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常香米掺假调查:全市200家米厂相继停业整顿

2010-7-27 14:54 来源: 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收藏到BLOG
  7月12日,晚饭时间刚过,众多百姓在电视上看到了一条令人大吃一惊的报道。

  据央视财经频道报道,消费市场上许多打着黑龙江五常“稻花香”旗号的大米,实际上是用杂牌米加香精拌出来的假冒香米。在对五常市的十多家大米加工厂调查后也发现,从五常卖到外地的大米中,很少有纯正的五常大米或者纯正的五常“稻花香”。五常市的许多大米加工厂一般都拿比“稻花香”便宜很多的“639”或者并非五常产的普通长粒米冒充“稻花香”。

  消息一出,震惊全国。各地纷纷将正在销售的五常大米下架,五常市更是紧急下令当地诸多米业加工厂停业整顿。

  真正的“稻花香”大米在哪里?五常大米产业将何去何从?当地政府又将如何重整这个支柱产业?五常大米“掺假门”事件曝光后,本刊记者第一时间赶往五常,揭开大米原产地的产业真相――

  谁在争夺五常米?

  “掺假门”之后的原产地产业迷局

  这是一个最近在五常流传的故事。

  农闲的7月,黑龙江省五常市10余家私营大米加工厂的老总级人物,相约来到吉林省查干湖景区度假。12日傍晚,参观完电视剧《圣水湖畔》的拍摄地,米业老总们心情愉快地回到驻地张罗吃饭,酒桌就摆在月朗风清的查干湖畔。

  席间,某精米公司的柳老板(化名)发表了即兴“演讲”,从保证“稻花香”大米货真价实,到粮食市场前景广阔,再到企业未来发展蓝图,老柳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此时,时钟指向19点50分,谈兴正浓的柳老板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两分钟前,央视财经频道《消费主张》栏目已准时开播,五常“稻花香”大米被大规模掺假事件正被曝光――柳老板的米厂,因大米搀兑和加香精造假,正在电视里“露脸儿”。

  “大家都在喝酒,谁也没注意看电视,老柳在屋外演讲,电视在屋里曝光,这事整的。”7月16日,自称见证了戏剧性的“查干湖之夜”的五常一家米业公司负责人,向记者绘声绘色讲述当时的情景。

  消息终于传到查干湖。“第二天早晨大家就都跑回来了,当时,不少人心里都没底,感觉像地震了一样。”该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7月13日上午,五常市委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随即,由工商、质检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全面出击,开展大米市场大检查,全市200多家大小米业加工厂相继停业整顿,被曝光的米厂被摘牌,所有产品被查封……

  一时间,“掺假门”事件令五常米业遭遇到史无前例的“信用危机”。

  200家米厂被停业

  空前低沉的五常米业

  五常隶属哈尔滨辖区,位于黑龙江的最南端,与吉林省榆树县隔河相望,是闻名遐迩的 “稻花香”水稻原产地。在五常的80万农民中,有60万人种植水稻,水稻种植面积180万亩,产量超过100万吨,其种植面积在全国县级单位中名列第一。

  “稻花香”大米,一直是五常农民的主要饭碗和政府财政的重要来源。

  开车从哈尔滨出发,沿新修的高速公路一路向南。7月15日上午10点,当通过收费站进入五常地界时,眼前的景象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公路两旁、甚至不远处的山头上,到处矗立着大米加工企业的广告牌。在这些广告牌中,最为显眼的当属“明轩精米有限公司”的广告。

  而这家公司,正是被央视曝光的6家搀兑和加香精的违规企业之一。

  记者在五常采访期间,随处可以感受到危机所带来的压抑和凝重。在五常市安家镇, 十数家米业公司大门紧闭,寂静无声。

  “以前,拉粮的大卡车可多了,孩子都不敢去外面玩,怕被车碰着。”在镇东侧防护林附近的一个院子里,住户老李一边拉住吠叫的狗,一边大声向记者说。

  在五常,记者发现,“大米出事了”这个话题已成了村头巷尾的“热词”。“出事”3天后,由掺假事件所诱发的各类传言不断被添枝加叶――“某米厂老总被媒体记者‘钓鱼’啦”、“有人想把白米涂上黑涂料,冒充黑米去卖,那人已经被抓起来了”、“中央下来人了,以后所有私营加工厂都得被砍掉”……

  各种版本的消息像风一样飘散开来。“掺假门”所引发的舆论漩涡,会不会将五常整个大米产业都卷入万劫不复之地?

