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鹤庆村庄疑遭“氟污染” 三岁儿童掉牙

2011-2-23 11:10 来源: 南海网
收藏到BLOG

一小男孩正张嘴笑时,牙齿看上去很“受伤”

图为小孩的上牙像石头风化了一样


  云南鹤庆村庄疑遭遇“氟污染” 三岁儿童掉牙

  2月21日下午,鹤庆县金墩乡北溪村鹤庆县科鑫矿业有限公司门口,一名家长抱着一个三岁的孩子,孩子张嘴哭泣时,可见上牙脱落;旁边一个正在玩耍的4岁小男孩,上下牙都就像开始风化一样……在这个村,记者见到的4名小孩,牙齿都出现了这种异常情况。

  三岁小孩就掉牙,让一些村民觉得事情十分蹊跷;之前,这里还发生过大面积死蚕的怪事,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氟超标”的是非争议。北溪村到底怎么啦?

  三岁小孩出现掉牙现象

  小文今年4岁,上牙像石头风化了一般,还有些焦黄,下牙明显整齐和紧凑,颜色要白得多。在北溪村,记者见到的4个孩子,牙齿都有类似情况。这些小男孩的年龄都不超过五岁。还有几名家长反映,孩子的牙齿早已断掉了。

  一些家长表示,孩子牙齿才长齐时,整齐而紧凑,根本看不到缝隙,体检时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一名三岁孩子的父亲说,儿子的牙齿已经断了好几颗。“根本还不到换乳牙的年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问及这些孩子成长史,一些家长说,有的孩子吃糖和零食比较多,有的很少刷牙;也有家长表示,孩子很少吃糖或者零食,也天天坚持刷牙。

  尽管自家孩子经常吃糖和零食可能导致牙齿不好,一些家长仍心存疑虑:长在同一张嘴里的牙,为什么上牙与下牙都不一样?到底是不是吃糖或者零食造成的?

  孩子们的牙齿变成这样,受访的家长没有一个人把它当成病来对待:“他没有叫疼,从来也就没有带娃娃去看医生。”

  小文的妈妈李庆梅是唯一坚持怀疑儿子的牙齿问题与“氟超标”有关的。“我儿子吃了糖和零食就会发热,所以一直不让他吃,儿子也经常刷牙。去年我随村民自发去化验土壤时,曾谎称自己要开铝土矿加工厂,对方提醒我,生产场地要与居民区有一定距离,否则氟超标容易损害7岁以下儿童的牙齿,甚至会导致掉牙。”

  问及牙齿像这样的孩子有多少时,家长们称,这事是鹤庆县茶桑果药站委托做的检测报告出来后才发现的,不知道整个村的情况,可能还有这样的孩子。

  当地有关人士表示,北溪村部分孩子的牙齿疑似氟斑牙。鹤庆县卫生、疾控中心等部门曾为此到过北溪村。

  这些孩子的牙齿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类似案例到底有多少?2月21日下午,记者来到鹤庆县卫生局,想了解这些情况。

  该局一名相关负责人,还没有听完记者的问题就称:“卫生局是行政单位,不是搞临床的,不清楚,无法回答。”

  记者问他的意思是否意味着鹤庆县卫生局就不管这个事?他回答“也不是不管”。

  昨天下午,记者把这些孩子牙齿的照片带到大理州人民医院口腔科,一名负责牙齿矫正的医生看了照片后说,还无法确认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看起来有点像虫牙。等小孩6岁换过乳牙后,如果两颗门牙长出来是正常的,就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还是现在这个症状,就可以断定为氟斑牙。“建议这些孩子尽量少吃甜食、饮品。”

  村民集资检测“氟超标”

  小孩掉牙的背后,是村民们和鹤庆县科鑫矿业有限公司早已存在的一场关于“氟超标”的是非争议。

  科鑫矿业有限公司(2006年前,原址曾是一个造纸厂),从事铝土矿加工。厂区外是北溪村二、八、九社,有上百户村民居住在周围。这个村是当地蚕桑基地村,村民们靠养蚕赚取收入。

  2009年6、7月份,村民们陆续发现自家养的蚕死了很多,原因不明。村民刘某说,2006年这个厂生产铝土矿之后,就发现有蚕非正常死亡,但数量不大,并没有引起村民的重视。2008年开始,死蚕的情况一年比一年严重。

  随后,三个社的村民,每户自发捐出100元凑足化验和差旅费,并采集样品送去化验。

  2009年6月29日,北溪村二社村民喻利荣取了300克土壤,送到丽江市综合技术检测中心委托检验。7月2日,该中心出具了一份二氧化硫残留量、铅、砷、汞、铬元素含量的检验报告。

