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验毒"追踪 苏北刮环保风暴 埋毒量依然是谜

2014-2-21 11:01 来源: 南方周末
收藏到BLOG

2014 年2 月12日,江苏省和利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厂房地下挖出废料,成了这场苏北环保风暴的起点。

  南方周末报道4天之后,2014年2月17日,上市公司闰土股份最终选择了临时停牌。

  停牌当天晚间,这个中国染料巨头发布公告,承认其子公司江苏和利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利瑞”)在两年前,擅自将危险固废填埋在自家厂房底下。南方周末记者致电闰土股份总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高管已赴江苏、北京等地处理此事。

  整顿风紧

  这几日,连云港市燕尾港工业园里,大部分工厂大门紧闭,几乎看不见工人身影。

  2014年2月12日,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在和利瑞厂房地下挖出有毒废料。当晚,园区所在的灌云县政府下发了《江苏省和利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偷埋固体废物调查处理工作方案》,责令和利瑞立即停止生产,限期2月内整改。

  这已演变成为一场苏北的环保风暴。据环保部南京环科所一位研究员透露,江苏省多部门已联合发文要求集中整治沿海化工园区,在此期间沿海化工园区全部限批。

  风头正紧。2014年2月17日,灌云县燕尾镇召集了21名群众代表开会。据现场的一位参会者透露,园区近两百家企业内,大部分已停产整顿,只有三十余家还在正常生产。而除了和利瑞,江苏远征化工厂(闰土股份下属子公司)也正在挖掘仓库地坪下的废料,数量不详。此消息尚未得到官方核实。

  这印证了南方周末记者此前向园内工人采访时,不止一家企业被点名偷埋废料的事实。“很多企业都有。”前和利瑞公司员工陈学兵说。

  但地方政府、企业以及附近居民之间展开了一场戏剧性的博弈。4名地方官员通报事件进展后,拒绝了群众前去现场监督的请求,也不愿公布具体挖出废料的数目以及后续的处理过程。有人试图进入企业,也遭到了阻拦。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和灌云县、临港产业区政府官员联系,均未得到正面答复。“你找我们县委宣传部。”灌云县环保局临港产业区分局局长吴述新拒绝了采访。

  冰山一角

  事情仍在发酵,囿于时间,官方处理尚无定论,但举报为何长达三年才得以开坑验毒?这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密不可分。

  作为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主任,2013年夏,王灿发他们持续接到苏北地区严重污染的举报,便联合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开展环渤海环境调查,并筹备了黄海环保卫士志愿者联盟。

  在经过细致调查走访之后,王灿发发现,“化工污染使黄海生态接近崩溃,黄海的海岸线,正在变成一个巨大的排污场,能钻进一个成年人的粗大排污管道,沿着海岸线随处都是。”

  这和化工园区的接连建立密不可分。江苏省从盐城到连云港的苏北海岸线,短短数年间,涌出了4个沿海化工园区。灌南县从原本财政收入不足一亿元,在两个工业园区的推动下,2012年一跃至25亿元。

  王灿发同时联合中国环科院烟台海岸研究所进行取样调查,证实了水体中的致癌性污染物苯、二氯甲烷、二氯乙烷、三氯甲烷在园区内水体中超标数百上千倍,危及多处国家湿地自然保护区和珍稀动物保护区。

  他当即决定给中央上书,说明苏北四大化工园的污染情况。信函直达中央后,得到了国务院相关领导、环保部以及江苏省环保厅层层批复。

  同时,举报近三年的钱长生也找到了王灿发,翔实的证据材料让捂了多年的盖子终被揭开。

  这也是一块连环境服务公司都不愿碰的环境洼地。中持环保公司水务运营公司总经理张翼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些企业愿意搬到苏北地区就是看中了他们强大的纳污能力和宽松的环保管理,环境管理陷入这样一个怪圈:环境执法听县长,县长又听企业老板。

  这些年下来,有资质的正规污水处理公司难以发展业务,园内基本设施又严重不足。“不是技术问题、规划问题、执法问题,而是原本就这样‘设计’ 的。作为生意来说,我们不会也接不了这里的项目。”张翼飞很无奈。他们曾经试图拓展业务到苏北地区,也去过当地调查,但从地方政府到企业都极不配合。“如果地方政府爱污染企业,我们掉头就走,这生意是没法做的。”

  民间发力,拒绝不了了之

  2014年2月17日,环保组织自然大学分别向江苏省环保厅、江苏省发改委、连云港市环保局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其公开违法公司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工业园区的立项书和批复文件、危险废弃物种类及2010年至2014年监管记录。

  “这是十分严重的环境污染行为,我们期待公众能密切关注当地政府对此事的处理进展,并和我们一起申请信息公开。”自然大学联合发起人冯永锋说。

  闰土临时停牌也是中国证券市场为数不多因污染事故申请停牌的事件之一。此前,紫金矿业等也有过先例。这也是环保部和中国证监会加强对上市公司环境违法信息披露要求的一处注脚。2010年7月,环保部发文称会进一步严格上市公司环保核查管理制度,加大上市公司环保核查信息公开力度。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违规超标问题在上市公司的年报和官方网站少有提及,相关解释说明以及后续采取的整改等信息更欠诚意。

  企业正视危废问题至关重要。杜邦公司中国区安全管理顾问李军红曾给多家中小企业做过安全管理培训。在他看来,我国虽然规定了需要有资质的单位来回收危废,但并无配套法规约束,造成的问题是,地方政府没有认定哪些单位有资质或者认定的数目较少,企业不知找谁处理,只好随意丢弃填埋。他提醒到,企业选择处理单位时,不仅是要关注资质,更应该了解其之后的处理过程,并进行审核。

  “企业埋毒的不止和利瑞,但埋在自己厂房底下的,这是首次被曝光。”王灿发表示会继续追踪环保部的处理情况。

  对于公益诉讼,“损失鉴定困难,原告也不好找。”冯永锋说,“但我们肯定会持续关注,并尝试公益诉讼和环境修复。”

  这一次,关注处理进展的燕尾港人绝不允许再发生像2012年灌云县环保局挖出10吨废料后不了了之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