  “到目前为止,通过对全市200家加工企业的排查,我们尚未发现造假现象,但最终结果还得等理化指标的检验报告出来才能知道。”参与大米市场大检查的五常市工商局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五常市大米协会会长秦利明用“痛心”二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的确感到痛心,五常从上个世纪30年代就开始种植水稻,几经沉浮,终于在1980年代研制出‘五优稻’系列优质品种,也就是‘稻花香’大米。可以说,从解决温饱到追求口感和健康,能把粮食种到以品牌闯天下的水平,在中国其他地方并不多见。”

  在秦利明看来,尽管“掺假门”事件令五常大米蒙羞,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有积极的一面,那就是,更多的消费者知道了五常大米的优良品质。

  “米好吃,才会有那么多人来假冒,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对五常大米产业进行科学、严谨、有效的监督和管理。”秦利明认为,作为“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农产品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和“中国名牌产品”的五常大米,一定会熬过这场突如其来的“信用危机”,重新赢回良好的口碑。

  五常米还能卖上价么

  忧心忡忡的稻农

  回忆2009年秋冬的五常大米收购市场行情,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这从稻农王亚明的语气中便能感受到。

  王亚明家住长乐朝鲜族自治乡,家里拥有3垧(约合3公顷)水稻田,种植稻花香2号水稻,他告诉记者,他女儿住在北京,“去年10月、11月间,五常水稻收购价格的一路疯涨,特别像2009年的北京楼市。”

  王亚明说,当时稻谷一天一个价,甚至一小时内的价格都不一样,五常稻谷价格从入秋的每市斤1.5元、1.7元到1.9元、2元,最后达到2.1元。“农民种地就图秋天卖个好价钱,去年秋天,农民都乐得合不上嘴。也有不高兴的,那是因为卖早了,卖便宜了,越在后面卖,利润越高。”

  据秦利明会长介绍,2009年,五常水稻价格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五常现有稻田180万亩,60万农民种植水稻,人均种植3亩,按照每亩收获约1500斤稻谷,每斤卖2元钱算,2009年,五常农民人均种植水稻的收入可达到约9000元。

  “人均年收入9000元,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五常城区百姓的收入。这么说吧,去年五常农民种一年水稻的收入,相当于黑龙江其他地区农民种水稻两年的收入,你说农民能不乐嘛。”秦利明说。

  经历了“掺假门”事件,今年五常稻农的收入会减少吗?采访期间,面对这样的疑问,记者得到了两个完全相反的答案:A、会减少;B、不会减少。

  通过采访,记者发现,之所以有不同的答案,是因为五常的大米产业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稻谷收购模式。

  一种模式是,稻农作为散户自行耕种,收获季节等着粮食经纪人(东北农村常称之为“粮贩子”)和大米加工厂上门来收购,稻农在价格方面即主动又被动――主动是因为可以自由买卖,谁出的价高我卖给谁,可以尽量买个好价钱;被动的一面是,一旦市场出现波动,如收购价格偏低等,容易导致最后不得不低价出手。

  还有一种模式是“订单农业”模式,即稻农与大米生产、销售企业签订合同,从种子选种到田间管理,到收割,完全按照规范耕种,秋季的时候,企业按照事先协商的价格收购稻农的水稻。如果收购价低于市场价,生产厂家要补上不足部分,如果收购价格高于市场价,厂家也绝不反悔,这样做的结果是:稻农不会在价格上吃亏。

  “订单农业让农民受益,但最大的受益者是企业。”哈尔滨金膳道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河向记者坦言,“如果你想真正把五常香米做出名堂,‘订单农业’是最有力的质量保证体系。从选种到最后变成亮晶晶的大米,每一个环节都在掌控之中。”

  张玉河告诉记者,两年前,他在五常市长乐乡成立了自己的农业合作社,并在社员中推选出5位理事,代为行使监管权力,“我们打的是‘纯有机大米’牌,合作社形式是保证大米质量,同时也是保障农民收益的最有效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