  死蚕现象也惊动了鹤庆县茶桑果药站。有关人员来到这个村,在张五九户桑园、张六三户桑园、王松全户桑园采集样品桑叶以及一份对照样品,于7月27日送到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昆明)检验,委托检验砷、铅、汞、镉、氟、二氧化硫成分含量,希望找出蚕死亡的原因。

  10多天后,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昆明)出具的检验报告表明:四个样品含氟分别为52.6、56.6、46.7和3.64(单位为mg/kg)。村民们知道,当氟化物在桑叶内的含量达30mg/kg以上时,对蚕即有危害。

  拿到这些检验数据,加之观察到村里原本青绿的树叶无缘无故枯黄了,村民们认为遭受了“氟超标”才导致蚕死亡,并将矛头直指科鑫矿业有限公司,还把问题反映到了鹤庆县有关部门。为此,村民们还几次围堵过公司大门,甚至不准运原料的车辆从村里道路经过。

  不过,后来几次不同样品、不同渠道的检测却表明“氟不超标”,让一些村民颇感困惑。

  污水浸过的作物重金属中毒?

  北溪村八社村民胡润香拿出一个袋子,里面塞满了一些“证据”,欲用这些材料证明污染的存在。

  她说,去年7月的一天,她8岁的儿子在学校上课,突然板凳翻倒了,摔了大腿。胡润香把儿子送到鹤庆县当地医院检查。检查表上,儿子尿蛋白后标注了“3+”。胡润香说,医生告诉她,因为没有进一步的查验,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还不好说。

  住了一段时间医院,复查时“尿蛋白少一个+”。出院回到家里一段时间后,她把儿子带到丽江市人民医院复查,尿蛋白又恢复到“3+”。

  胡润香告诉医生,他给儿子吃了自家种的大米后,病情就会加重。听医生嘱托后,胡润香一家就不敢再吃这种大米。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米?

  胡润香说,2008年12月中旬的一天,从科鑫矿业有限公司冲出来的水淹了村里一片庄稼地,其中约1.5亩是她家种植的大麦,后来大麦枯死而绝收。当年12月19日,鹤庆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有关负责人前来查看情况时发现,“凡是污水浸灌过的田块、墒面、沟边的植物均出现症状,与没被浸灌过的田块相比,症状特别明显。”就其原因,该中心出具书面材料称:“经查阅有关资料分析,初步认定由于工业污水中的重金属汞、铬、砷等污染造成的植物中毒现象。”

  农业局:

  氟含量低于行业标准

  去年9月19日,鹤庆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召集农业、环保、卫生和金墩乡等部门和单位负责人召开会议,要求取样送昆明检测,并成立以县农业局副局长赵金宝任组长的领导小组。

  赵金宝说,为慎重起见、体现公平和公正,请了大理州农业局派员指导和监督取样并制定取样方案。10月8日,到北溪村二、三、八、九四个社,根据群众要求,分别取了桑叶、玉米、稻谷和土壤四种样品,由村民代表和工作人员共同签字封存。应村民的要求,10日,样品由村代表坐班车护送到昆明,双方人员当场认可后,将样品交由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昆明)检验。

  同是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昆明)对桑叶作出的检测,此次检测结果的氟含量由之前的超过行业标准变为低于行业标准。是什么原因使然?赵金宝表示不知道。

  就死蚕的问题,赵金宝说,这种情况每年都有发生,并非村民说的那样。比如,金墩乡江底村并没工业企业,这个村死蚕的情况还比北溪村严重。当年的死蚕与气候和病理积累有关。当年死蚕严重,云南省蚕科所有关负责人还带着病理实验室的专家来调查,得出的结论并非村民说的那样。

  矿业公司:

  不存在重金属超标

  科鑫矿业有限公司一名李姓负责人表示,整个自然界都含氟,他建议记者通过鹤庆县政府和县委宣传部了解情况。

  他出去打了一个电话,进屋后,又向记者表示只讲三点:“第一,生产工艺过程不是冶炼,是焙烧过程,利用的是天然粘土矿;第二,环保部门对烟监测是达标的,废水循环使用,不外排;第三,采用的原料不含有任何重金属元素,不存在重金属超标。”

  记者问原料是否含氟化物,如果含有的话,含量成分是多少?他要记者去鹤庆县环保局了解,他们只能向环保局提供数据。

  鹤庆县环保局副局长朱雪平说,科鑫公司生产有压裂支撑剂,生产工艺属于焙烧,不是冶炼企业,类似于红砖生产厂,没有发现重金属,厂里还建了一个大沉淀池,是达标排放,排放的氟也不超标。他还出示了这家公司委托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铁研究院有限公司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表明氟不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