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硫减排难在哪 有人说不难

2010-8-12 08:49 来源: 科技日报
891 收藏到BLOG
  二氧化硫减排难不难?

  有人说“不难”!

  污染治理企业――唐山市德龙钢铁有限公司,从脱硫方案确定,到设备上马运行;从厂区内寸草不生,到芳草茵茵,仅仅用了不足半年的时间,天蓝了,地绿了。

  也有人说“难”!

  DS―脱硫技术推广人――宁波太极环保设备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史跃展,为推广脱硫技术,摸爬滚打几年下来,自有一番感受:二氧化硫减排,难处还不少。

  排污费低,企业有空子可钻

  8月2日,德龙钢铁有限公司。

  几十米高的脱硫塔矗立在一片绿草旁边。挂着“太极环保”标志的脱硫设备,这边“吃”着钢渣,那边“吐”着土壤改良剂。厂区的房前屋后,原本荒芜的盐碱地、沙荒地上,已是地毯一般的草坪。

  德龙是一家集烧结、炼铁、炼钢、轧钢为一体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一直被两大问题所困扰:一是每年约3000吨的二氧化硫排放量;二是厂区1500亩的盐碱地、沙荒地。2009年8月底,经过多方考察,德龙最终采用了宁波太极环保设备有限公司的“DS―二氧化硫烟气治理技术”。

  在监控室的电脑屏幕上,实时显示着脱硫数据。设备入口二氧化硫含量为1025毫克每标准立方米,而出口一端则骤降到26毫克每标准立方米。

  “安装脱硫设备之前,我们每年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约为3000吨,而现在能降低90%。”德龙常务副总牛树林说。

  “即使有这样的脱硫效果,很多企业仍然没有积极性。”史跃展对技术推广中遇到的阻力很是无奈,“因为在排污费的问题上,企业有空子可钻。”

  “按照国家规定,我们对二氧化硫排放企业收取每千克1.26元的排污费。”河北省乐亭县环保局局长景铁兵告诉记者。

  史跃展给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以德龙为例,按照每年排放3000吨二氧化硫计算,企业运行脱硫设备需要1000多万元,而缴纳二氧化硫排污费则需要378万元。

  “是花1000万元运转脱硫设备?还是缴纳378万元的排污费?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很多企业都会选择缴纳排污费。但我们认为,除了效益,企业还应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牛树林说,这正是德龙选择主动上马脱硫设备的原因。

  我国每年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已居世界首位,每年酸雨造成的损失超过1100亿元。“作为企业不能只算自己的小账,而在生态环境上欠大账。”生态学专家王景福认为,“各地应提高排污费征收标准,排污费不能低于治污设备的运行费,否则会让企业钻了空子,使我国的二氧化硫减排只见‘效益’,不见效果。”

  运行费高,企业不堪重负

  “对许多企业来说,脱硫设备转起来了,生产成本也上去了――高额的运行费让企业不堪重负。”几年来,闯荡市场,史跃展更多地了解了企业的难处。

  据相关计算,一台3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使用传统脱硫设备,投资约3.35亿元,年运行费约7351万元,几乎吞噬了电厂大部分利润。

  另据中国钢铁协会一份相关会议文件显示,山东某钢铁厂某型号烟气脱硫设备运行后,吨钢成本增加14元。

  “目前我国广泛使用的传统脱硫法,存在着投入大、运行费高的问题,而二氧化硫治理急需脱硫效果好、运行成本低的新技术。”德龙公司总经理郭三祥说,而德龙正是找到了这样一项适合他们的新技术。

  “我们现在使用的DS―脱硫技术,运行成本只是传统石灰―石膏法的一半。”牛树林说,这项技术给他们节省了厂区盐碱地改造的一笔支出。

  据景铁兵介绍,根据规定,当地企业厂区绿化面积应达到10%以上。而德龙厂区面积1500亩,几乎全部是盐碱地、沙荒地,根本谈不上绿化。

  德龙算了一笔账,如果用传统的换土法,1亩盐碱地的改造加绿化费用,最低需要1.5万元,要想绿化厂区,通过环评,至少要花2250万元。

  “而使用DS―脱硫技术的副产品土壤改良剂,就让我们省去了这笔开支,总体上降低了成本。”牛树林说。

  即使对于没有盐碱地治理需要的企业,脱硫的副产品也能派上用场。史跃展介绍说:“这种土壤改良剂还可以作为水泥添加剂,目前冀东水泥等公司已经表达了合作意向,这样,废品就变成了产品,在一定程度上,也算为企业降低了成本。”

  王景福也认为,企业并不是都不愿意治理污染,而是不愿承担过高的治理成本。这既是企业的难处,也是整个社会二氧化硫减排的难处。这就需要一批脱硫效果好、运行费用低的新型实用技术。

  找技术难,企业无从选择

  “我们是一家民营企业,并不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们选择技术奉行的是‘拿来主义’――拿来就能用。但这次在脱硫技术的选择上,公司确实下了一番功夫。”郭三祥说,为了考察脱硫技术,他们跑了山东、广州,前后花了3个月的时间。“找个技术可真是难,好在选对了,花些时间和精力也值。”

  而石家庄的另一家企业就没有德龙这么“幸运”了。2009年,石家庄的一家污染企业进行脱硫技术招标,最终选择了包括DS―脱硫技术在内的两种技术同时上马。其中一台设备由于主体为金属材料,运行不到一年,腐蚀严重,不得不“打补丁”,甚至被迫停止运转,而另一台使用DS―脱硫技术的则完好如初。

  “上了设备却不能运转,还要维护修补,这就等于让企业白交了学费。”史跃展说。

  目前,我国脱硫市场混乱,技术多,鱼龙混杂、滥竽充数;另外,行业保护、政府干预使真正好的技术无法浮出水面,而落后的、不成熟的技术也不能被淘汰,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二氧化硫减排的成效。

  有专家指出,在钢铁冶金行业,由于烧结机脱硫刚刚起步,国家有关部门还没有给出全面、权威的市场调查数据,致使许多钢铁厂家在选择脱硫技术时一片茫然,无据可依。

  “合同能源管理公司能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王景福解释,合同能源管理是一种新型的市场化节能减排机制,概括地说就是合同能源管理公司通过与用能客户签订节能服务合同,为客户提供包括能源审计、项目设计、项目融资、设备采购、工程施工、设备安装调试、人员培训、节能量确认和保证等一整套的节能服务,并从客户进行节能改造后获得的节能效益中收回投资和取得利润的一种商业运作模式。

  “这样既帮助企业规避了使用新技术所需承担的风险,又能通过市场机制筛选出优秀的节能环保技术,使技术持有人不再为市场推广而发愁,此外,这种模式还能催生一批合同能源管理公司,发展壮大节能服务产业,可谓一举三得。”王景福说,“如果把二氧化硫排放权交易和合同能源管理两种机制的能量都释放出来,或许能够成为解决二氧化硫排放难题的一条思路。”