部门或各省政府出面协调,组织煤炭、铁路和电力等系统专门举行煤炭订货会,签订一年的电煤购销合同。前些年,签订电煤合同的时候对电煤的价格专门规定,不管煤炭市场价格如何,为了保证电力生产,电煤价格要相对稳定。而随着近些年市场化后煤炭价格逐年攀升,煤企更愿意将煤炭放在市场上高价出售,原有的电煤定价机制被逐步打破,煤炭企业和电厂签订电煤购销合同时,“只定量不定价”。

  尽管如此,煤企供应电煤的积极性也不高,电煤合同的落实情况也不乐观。以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为例,年初该厂与山西某大型煤企签订了年供应150万吨的电煤合同,但截止到现在,只兑现了40万吨,剩下的迟迟没有到位。

  电煤来不了,电厂就得想办法到市场上买煤。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很多电厂不得不到煤价相对便宜的陕西、内蒙古等地买煤。

  目前,大唐第二热电厂日用煤量是1.5万吨左右,吴铭坦承,完成今年预期的发电量难度很大,原因就是“缺煤”,记者在该厂采访的当日,一组装机容量20万千瓦时的机组就因为缺煤而停掉了。

  比“煤荒”更为致命的是,在电煤合同得不到落实,市场煤价格节节攀升的大环境下,自2008年以来,分布在山西运城、晋城、长治等地的火电厂,虽然分属华能、大唐等不同的电力公司,不少都出现了亏损。

  “很多人都以为电厂的日子好过,其实我们厂已经连续三年亏损了,现在我们想的不是怎么盈利,而是想办法使亏损的少一些。”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思想政治部主任李萍说。

  电厂连年亏损,电厂职工的收入也在不断下降。以大唐第二热电厂为例,前些年没有出现亏损时,算上工资和奖金,发电部副主任可以拿到5000元,可如今即便完成所有任务也只有3000元,从事政工工作的人员则更少,工资加奖金才1000多元。

  调整上网电价太难了

  据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山西省大多数火电厂都亏损,除了煤价上涨的因素外,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与全国其他省份相比,山西的火电厂的上网电价明显偏低,比如山东的上网电价大约是0.45元,南方一些省份的上网电价是0.5元多。

  据记者了解,之所以出现不同地区的发电厂上网电价不同,主要是原来计划经济时代制定的政策延续实行造成的。以前设定上网电价的时候考虑到一些省份本身没有煤,发电需要到外地买煤,所以就用适当拉高上网电价的方式来弥补物流成本。而发展到现在,不管本省有没有煤,发电厂都需要到各地买煤,物流成本在发电成本中占的比例其实已经很小了。

  对发电厂来说,那怕上网电价调高几厘钱也是很可观的。“如果山西的发电厂的上网电价与全国其他地方上网电价拉平的话,我们肯定不会亏损。”吴铭说。

  但他紧接着说:“调整上网电价太难了。”上调上网电价极有可能导致终端电价如居民用电等价格的上调,而在生活必需品价格节节攀升的当下,公众对电价的调整极为敏感。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煤价高昂、上网电价偏低、企业亏损运营的状况下,电厂的生产积极性难免会受到影响。

  虽然山西省内遭遇“电荒”,但山西还担负着向全国其他省市输电的重任。有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山西累计外送电量达506多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7%以上。虽然目前山西面临严峻的缺电局面,但外输电量仍超过全省发电量的1/3。

  不仅如此,因为时处冬季,山西省内不少发电厂还承担着供热重任。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担负着太原北部城区很大面积的供热任务,据吴铭介绍,装机容量30万千瓦时的机组只有发电量达到20万千瓦时才有条件供热,装机20万的至少要达到15万时才能供热,“只有找到煤才能保证日常的供热”。

  因为缺煤,供热安全系数也受到了影响。煤炭充足的话,热电厂可以同时开多台机组供热,一个机组出问题了,就可以立即切换到另一台,可现在因为煤炭紧张,只能让一台机组运转供热。

  “只能期望机器不出任何问题。我们现在已经到极限了。”吴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