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是“生命之源”,何以成为“生病之源”

2011-8-01 10:01 来源: 健康报网
收藏到BLOG

  一个月前,潢川只是河南省信阳市辖下一个普普通通的农业县。然而6月下旬,一场由自来水引发的“多人大腹泻”将该县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1年1月1日至7月7日,潢川县共报告感染性腹泻病例294例,比上年同期增长53.6%。7月15日,当地卫生局给记者发来邮件称,自6月20日潢川县开设肠道门诊以来,25个门诊已接诊286人。

  水,原是“生命之源”,何以竟成为“生病之源”?

  扑朔迷离的自来水检验结果

  “为啥腹泻?这不是明摆着的?你看看这自来水,这一大桶是我早上刚装在这儿准备澄清了使用的。不相信?我再装一桶。”7月13日,记者在郑树义大爷(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家看到,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水的确十分浑浊,俯身靠近可闻到一股臭味。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随后,郑大爷自告奋勇拉着记者去看自来水厂取水点。指着3根伸入浑黄的小潢河河水中的锈迹斑斑的水管,郑大爷说那就是自来水取水管。记者看到,在取水点上游不足5米处就有一个生活污水排水管,取水管附近还飘着不少生活垃圾。郑大爷说:“就这还是媒体曝光后有人来清理过的,之前更脏。”

  谈及腹泻原因,虽然当地百姓和媒体都将矛头直指被污染的自来水,但潢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邬志合在接受采访时称,当地的自来水检验合格,腹泻与饮用自来水没有关系。

  富有戏剧性的是,几乎就在同一天,河南省卫生厅派出的专家组在调查后公布原因称,潢川出现腹泻疫情同期攀升的原因是饮用水水质变差。让人不解的是,认定和否定腹泻与自来水有关的双方,都没有公布各自的依据,也就是水质检验报告。

  根据潢川县卫生局给记者提供的材料,事发后至7月15日,潢川县疾病预防控制部门一共检测水样30份,其中采样24份,送样6份;水源水10份,出厂水14份,末梢水6份。但是,疾控部门只向记者出示了其中一份6月28日的出厂水检测报告。报告显示,样本来源为自来水厂送样,检验结果为各项指标均符合标准。

  但是,7月15日记者在当地百姓家中发现自来水仍然如同黄汤。采访期间记者还发现,当地绝大部分政府机关所喝的是桶装水或取自百米以上的自备井水。

  干旱只是“导火索”

  潢川县因穿城而过的小潢河得名,历史上,潢川也得益于小潢河而成为河南的鱼米之乡。但近10年来,这个农业县的母亲河却污染严重。2年前,从小潢河取水的老水厂因此被迫关闭,潢川县只好将10公里以外的邬桥和老龙梗水库水作为饮用水源。今年,潢川恰逢数十年未遇的大旱,水库枯竭,已经停用2年的老水厂再次被启用,这也就意味着恢复了从小潢河取水。

  根据潢川县宣传部有关负责人的说法,因干旱被迫启用旧水厂可能是导致此次腹泻事件的根本原因。而郑大爷则认为,小潢河的污染才是根源,干旱顶多算是个“导火索”。

  “10年前,小潢河不是这样的。再说远一点,我年轻那会儿,在河里游泳,齐腰深的水可以直接看到河床。现在别说游泳,就是河里的鱼都死绝了。经济没有发展上去,好好的一条河却被糟蹋了。”回忆起当年的小潢河,从小在潢川长大的郑大爷感慨不已。

  信阳市环保局污染防治科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老水厂所用的水源——小潢河水一直都只达到四类水标准,这个标准的水质也就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以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根本不适合作为集中式生活用水水源。这名工作人员说,老水厂在重新启用前没有跟环保部门沟通备案,涉嫌严重违规。

  小潢河是淮河中上游重要支流,发源于新县万子山,穿潢川县城而过,在潢川县境内长度为52公里。据记者了解,潢川县境内并没有上规模的工业。此前,有多家媒体报道“鸭王”华英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排放的鸭粪是造成水质污染的主要原因。在记者的走访中,住在该公司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那些鸭粪和洗鸭舍的污水基本都没有经过处理就直接排到了河里。据了解,华英农业实行的是“公司+基地+农户”的养殖模式,签约农户养殖占公司总养殖量的七成。“华英农业不能强制农户对污水进行处理,但由于农户是按照华英农业的产业链进行生产,因此公司只能引导他们如何完善污水治理。”华英农业的董事会秘书李远平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解释。

  一位从事水处理研究多年的疾控专家告诉记者,鸭粪中含有大量氮磷有机物,会使水体富营养化,容易引起致病大肠杆菌等致病微生物的繁殖。

  2001年3月20日,原国家环保总局颁布实施的《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办法》规定:未采取有效措施,致使储存的畜禽废渣渗漏、散落、溢流、雨水淋失、散发恶臭气味等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和危害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并处以1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而一位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英在当地是“明星级”企业,环保部门对养鸭户的违规排放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腹泻事件背后的监管之惑

  根据1996年7月9日建设部、卫生部共同公布实施的《生活饮用水卫生监督管理办法》,集中式供水单位必须有水质净化消毒设施及必要的水质检验仪器、设备和人员,对水质进行日常性检验,并向当地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和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报送检测资料。

  在卫生监督人员的陪同下,记者终于进入潢川县自来水公司。该公司一曾姓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并不知道该水厂在启用前是否对取水的水源地进行水质监测。当地疾控部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关于检测合格的水样还存在是水厂自己送样还是监督部门采样的问题。一般而言,监督部门采样的检测结果更可靠。

  关于饮用水安全监督管理,《生活饮用水卫生监督管理办法》有明确规定:供水单位报建、改建、扩建的饮用水供水工程项目,应当符合卫生要求,选址和设计审查、竣工验收必须有建设、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参加。卫生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饮用水卫生监督监测工作。

  记者多次就“启用老水厂是否得到卫生行政部门批准及是否有相应的监测监督”、“腹泻事件发生后,卫生监督部门进行的采样监测结果如何”等问题向当地卫生部门询问,但是皆没有得到明确回复。

  潢川腹泻事件折射的仅仅是我国饮用水水源安全隐患的冰山一角。

  2011年6月,环保部公布了《2010中国环境状况公报》。《公报》显示,2010年,全国有113个环保重点城市的395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245个地表水水源和150个地下水水源)被纳入监测。监测结果表明,重点城市年取水总量为220.3亿吨,其中不达标水量达到51.8亿吨,占23.5%。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的饮用水安全专家告诉记者,虽然当前我国的饮用水水源地被污染情况不容乐观,但是由于污染程度尚在自来水厂生产工艺可“补救”的范围之内,因此目前我国的饮用末梢水基本合格。让人无比担忧的是,各地的污染眼下仍在持续。

  “而且像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竟然没有饮用水水源地的水质标准。”上述那位饮用水安全专家说,如果饮用水水源地状况不能得到改善,对饮用水供水各环节的监督检测不能加强,“生命之源”变成“生病之源”,将很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